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世界边缘的隐喻

病吟者
这本书花了几个月时间来读,读完还上豆瓣参考了他人的读后感。算是读的最认真的书之一了。有这样认真的态度、想知道他人如何看待这本书的疑惑感也好、迫切感也好,原因都要归结于村上春树写的这本《海边的卡夫卡》。
关于村上春树的书我只看过这一本,并且也没看关于剖析《海边的卡夫卡》的书籍,所以这篇读后感也仅就事论事、只谈个人看法。
其实这本书如果真要我打分我仅能给三颗星。但是我非常理解五星读者的看法——书采取奇偶章不同故事线的形式,两个故事平行展开,并带有魔幻色彩。这同样也是我对这本书的好评,奇偶章节平行叙述我是第一次见,觉得非常惊奇,能叙述成这样,也实属不易。但是其他我不赞同的好评我不写进来。例如引人入胜我并不赞成,只能说部分章节或片段引人入胜,并不是所有带有魔幻色彩的小说都具有引人入胜的效果。

接下来谈谈我个人的主要看法。
正如我的标题,这本书可以说是一个关于世界边缘的隐喻。书中两个故事分别讲两个主人公——田村卡夫卡君和中田君。
卡夫卡君是寻找能够躲避自己父亲的、所谓的世界边缘而走到四国去。他认识了樱花、佐伯和大岛。
中田君同样也是寻找什么去四国,但是与其说中田君是去四国才走...
显示全文
这本书花了几个月时间来读,读完还上豆瓣参考了他人的读后感。算是读的最认真的书之一了。有这样认真的态度、想知道他人如何看待这本书的疑惑感也好、迫切感也好,原因都要归结于村上春树写的这本《海边的卡夫卡》。
关于村上春树的书我只看过这一本,并且也没看关于剖析《海边的卡夫卡》的书籍,所以这篇读后感也仅就事论事、只谈个人看法。
其实这本书如果真要我打分我仅能给三颗星。但是我非常理解五星读者的看法——书采取奇偶章不同故事线的形式,两个故事平行展开,并带有魔幻色彩。这同样也是我对这本书的好评,奇偶章节平行叙述我是第一次见,觉得非常惊奇,能叙述成这样,也实属不易。但是其他我不赞同的好评我不写进来。例如引人入胜我并不赞成,只能说部分章节或片段引人入胜,并不是所有带有魔幻色彩的小说都具有引人入胜的效果。

接下来谈谈我个人的主要看法。
正如我的标题,这本书可以说是一个关于世界边缘的隐喻。书中两个故事分别讲两个主人公——田村卡夫卡君和中田君。
卡夫卡君是寻找能够躲避自己父亲的、所谓的世界边缘而走到四国去。他认识了樱花、佐伯和大岛。
中田君同样也是寻找什么去四国,但是与其说中田君是去四国才走到世界边缘,倒不如说他这辈子就处于世界边缘:他因为小时候的一次经历而失了智,不识字不懂事,但是懂得与猫讲话,甚至能杀掉以为是琼尼•沃克的田村卡夫卡的父亲。我愿意如此理解。
有人说卡夫卡君与中田君其实是相似的,但我更愿意认为中田君是卡夫卡君所追求的样子。卡夫卡君为了躲避父亲的诅咒而逃往四国,而中田因为失智所以他不在乎任何东西,他的生活只为自己而活,他想要自首便去告诉警察自己的所作所为,想到要开入口石便逃出东京去找入口石,想睡觉便睡得两天不用吃饭,他几乎算是为所欲为,而田村卡夫卡却不行,他做得所有事情都得事先考虑分寸,他思念母亲、思念姐姐,(因为小说主人公之少,我甚至都要以为他见到比自己大一些的女生就觉得是自己的姐姐,他见到漂亮的阿姨就觉得是自己的母亲。)他担心伤害到别人,所以他“弑父“当晚告诉了樱花,而恋母则告诉了大岛,与佐伯啪啪的事情大岛也知道。换一个角度说,这可能算是脱罪吧,真正的罪恶是藏在内心最阴暗的角落所不可告诉别人的,他告诉别人一方面是在警醒自己不能去做,另一方面因为别人无法感同身受,自然感受不到事情的严重性,当然也不会责怪他,随他去,他便认为无罪。(当然,我知道这个推理是很肤浅的。)
其次,因为这本书是反俄狄浦斯王的故事,甚至诅咒更胜一筹——杀父奸母淫姊。这本小说讲田村卡夫卡君如何去反俄狄浦斯王之道而行之。俄狄浦斯王为了防止诅咒成真,而将儿子丢入悬崖,不料最后诅咒仍然实现。而田村卡夫卡则除了弑父不是自愿的之外,奸母淫姊都是其意志所驱,作者有意与俄狄浦斯王不同,并且不准备让卡夫卡君怀有罪恶感,而是闭眼迎接新的一天。
作者在序中说道,自己想写一个“世界上最坚强的十五岁的少年”。有人以为,弑父奸母淫姊就“最坚强”了吗?其实我觉得不然,我觉得“最坚强”表现在他能够坦然地接受俄狄浦斯王所逃避的东西。

谈论《海边的卡夫卡》当然不能只谈表意与其感受,更多的如标题所述,这是一个关于世界边缘的隐喻。
这本小说多次讲到隐喻。并且我认为,这本小说便是最大的隐喻。
首先是整本书最重要的主人公——田村卡夫卡。这是本书的主角,但是这只是他的化名,整本书没有任何一处介绍了他的真实姓名。并且在末尾,佐伯让他闭眼感受画内的情景,然后告诉他那幅画原本就是属于他的。佐伯一生只出过一首名为《海边的卡夫卡》的歌曲,并且画中所画也是海边,她的歌曲是望着这幅画所作的,那么她的恋人是否名为卡夫卡?其实我觉得这个推理还是有点肤浅,因为重名几率太小了,不能算进去。所以我觉得卡夫卡君就是一个隐喻,如序所说,他许多部分是村上春树,许多部分又是我们读者,所以不妨理解为他可以是任何人,画画的是他,十五岁的佐伯是他,海边玩水的也是他。故事的最后卡夫卡君喝了佐伯的血,算是一种继承仪式。村上春树说主角设定为十五岁的少年是因为“可塑性强”,于是他成为了我们每一个人。
其次我想说的是“世界边缘”。这本书也曾提到世界边缘,有人说村上很经常提这个概念。在《海边的卡夫卡》中这个“世界边缘”指的就是那座森林。静谧的森林,温暖、清新、美好,但同样也充满危机。两个故事共读,我们可以知道中田就是在这座森林中中毒而昏睡不醒导致失智,而卡夫卡君则从这座森林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见到了十五岁的佐伯与死去的中年佐伯。有人说这座森林很神奇,甚至可以是《挪威的森林》中的森林,因为我没看过这本书,我只提出这样的观点,如果两本书你都看过,你不妨动动脑筋看看是否讲得通?
第三个隐喻我想说那位“叫乌鸦的少年”。我的理解是他是田村的另外一个意识,或者说是另外一种人格。但是他的话可以为田村拿定主意,可以告诉他何为对何为错。我认为,既然是田村的另一种人格,那么他其实也是田村卡夫卡君本身,他为田村拿定主意、出谋划策,其实就是田村自己脑子里想做的事情。我之前看过这么一段话:“当一个人通过掷硬币来决定事情的时候,当他抛出硬币的那一刻,他的心里便已经有了答案。”所以叫乌鸦的少年不过是起到一个所谓辅助、引导的作用,无论叫乌鸦的少年怎么说,田村卡夫卡依然会去做他所想做的事情,更何况叫乌鸦的少年就是田村卡夫卡。
当然关于这本书的隐喻还有很多,比如说中田君,他虽然失智,但是一生过得无忧无虑,最后为了变回本来的自己而死去;而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中的一个——星野君,村上在序中说写田村卡夫卡的故事,是因为他15岁,是一个可塑的年龄。但我觉得在这部小说中星野改变最大,也塑得最好。星野在末尾有对自己的“一生”做一个总结。而图书馆管理员大岛,他的设定很奇妙,是男性意志女儿身的人,但是书里前前后后提到大岛——包括他坦白自己是女儿身的时候——用的第三人称代词都是“他”而不是“她”。大岛同样也是隐喻,他这样的人毕竟也是少数,同样也是行走在世界边缘的人。还有其他的隐喻就不一一列举了,如莎士比亚所说:“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所以你们也会看到许多你们自己所理解的隐喻,而我只是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

关于《海边的卡夫卡》我只给三颗星的原因在于村上春树设置了许多悬念、悬疑点,但是并没有解开,或者在我看来是强行解释,亦如一段书评所说:“在许多悬念没有解开,而让书中人物都死掉,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行为。”
其实纠结这点非常容易带着偏见去看这本书。村上在许多地方设置了悬疑点,导致大家都会误以为这是一部悬疑小说,所以才会想着故事与故事的关联性、如何破解疑点等问题。但这本小说并不是悬疑小说,它的定位是长篇小说,这也就意味着中间的悬念、故事的关联、交叉其实只是剧情需要,当然你可以适当推理,不过要注意到这部小说的重点不在推理。比如,田村卡夫卡到最后还要问佐伯是不是自己的母亲,而最后一通打给樱花的电话还要叫一声姐姐。个人感觉这个非常鸡肋,但是村上可能怕读者还不懂吧。
首先这是一部长篇小说而非悬疑小说,其次这是一部隐喻。所以当我们不报以如何解题的想法去看待这部小说的时候,心里就不会有过多的负担,就可以很舒服地看下去。在我搞清楚这两种关系后,我看这本书也就非常地舒心。所以我说村上在最后要问佐伯是否为田村母,解释樱花为其姐的时候,非常鸡肋。因为当年明白这部小说是一个隐喻之后,你会发现这些问题都不是多么重要的问题。他弑父也好、奸母也好、淫姊也好,其实都不重要,这只是一个形式,设置这样的形式,一是为了反俄狄浦斯王的寓言,二是因为这也是我们普通人伦理所无法接受的,而田村卡夫卡接受了,并且叫乌鸦的少年还告诉他:他做的很好,很对,他是世界上最坚强的十五岁的少年。
虽然我可以理解村上,但是我仍然觉得这本书看得有些难受,它讲的不是现实的、不是你所看到的事情,而是事情背后的隐喻,而村上又很想把隐喻写出来,所以看的有点不是滋味。
这本书需要用心感受,体会隐喻,更多的东西只可意会。
田村卡夫卡君可以是作者本人,也可以是我们每一个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边的卡夫卡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边的卡夫卡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