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Ⅲ 三体Ⅲ 9.2分

科幻小说中的神圣罗马帝国——三体Ⅲ

Moses
有一种戏谑的说法——历史上的神圣罗马帝国既不神圣也不是罗马甚至都不是帝国。
  有人说三体这三部小说是史诗级的硬科幻。我却说 地球往事三部曲既无史诗感也不够“硬”,甚至谈不上是科幻。
  三体Ⅰ、三体Ⅱ、三体Ⅲ本来的名字分别是三体、黑暗森林、死神永生。我习惯将这三部小说称为地球往事三部曲,提请注意。
  本文的主要形式是跟随点评,也就是看到什么地方吐槽到什么地方。

  故事来到《死神永生》。
  我有一个贯穿始终的对科幻作品的看法,如果一部科幻作品真能做到用坚实的物理法则推演,并且能做到逻辑上的自洽,那么这部小说将会具有高度的预言性,甚至能够引导社会的发展。只有这样的科幻作品才可能成为科幻巨著。只有这样才够的上称之为神作,成为该类作品的天花板。
  我认为 地球往事三部曲 没有一作具备这样的素质。三部曲贯穿始终的在谈“黑暗森林”这样的形而上的问题,通篇在谈封杀理论物理,在谈技术决定一切,到了这部《死神永生》甚至规律都可以改变为己所用。没有什么现实的物理法则,没有基于物理法则的技术推演,没有对科学技术的展望,人类技术停滞的...
显示全文
有一种戏谑的说法——历史上的神圣罗马帝国既不神圣也不是罗马甚至都不是帝国。
  有人说三体这三部小说是史诗级的硬科幻。我却说 地球往事三部曲既无史诗感也不够“硬”,甚至谈不上是科幻。
  三体Ⅰ、三体Ⅱ、三体Ⅲ本来的名字分别是三体、黑暗森林、死神永生。我习惯将这三部小说称为地球往事三部曲,提请注意。
  本文的主要形式是跟随点评,也就是看到什么地方吐槽到什么地方。

  故事来到《死神永生》。
  我有一个贯穿始终的对科幻作品的看法,如果一部科幻作品真能做到用坚实的物理法则推演,并且能做到逻辑上的自洽,那么这部小说将会具有高度的预言性,甚至能够引导社会的发展。只有这样的科幻作品才可能成为科幻巨著。只有这样才够的上称之为神作,成为该类作品的天花板。
  我认为 地球往事三部曲 没有一作具备这样的素质。三部曲贯穿始终的在谈“黑暗森林”这样的形而上的问题,通篇在谈封杀理论物理,在谈技术决定一切,到了这部《死神永生》甚至规律都可以改变为己所用。没有什么现实的物理法则,没有基于物理法则的技术推演,没有对科学技术的展望,人类技术停滞的毫无理由,三体人的技术优势也毫无理由(三体人制造星际飞船推进器以及“智子”只需要高级的量子物理学?)。三部曲只是用技术演绎了一个道德问题,根本就谈不上用物理法则推演——“黑暗森林”的宇宙状态导致了费米悖论中的矛盾。
  好的科幻作品应该着眼于发展。火和人造工具的运用使人发展出了原始社会,农耕和牲畜驯化技术推动了文明的产生,以大航海时代、文艺复兴为代表的对自然科学技术和社会理论的探索造就了近现代人类社会和国家的基础,一波又一波的工业革命所代表的自然与人文理论技术还在继续加速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当下还有更多的理论技术正在酝酿,我们和我们的周围会有什么改变,思维方式又会有什么发展?我想这些才是好的科幻应该关注的地方。
  刘慈欣还搞错了科学与技术的关系。在他眼中科学理论是基础,没有理论谈不上先进技术。在他眼中技术又是决定性的,战争的胜负以及生存都完全由技术来决定。刘慈欣忽视了人的存在,是人在运用科学技术,是人源于技术的实践发展出了科学理论。
  我们究竟要看怎样的科幻?我希望能通过作品置身未来!即便是末世之后或者说并不美好的图景,我希望我的惊奇与震撼来自于【未来的不同之处】而不是设计巧妙的故事情节。
  未来的不同之处也许空泛不好理解。这里多花点时间举些例子:原本我家屋后有条小河,淘米、煮饭、冰西瓜都直接取水,没想过水还要钱,二十年后自来水只有被过滤器处理后我才敢用,用来烧开水。据说过滤器是纳米级过滤。煮饭更不用提,我用6.4L一瓶的农夫山泉。
  第二个例子(这个例子是编造的,请勿过度引申扩大化),同学家附近有个AAA景区,逢着暑假,我们就会去公园吃烧烤,我最喜欢的是烤台湾香肠。二十年之后,淘宝双十一打折,我狠下心花6万买到一辆奔驰轿车,琢磨着带着孩子和孩子他妈去同学那里自助烧烤。于是拨通电话。手机的另一端,同学说不要来了,要缴税,一是PM2.5超标,要缴纳空气污染物排放税,二是碳排放税,说是专卖局卖的含税碳要213元一两。测空气悬浮物的机器连人出动一次要400元,更不用说万一烧烤技术不过关导致超标排放,是要惩罚性缴税的。这么一算都能给孩子买一台最新式的无人机了。不吃不吃!
  上面两个例子是为了说明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未来会有些什么新的和不同的情况。
  下面的例子说明新瓶装旧酒的故事,在我看来设计巧妙的故事情节就是新瓶子。针对地球往事三部曲,我说他有设计巧妙的故事情节,但却无法让人置身未来。
  例子:今天,我吃着大米饭。二十年后,我依旧吃着大米饭。精彩巧妙在于,二十年前,我对米饭没什么挑剔的。现在,我却只吃川米(四川产的大米),因为相比粤米、晋米、新米(新疆产的稻),川米的口感最柔和。二十年后的今天,稻子已经不照太阳光了,照LED,种在地下工厂里。川米的照明电是水力发电,而粤米因为核电的缘故太弹牙,晋米吃了容易上火,谁叫照明电是火电呢!新米也很好,但因为风电的缘故不及川米的口感粘腻。
  如果还是无法理解其中区别——我所说的包裹着科幻外皮的故事会与伟大的硬科幻的区别。那也没办法了,开心就好。上面的故事可以变着法换条件,四川我可以换成人工智能编程控制肥料释放,山西可以换成微生物有机肥,新疆可以换成人造淀粉合成。但整个故事今天吃的是大米,未来仍然吃着大米。
  说到史诗的硬科幻,我想谈谈史诗,还想谈谈文化自信。提出文化自信是因为没有自信,才要谈。现在网络发达大家可以百度,可以去知乎,汉文化中确实没有史诗。为什么没有史诗?不是因为中国人笨,不是因为中国文化不够发达。相反,古时候有知识的中国人比别的地方都都多,认字的人数也比同时期其他文明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中国人擅长记录,白纸黑字的东西记录在那里,没办法演绎的。能看懂的人还多,瞎扯的人自然也少。秦简里各种细枝末节可见一斑。史诗的存在依靠口口相传,之所以口口相传是因为文字,书写工具的不发达。史诗甚至是原始的,缺乏抽象能力的。如果文字足够发达,足够抽象凝炼,就不会把一个人比作天空大地,而会用“伟大”、“豪迈”这样抽象的词。所以篇幅长的,自己认为优秀的作品不必都用什么“史诗”,用“伟大”就行了嘛,要有点文化自信!
  回到小说。除了铺垫,《死神永生》开头部分是在弥补设定不足,如“面壁者计划”。如果不补,读第二遍的时候如鲠在喉。
  接下来例举槽点。
  《死神永生》废话特多,比如“老李的安乐要进行了。新闻稿中‘进行’这个词是经过反复斟酌的,‘执行’显然不对......”。这一段为什么不能用“老李要安乐了”,把“安乐”名词做动词不就完了的事,非要罗嗦一堆,如果骗稿费不能成立,那么就是刘慈欣遣词造句有问题了。
  还是关于安乐死。氯化钾浓度过高的话会引起严重的不适(主要来自痉挛),浓度低的话又会被快速代谢,刘慈欣这段安乐死似乎只是简单的引用了一般来源的资料。事实上《死神永生》提到的三种药物应该是分别注射并不是混合注射。其中氯化钾也许是为了加速死亡过程,它会引起被注射人的极大痛苦。这个配方在美国其实已经不用了,仔细想想,神经传导的基础是细胞膜上的钾钠泵,钾过量会导致神经信号极度异常,会让人舒服就见鬼了。
  说说有趣的部分,比如云天明最后的日子,还有他买星星那里,让我五味杂陈。程心这个“圣母婊”也确实成功的让我强烈愤慨,一开始读还没怎么样,越往后越讨厌。开头有一处小细节,是关于一只虫子——程心等人还有屌丝云天明出去郊游时,程心曾经保护过一只路过的虫子,其实一开头刘慈欣就告诉大家程心“圣母婊”的性质了。
  要说地球往事三部曲只有两部一点也不为过,其中前两部结合紧密,第三部相对独立。前两部重要的情节其实都交代了,完全可以不读第三部。《死神永生》相对更独立,读者只需要了解下“黑暗森林法则”以及人类是怎么“威慑”三体人就行。读第三部并不需要了解前两部更多的设定。
  说说开头部分不太令人满意的地方。地球社会骗两艘飞船回来(黑暗战役那两艘),这让我很不解,地球社会为什么骗两艘已经逃亡成功的飞船回来?为什么要追击“蓝色空间”号?难道执法不要成本的吗?即使是犯罪也要把证据和事实认定清楚吧?“黑暗战役”的过程作为读者我们很清楚,但故事中的地球社会呢?难道三体人把“黑暗战役”全程录像了?录像给了地球人?三体人为什么这么做?三体人难道搞出了地球人都无法看穿的阴谋?这些至少应该有个交代吧?不然地球凭什么判定一船的人都被杀了呢?不交代是不是太勉强了呢? 刘慈欣为了造就一种局面——使“万有引力”号能够飞出地球,广播星系位置——使故事如此勉强。这里的情节僵硬缺乏合理性,是写作上的失误。还有些相对次要的不合理处。把“青铜时代”号骗回来,船员都关到火星去了,比起这样的刑罚还不如让“青铜时代”号一直在宇宙航行。难道火星的生活不比孤立无援的星际飞船生活更安全吗?所有的一切就是脱了裤子放屁。
  “黑暗战役”这种你死我活的情节经常出现在文艺作品中,蝙蝠侠(黑暗骑士)的最后,小丑就制造了类似的情况,结局比较讨巧,回避了尴尬的结果。这其实是道德伦理问题,不是法律问题,这里面不存在绝对的正义,双方都是正义的。还有诸如登山时不割掉绳索一起死,割掉绳索,另一人死但自己能保全性命等等。对“Crimes Against Humanity”的可笑理解更突显这段的不合理。现代海军大型舰船上有专门的法律顾问,到宇宙中这种传统怎么就丢了呢?未来即便舰员数量减少,但指挥官应具备相应的法律素质(船上会发生司法事件需要处理),否则指挥官何以成为指挥官呢?这样的情况下,作为一船之长又怎能放任他人给自己和船员们安上莫须有的“反人类罪”呢?
  小说前头最蠢的地方是联合国-星际舰队回购程心的星星。先不说这恒星到底有没有实际价值(300光年啊!)难道那时的政府不能够征用土地,不能够征用星球吗?故事里的联合国-星际舰队是一个超级主体,它能够决定程心的受赠行为以及云天明购买行为本身的合法性!甚至,合同是否合法,合同是否存在都是由这个超级主体保证的。
  我觉着作者钦定主角当“执剑人”和给程心巨款无可厚非,但是不能给出充分合理的交代就是作者严重的失误。还是那句话——一个被读者质疑逻辑合理性的科幻小说是失败的。有人说三体人在这个时候智商突然上线,程心被选中是三体人的谋划,程心因为星星获得巨款也是三体人的阴谋。我承认这样的说法有合理性,但它掩盖不了地球人智商集体下线的事实。“执剑人”按照小说的说法,冷战就有了。问题就来了,发不发射核弹是“执剑人”来决定的吗?“执剑人”能随随便便决定核武器的发射与不发射?国家元首在做什么?俄罗斯总统的核按钮的作用是什么?这里蠢不是蠢在三体人突然智商上线没交代理由,而是蠢在地球人智商集体下线并且毫无逻辑。
  地球往事三部曲就是这样,细节部分有些描绘的很好。铺垫、悬念、科幻的点子有很多妙处,但是故事的骨架或者说架构却非常草率,看不到刘慈欣的精雕细琢。例如,“执剑人”的6位候选者模糊的背景。我心目中伟大的科幻作品里,这样的6人都应该是有来头的(就是有世界观的细节设定),为什么是6个人?不是5个人或16个人?“执剑人”谁来选?有选举权的是个人还是团体组织?这些组织或个人又代表谁?“执剑人”有几个?(电影里的核潜舰发射核弹需要两个人同时用钥匙启动。)“执剑人”候选人各是什么职业有什么样的阅历?我不要求知道他们的配偶是哪国人,也不需要知道他们小学初中毕业于哪,更不用知道他们是否有孩子是否关心孩子的成长问题。我想知道的是他们何以承受巨大压力,是天生还是后天训练,我想知道的是他们参选的动因,是怎样的筛选条件过滤出他们。我更想知道的是程心到底是依靠怎样的优势赢得资格。我更想知道的是其他候选人又有哪些他们独具的优势。“执剑人”和选国家元首一样应该是优中选优而不是在一群人中排除最劣。
   刘慈欣专门写了一段“《时间之外的往事》(节选)面壁者的幽灵-执剑人”介绍“执剑人”。“黑暗森林威慑”的灵感来源于现实世界中的核威慑机制,但是写的有些想当然,缺乏深度的思考。核威慑机制的存在四舍五入已经有一个世纪了,相关的理论著述也不胜枚举,刘慈欣却依然在作品里有如下描述“人们很快发现一个极其沮丧的事实:如果黑暗森林威慑的控制权掌握在大群体手中,威慑度几乎为零。” 事实是现实世界没有几个人掌控核按钮(意指核武器使用的决定权)。你我每个中国人都掌握这核按钮吗?美国人民是人手一件核武器吗?事实是什么,事实是每个人虽不掌握核武器的使用控制权,但这些权利是来自每一个人,是人民主权的一部分。权利只是被让渡出去了。每个谈及民主的人都会承认国家机器的一切权利归人民。反观罗辑和他的世界里,人类认为“这个决定远超出了人类社会道德和价值观底线”,程心们认为这种摧毁对方(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的行为是不道德和没有价值的。程心们显然没有理解道德的含义,程心们的价值观显然也是含混不清的。难道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而威胁消灭对方是不道德和不值得的吗?难道保障自己的生命权不是天经地义?生命权是一切权利的根基,很难想象人类思想史中的精华“民主与自由”就这样被放弃了。程心们不承认自己有这样的权利——“联合国和太阳系舰队立刻把威慑控制权交给罗辑就像扔出一块滚烫的铁。”另一方面罗辑能代表人类吗?显然不能,他没有法理依据和历史依据,如果每个人将自己的权利让渡给罗辑,那就是放弃主权,放弃民主,承认独裁专制(请不要把集权和独裁专制弄混)。联合国和太阳系舰队是为了什么存在的?妥善的行使威慑权就应该是其本来的职能。获得威慑权的逻辑就是封建皇帝。【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再说明刘慈欣的这个作品缺乏逻辑合理性与深刻思考。】这里的放弃威慑权只是我这么说的依据之一。这样写是对人类发展和人类思想发展的侮辱!
  实在想不通,那个战略值班的军官是“执剑人”吗?他只是执行决策层的命令,并且忠实执行,即使决策层已经被消灭,值班军官脑中的命令是不会被消灭的。这个军官更像是传导命令的光纤电话线,更像是手枪上的扳机。它只是在忠实的执行命令。而罗辑和之后的程心呢?“执剑人”不仅有执行的权利,同时也在决策。罗辑把权利让渡给联合国就是他自己的意志他自己的决定,程心最后选择了放弃威慑,她在放弃时没有参考任何人的意见,而她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了其他所有的人。在这之后刘慈欣还在大谈“人类社会达到空前的文明程度,民主和人权得到前所未有的尊重”。笑的我前列腺液都出来了。
  “百分之百的独裁体制从来没有出现过。但技术却为这种超级独裁的实现提供了可能。”作者又不只一次的主张“技术决定论”。依然是那句话,他忽视了人,人创造技术并使用技术。把威慑权交给AI的那段也很滑稽,与其杞人忧天担心AI,还不如担心“重力波发生器”会不会因为短路而把信号发射出去。AI的本质和那位战略值班军官是一样的,只是一段电话线。
  至于“智子盲区”这段,如果接受了设定还是能顺畅读下去的。我已经说明了追击审判“蓝色空间”号的不合理。加上“智子盲区”这个概念的突兀出现,让人不得不怀疑是否值得读下去。
  接着说一个厨子——肯特(让人想起潜龙轰天里的厨子)。他的任务是保证广播装置不被第三方夺取用于发送广播,他的手段就只有破坏发射系统一途。这里我提到了第三方(“地球之子”),第一方是人类。第二方是三体人。肯特在最后做了一件无法让人理解的事情。水滴攻击的警报被取消后,肯特执行了销毁程序——销毁引力波发射系统的控制单元。假如第三方攻击者即将控制引力波发射系统,那么肯特这么做没什么不合理,但是三体人的水滴攻击是第二方攻击,恐怕三体人自己早就有坐标发射系统了,三体人的目的只能有一个呀!就是让引力波系统不能工作。肯特难道是三体人派来的奸细?如果说他因为长期监管发射系统而压力巨大,水滴攻击使他解脱,但在警告取消之后呢?这之后难道不是与平常一样吗?他有什么理由启动自毁程序?这里估计是刘慈欣自己写糊涂了。这里把三体人当作了要让三体人“裸移民”的地球激进组织-“地球之子”,肯特估计觉着自己挫败了坏蛋的进攻!
  肯特并没有成功,销毁程序无法执行。“蓝色空间”号上的人占领了“万有引力”号。故事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主要讲述了“智子盲区”的各种神奇。这段故事换着法又一次说明了宇宙的“黑暗森林”状态。并对“降维打击”做了铺垫。
  《死神永生》第三部的一开头让人非常诧异。“现在的世界也确实刷新了。得知引力波宇宙广播启动后,全世界为此欢呼不已。”虽说三体人的灭绝计划已经将人类逼入绝境,但是引力广播只是解决了燃眉之急,人类的处境并没有变的更好吧?人类必须面对随时而来的毁灭(恒星系级的)。还是否记得罗辑当执剑人时,刘慈欣是怎么写的吗?人类集体认为——相比广播坐标系后随时会到来的灭灯之灾,三体人百年左右后带来的灭绝更能被接受(具体怎么说的请看“面壁者的幽灵——执剑人”那一部分),刘慈欣后面写的部分打了自己的脸。“两艘飞船上的成员也成为万众崇拜的超级英雄。”时,不知道已经在火星上坐穿牢底的那群“青铜时代”的船员是做何感想的(地球人甚至以“有史以来最低的出生率”坦然面对毁灭)。
  “其中两千万人参加了面试,最后招募了五百万人。这些最后的幸运儿并不在意人们的唾沫和鄙夷的目光,因为他们知道那些吐唾沫的人相当一部分是提交过申请的。”“五年中,不断有大批的前治安军成员被处决,而对此欢呼雀跃的人群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当初在治安军报名中的落选者。”第一段引用在《死神永生》第二部的中间,全体人类完成移民澳大利亚之后。第二段引用在《死神永生》第三部开头部分。我想刘慈欣这样写是满怀恶意的,可能读者或多或少都能在地球往事三部曲中感觉到类似的恶意。说的清楚明白些,作为作者,故事世界里的神,刘慈欣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人类,目光鄙夷的看着想参加“地球治安军”的人和“地球治安军”本身。刘慈欣在写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时,既没有展现悲天悯人的关怀,亦没有他曾经表现出的那种坐在“时空管理局”中的平静与客观,这里能看到的只有“狗咬狗”(我并没有鄙视狗,只是借用)。个人觉着刘慈欣写这些的时候很有些快感,好比看娱乐节目时得到了消遣后的满足感。这里出了问题,问题很严重。作品表达了作者的思想,刘慈欣既没有哪怕是一点点的对人类劣根性(人之恶)的批判,也没有表现出客观性(第一段单独这么写没问题,但在有第一段之后又这么写第二段就让我很不舒服。这第二段是故意的,进一步说明第一段也不是无意的)。刘慈欣在这里暴露了他的傲慢与偏见。说他傲慢是因为刘慈欣只是图一时“口舌之快”,甚至没有细想所有申请者的无可奈何,他们苦楚的挣扎与抉择。说刘慈欣偏见,是因为他写出了小人得志却没有花更多心思更多笔墨去记述反抗者与反抗运动。这傲慢与偏见的一个灾难性后果就是我多次提到的小说的逻辑不合理。不合理在于“但一切很快恢复了平静”。“地球治安军”是怎么战胜反抗组织,管理“移民澳洲”的,“治安军”的重型武器(唯一拥有)都到哪里去了?“治安军”会乖乖听任审判并任由他人治罪处以死刑吗?(题外,美国撤出后的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叙利亚会很快恢复和平与稳定吗?)艾AA哪里来的资本,哪里来的人力,哪里来的一切资源开一家“太空建筑公司”并“鲜活水灵”?难道“宇宙第一大行工商银行”(现在已经不是了)把总部搬到M87星云去了吗?——显然程心的卖星巨款存工行了!
  【合理性是任何科幻作品的根基。是“科学”的幻想决定了“合理”的幻想,科幻 天生要求合理。】
  如果不需要合理性,“智子”何必大费周章的建造出来,完全可以“三体人悟空·孙抖了抖机灵,摇身一变化作一粒芥子,这芥子又抖了一抖,便化作无形的质子”。“水滴”也何必不远4光年来到柯伊伯带撞毁人类舰队。这里可以改成“三体人统帅对着智子传回的画面,双手摆起发功架势,默念上古传承的口诀,四光年之外的人类舰队竟同时爆炸。缘此决竟是操纵火之元素的终极秘诀,只因人类舰队的船体虽由‘金、土’构成,但在成型之时,‘火之精灵’却蓦地窜进‘金、土’这两味元素之中,故统帅才能发动要诀。”
  科幻作品如果没有了逻辑合理性就会变成不伦不类的“魔幻作品”。
  依我看,刘慈欣在为他前面的故事打一个又一个的补丁,“疑点一”、“疑点二”、“疑点三”是一处,《死神永生》的篇幅之所以比前面两部大恐怕这是原因之一。这类补丁的目的不只在于弥补一些纰漏,还有迷惑读者的目的。我就算过歌者应该距离“万有引力”号多远。找到一些作者设置的谜题或彩蛋是阅读科幻作品的乐趣之一。但我并不太感兴趣,在我看来什么毁灭星系太玄学了,不真实。而由于我想象力的缺乏和对“美”的理解不同,在这些所谓“宏大绚烂”的场景描绘中,我也看不到有什么“美”。
  机核网有一期节目。讲传统欧洲世界对东方的看法。远东的中国在美国人的心中是一种什么形象呢?是否是神秘而充满阴谋诡计的呢?我想,充满计谋的《三体》,《三体》中充满计谋的中国人的形象,也许正暗合美国人对中国人的看法。这也许是它能评上雨果奖的原因之一。扯些远的,例如三国演义,内容很多也在讲计谋,但我认为三国演义主要讲的是战争。阴谋,计策只是战争的一部分。人们对三国演义的爱好是因为其中的兄弟情、英武、智慧、英雄。把阴谋作为主体来写,我是不能接受的。我不屑于影视剧中那些宫斗剧,因为它们是阴谋剧&恋爱剧。说什么三国演义是男人们的宫斗剧什么的,简直滑稽。讲阴谋极易脱离普通人的生活,也许演绎阴谋时悬念迭起,情节让人拍案叫绝,但回味起来如同嚼蜡。
  三部曲的结尾:三个童话,人类“掩体计划”,“二向箔”打击,程心与屌丝错过的约会,结局。 三个童话故事编的很有意思,读起来意外的流畅,有种回到儿时读童话的感觉,同时又惊讶于刘慈欣还能在故事背后塞进那么多“情报”,可以说这里写的很棒。PS,真正能吸引人的不是信息量的多少,而在于把信息掩藏并适时再展现出来-三体游戏并没有做到。
  至于“二向箔打击”,我觉着真一般。在这之前掩体计划中的卫星城市的各种遭遇比二维打击更有意思。我搞不明白为什么“二向箔”已经以光速运行后又降低速度。为了尽快打击太阳系,“二向箔”或“光粒”应该以接近光速的速度飞向太阳,降低速度又是为了什么?况且降低速度会增加敌人的反应时间。降低速度同加速一样也应该是耗能过程,也就是“不经济的”,这与故事设定不一致。
  小说的设定,要逃避二维打击只能靠光速飞行,我只能由此推出“二维化”的展开速度是光速的,因此又有两个疑问(小说里描述波及到柯伊伯带要八至十天,显然“展开”速度远远小于光速)。①如果“二维化”是光速推进的,那么“二向箔”还需要发射吗?把一个以光速展开并无限展开的“二向箔”发射向地球?歌者只要能保证自己飞船安全就可以发动“二维化”了呀,根本不需要发射。②如果“二维化”是光速推进的,那罗辑等人观察太阳系“二维化”是不能实现的。既“二维化”这个事件是发生在光锥之外的。我只能想象,在卫星城那里装了一系列摄像头,每个摄像头都能通过超光速的量子通信传输实时画面。其实我很怀疑人是否能看见光锥之外的世界的样貌。
  描绘二维化的过程很长,乏味,这也许就是刘慈欣讲求的画面感吧。之后的故事更没意思,继续读下去的原因也许是想知道一个结局,反正最后的最后我是没动力继续读更多遍了。当然不要忘记,虽然我说地球往事三部曲是科幻小说中的神圣罗马帝国,但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历史是欧洲历史中抹不开的重要部分。同样,地球往事三部曲代表了中国科幻小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最后感谢能读到这的朋友,感谢你!相信有如此毅力的人肯定也有自己的想法,说出你的想法,留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三体Ⅲ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体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