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近真实切莫小说

matela

副标题为 杨显惠中短篇小说精选,这在开头就是要引起戒备的沟痕。作为全部地名熟悉的倘若是纪实,便引起对于地方的怀疑,出生地的深思。但若是小说之一种,却怎么能担得起 真实叙述 四字?冯骥才 一百个人的十年 被 洪子诚诸人 列入 中国小说50强(1978--2000),果真要为小说之一种?

小说并不适合作为纪实之用,文字分类以为逼近真实之用时,最怕小说之名。这仿佛是一种虚构与真实的角逐,在文字的院落,这种角逐被全然不顾,以为秋风式之气氛,只穿过文字,而没有走出它。

并不是小说不可有半点真实,而是,那段至关重要的历史,作为反驳生活的理由,容不得半点虚构。我们需要看到的,在那段生活中,仍未到有虚构想象的程度。对它真实的了解,都尚且不够,在小说之名的瓦解下,又怎会更显露原貌?

作为小说,其实作者并没有在作品中体现作为小说家的思考,而像他自叙的,他只是“一个采访者”。这是这本书的一个悖论。它所以珍贵,是那段历史之下的人的珍贵,它所以被猎奇式的观赏,是那段历史下的人的遭遇有吉祸。但这和一个小说家,有什么关系?小说是一种极端残忍的文字形式,把过去打破,按照一个人的自己的意愿再制...

显示全文

副标题为 杨显惠中短篇小说精选,这在开头就是要引起戒备的沟痕。作为全部地名熟悉的倘若是纪实,便引起对于地方的怀疑,出生地的深思。但若是小说之一种,却怎么能担得起 真实叙述 四字?冯骥才 一百个人的十年 被 洪子诚诸人 列入 中国小说50强(1978--2000),果真要为小说之一种?

小说并不适合作为纪实之用,文字分类以为逼近真实之用时,最怕小说之名。这仿佛是一种虚构与真实的角逐,在文字的院落,这种角逐被全然不顾,以为秋风式之气氛,只穿过文字,而没有走出它。

并不是小说不可有半点真实,而是,那段至关重要的历史,作为反驳生活的理由,容不得半点虚构。我们需要看到的,在那段生活中,仍未到有虚构想象的程度。对它真实的了解,都尚且不够,在小说之名的瓦解下,又怎会更显露原貌?

作为小说,其实作者并没有在作品中体现作为小说家的思考,而像他自叙的,他只是“一个采访者”。这是这本书的一个悖论。它所以珍贵,是那段历史之下的人的珍贵,它所以被猎奇式的观赏,是那段历史下的人的遭遇有吉祸。但这和一个小说家,有什么关系?小说是一种极端残忍的文字形式,把过去打破,按照一个人的自己的意愿再制造。这是另外的世界,在这里思考,要以高于真实之名,要在开放的一个人的个体中,找到比两个人更多意义。它的形式,个人写作的形式,从一开始就把人类的角色转换到无法理解的至上之中。打开了自己的作家,与感受一个打开人类的读者,这是一件私密的事。这里不把玩真实,他只对文字带来的,与人的内在有关的眩晕相连。

太神叨叨了……不要写了

再,我家就张掖山丹,高台临县。问家人说从未听说夹边沟和明水,唔,有一丢丢落叶了又起风的感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夹边沟记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夹边沟记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