不是你的错

·岛

用了一周的地铁时间看完这本书,在后记里被重重的shock到。

我知道,有一种声音是,这个世界上有过这种经历的人不止她一个,而她却选择死亡,是她自己没有放过她自己。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人内的不自洽。

十多年前,我还初一。

我六年级的同桌是一个非常朴素的女孩,在我们做同桌的时间里,她对我非常好。那年桃花开的春天,我无意跟她提到我好喜欢粉嫩嫩的桃花,隔周周一早上,一到教室就看到桌上躺了几枝桃花,开得正烈,闻一闻,香香的,我好感谢她,而她就只是笑。

我小时候生长的地方,地处黔渝交界,她家在黔,但在渝处念书,所以平常不回在黔的家,寄宿在附近亲友家,周五才回黔的家,周一再赶一次路来学校。而她往返家和学校的路上,会有一些桃树林,记得我说喜欢,便赶了个早出门,给我摘了几枝。

这是我对她,最美好的记忆了。以至于到现在,每到春天桃花开,看到那一簇簇的粉红色,都会像本能反应般的想到她。

那件事发生在初一,小学毕业大半年后。

不知道是因为有着不太明朗的心情,还是那天的天本来就是那样,后来好几次回想起这件事,都觉得记忆里,那天天沉沉的灰灰的,我站在家门口,离我不到20...

显示全文

用了一周的地铁时间看完这本书,在后记里被重重的shock到。

我知道,有一种声音是,这个世界上有过这种经历的人不止她一个,而她却选择死亡,是她自己没有放过她自己。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人内的不自洽。

十多年前,我还初一。

我六年级的同桌是一个非常朴素的女孩,在我们做同桌的时间里,她对我非常好。那年桃花开的春天,我无意跟她提到我好喜欢粉嫩嫩的桃花,隔周周一早上,一到教室就看到桌上躺了几枝桃花,开得正烈,闻一闻,香香的,我好感谢她,而她就只是笑。

我小时候生长的地方,地处黔渝交界,她家在黔,但在渝处念书,所以平常不回在黔的家,寄宿在附近亲友家,周五才回黔的家,周一再赶一次路来学校。而她往返家和学校的路上,会有一些桃树林,记得我说喜欢,便赶了个早出门,给我摘了几枝。

这是我对她,最美好的记忆了。以至于到现在,每到春天桃花开,看到那一簇簇的粉红色,都会像本能反应般的想到她。

那件事发生在初一,小学毕业大半年后。

不知道是因为有着不太明朗的心情,还是那天的天本来就是那样,后来好几次回想起这件事,都觉得记忆里,那天天沉沉的灰灰的,我站在家门口,离我不到20米的对街,一个妈妈牵引着一个孩子,沿着那条街走着,我有一点好奇,因为那个孩子的头上盖着一条枕巾,看不见她的脸。

我问妈妈,为什么那个人要盖着脸呢?

我妈,一个从来不避讳跟我讲这些事的女性,跟我说,那个人是你的小学同学XX阿。

听我妈一点一点跟我讲,我才知道,我那个像桃花儿一样的六年级同桌,依旧和小学的时候一样,每周末才回一趟家。家离学校太远,所以她的舅舅有时候会来接她回家。

就是这个舅舅,在不知哪一次回家路上,强奸了她。

我想她一定是很害怕的、手足无措的、羞耻的。同房思琪一样的羞耻感,让她缄默不语。

沉默里没有爆发,沉默走向死亡。后来,这个舅舅不知道又重复了多少次,家里只有一个眼不明耳不清的老外婆,看不见她的变化。在城里打工的妈妈,离她太远太远了。爸爸?早就同她妈妈离异撒手不管娘俩。

某天,这个妈妈回了一趟家,发现孩子不太对劲,带去医院看病,结果却显示,孩子已经怀孕几个月了。于是所有的事情被捅开,只能立马让她做了手术拿掉本就不应存在的宝宝。

后来,我再也没在学校里见过她,听说退学了,跟着妈妈去城里打工赚钱去了,这个小镇反正是待不下去了,丢人。

我刚巧站在门口看见她的那天,应该就是她手术完出院回家的那一天,也是我截止到目前的人生里,最后一次见到她。

而整个事件,好像同那个舅舅似乎没什么关系了,没有追责,没有谴责,那时候也没有这么多曝光,你不知道“舅舅”到底是谁,就算他站在你面前,你也不会知道,原来就是这个人啊,这个丑恶、野蛮的人。

而我那个桃花一样的六年级同桌,就这么被改变了人生轨迹,永恒的凋零了。

你看,这个世界上还有千千万万个苟延残喘的房思琪。

我们的大环境里,还有那么多不知天高地厚的男性。性这件事在他们而言象征着权威。

同样十几年前,几岁的我,见识了一场马路边的争吵。

一个男人同一个女人在路边吵架,起因缘由细节我已经不太记得了,我只记得,那个男人满口污秽,像是言语中脱离了生殖器他会死。然后争吵升级,那个男人说了一句大意是信不信我艹你的话,一边开始解自己腰上的皮带,要将他的权威掏出来。

丑陋、野蛮、恶心、难以理解。

有一些房思琪幸运,可以将过去翻页,去经历正常的人生。有一些房思琪没那么幸运,磕磕绊绊,纠结犹疑,自我否定,但还活着。有一些房思琪不幸,没办法自洽,没办法失忆,从自我否定里分裂自我,直至毁灭。

活着固然好,只是如果活下去的前提是避而不谈,假装看不见,周围言语的暴力统一话语“你不够坚强你太脆弱你是放不过自己”,那么,这其实是纵容和倒退。

最后,她的坠落与性无关,与处女膜无关,与是否有一个健全、正面的性观念有一点点关。只是,一颗纤细敏感的心,透过身体和双眼过早的看到这个世界的背面,看到这个世界里的人多么野蛮,看到这一切多么的无望和荒诞。

多么绝望。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