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欢记 承欢记 7.6分

亦舒女郎的自我修养

元清辞
作为九十年代出版的言情小说女主人公,麦承欢的形象并非出场即定型,她的观念随着情节发展而不断加固,女性主义也愈发明显。
    一开始的麦承欢与大多数女人一样,准备规规矩矩嫁为人妇,嫁给一毫无特色且日后亦难有突破的平庸男人辛家亮——生活嘛,无非是生儿育女占大头。不过承欢内心稍有不甘,不甘如母亲,终生困于逼仄之厨房,束手无策,逃不出那牢笼,逐渐失去自己的生活中心,每一个细胞都为丈夫儿女家长里短而运转,两手一伸撑着厨房四壁,无可奈何等待皱纹与油腻爬上年轻的面庞。当辛家亮亲口描绘出承欢日后相夫教子,折菜烹饪的单调生活时,承欢心底的慌张开始具化成形,这结婚与否,让她迷茫,不知如何抉择。受过新式高等教育的承欢,心底那颗女性意识的小种子,在这个时候,破土而出了。
    好友毛咏欣在书中代表了一批心明通透的女子,她在承欢的成长路上可谓是一号功臣。承欢一面受母压迫,对结婚之事兴趣尽失,另一面,毛咏欣就趁着这天气大好尽心尽力为那颗小种子浇水培土,待其发芽。女人为何不可对男人色相评头论足?我就是沉迷于一幅美好的皮囊,V型的身姿与高超的接吻技术,我硬不结婚只要潇洒快活你...
显示全文
作为九十年代出版的言情小说女主人公,麦承欢的形象并非出场即定型,她的观念随着情节发展而不断加固,女性主义也愈发明显。
    一开始的麦承欢与大多数女人一样,准备规规矩矩嫁为人妇,嫁给一毫无特色且日后亦难有突破的平庸男人辛家亮——生活嘛,无非是生儿育女占大头。不过承欢内心稍有不甘,不甘如母亲,终生困于逼仄之厨房,束手无策,逃不出那牢笼,逐渐失去自己的生活中心,每一个细胞都为丈夫儿女家长里短而运转,两手一伸撑着厨房四壁,无可奈何等待皱纹与油腻爬上年轻的面庞。当辛家亮亲口描绘出承欢日后相夫教子,折菜烹饪的单调生活时,承欢心底的慌张开始具化成形,这结婚与否,让她迷茫,不知如何抉择。受过新式高等教育的承欢,心底那颗女性意识的小种子,在这个时候,破土而出了。
    好友毛咏欣在书中代表了一批心明通透的女子,她在承欢的成长路上可谓是一号功臣。承欢一面受母压迫,对结婚之事兴趣尽失,另一面,毛咏欣就趁着这天气大好尽心尽力为那颗小种子浇水培土,待其发芽。女人为何不可对男人色相评头论足?我就是沉迷于一幅美好的皮囊,V型的身姿与高超的接吻技术,我硬不结婚只要潇洒快活你又能奈我何?我们学历同等,一样工作拿工资养活自己,为何我就要恪守那封建妇道?
    当承欢连结婚也无法顺随己意,当她的结婚之旅屡屡受双方家庭破事阻挠,当她尝到升职甜头以及独身独立之乐,她对从心所欲的渴望就更多一分。结婚于承欢,本是她与辛家亮二人之事,可它又牵扯到双方家庭,这足以使结婚变得困难重重,憋屈不爽。承欢不耐:这婚,不结便是!
    承欢承欢,承欢膝下,就算是名字也承载着使长辈愉悦的任务。承欢一直小心翼翼把握平衡。可意识的种子在逐渐开花,母亲的琐事渐多且无比麻烦,天平逐渐打破,真不知是承欢无力维持又或是无心维持。毕竟这个时候,老祖母可是为承欢留下了一笔巨额遗产。
    经济基础,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女性在社会安身立命的根本。承欢领到遗产,未辜负这承欢膝下的好名字,立马为爸妈置办新房,余下的麻烦事?可能要说声抱歉,我选择为自己而活,每时每刻的承欢膝下恕无有更多能耐,我要潇洒自在,作为一个真正的社会人,脱掉给女性的那层枷锁。
    让我觉得略带心酸的是,承欢之富为一夜暴富,财产来自活在旧时期的老祖母,来自承欢一直想要逃离的封建思想,而并非自己劳动所得。亦舒或欲表达在那个时期的女人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实在无法达成自由自在。
    而其中隐藏的更不公平在于,男人永远不必如女人般受苦。麦承早不叫麦承欢,即父母未对他苛求什么承欢膝下,他日后受到的来自家庭的压力定不如承欢。辛家亮亦如此。(说到辛家亮,这个男人极具代表性——无趣却又有结婚所需要的好条件,喜欢的一类女人——贤妻良母,一丝不苟。作者并未对这种人物的命运有过多苛责,不过他一定不可能在有生之年娶到如承欢这般有趣的女子。)娶得风光不风光体现的是男人对女人的爱与重视,而嫁的风光与否则关系到娘家人的面子。
    故事于我不算跌宕,但对人情世故的描写着实细腻,于是承焕态度的变化与女性意识的崛起边毫不突兀水到渠成。
    附上全书最喜欢的一段,至于为何,感受便知。
    
   下班前姚志明一定拨电话给她。
    这一天麦承欢没有等他,自顾自溜了出去。
    华灯初上,街上人群熙来攘往,承欢夹杂在其中,如鱼得水。
    她看了一会橱窗,喝了一杯咖啡,觉得十分轻松,回家与一男子同一部电梯。
    那位男士忽然问:“你可是麦小姐?”
    承欢连忙笑问:“你是哪一位?”
    “我叫简国明,我们见过面,政府宣布——那次——”
    承欢唯唯诺诺。
    “你住七楼?”
    “是。”
    “我在十二楼甲座。”
    承欢笑,“与父母住?”
    “不,我独居,”停一停,“你呢?”
    “我也一个人。”
    “有空联络。”立刻写下电话给她。
    他看她进门口。
    承欢说:“有空来坐。”
    她只看到简君一身西服十分名贵熨帖。
    甫进门就听见电话铃不住响。
    承欢取起听筒,“这倒巧,我刚进门。”
    “我不停打了有一小时了。”
    承欢朝自已挤挤眼。“姚志明,你已堕入魔障。”
    “我知道,”姚志明颓然,“以往,都是女性到处找我,对,你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回父母家。”承欢不想交待,好不容易争取到自由,怎么会轻易放弃。
    “呵,承欢膝下。”
    “可不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承欢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承欢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