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狂欢中交流

page24
来呀,我们大家拽紧手;来,让我们紧紧地挤在一起,让我们普天之下的人都挤进那充满仁爱的,包含牛奶和精子的世界中去。——梅尔维尔,《白鲸》

在泸沽湖,我见过一次摩梭人聚在篝火旁边跳舞,那天有点小雨,雨滴中看到模糊的火花撒向周围跳舞的人们。虽然是一次商业化的表演,但是依然能感受到摩梭人在面对大多外来游客所展示出来的热情、狂喜,过了一会,大多数游客也参与到其中。

涂尔干(Emile Durkheim)将这个场景定义为“集体欢腾”(collective effervescence),认为这种集体的狂欢是一种仪式,构建一个共同体,从而巩固社会关系。但是这种宗教性的仪式在西方思想主流中被标签为“不理性”,大多知识分子对“群体”持有怀疑不信任的态度,他们认为个体是理性且文明的,但是如果聚集在一起,恶魔就将降临,大型的法西斯集会便是如此,可是他们都忽略了20世纪的法西斯大会的原型是抢占巴士底监狱的那场革命。“狂欢”如何从社会的积极因素变为消极因素?这本书尝试着给出一个答案。

这本书从跳舞习俗的史前史开始溯源,在赤身相对的原始人那里,跳舞不是阀域性的活动,而是他们生活的中心。到了信使时代,舞蹈仪式一直延续...

显示全文
来呀,我们大家拽紧手;来,让我们紧紧地挤在一起,让我们普天之下的人都挤进那充满仁爱的,包含牛奶和精子的世界中去。——梅尔维尔,《白鲸》

在泸沽湖,我见过一次摩梭人聚在篝火旁边跳舞,那天有点小雨,雨滴中看到模糊的火花撒向周围跳舞的人们。虽然是一次商业化的表演,但是依然能感受到摩梭人在面对大多外来游客所展示出来的热情、狂喜,过了一会,大多数游客也参与到其中。

涂尔干(Emile Durkheim)将这个场景定义为“集体欢腾”(collective effervescence),认为这种集体的狂欢是一种仪式,构建一个共同体,从而巩固社会关系。但是这种宗教性的仪式在西方思想主流中被标签为“不理性”,大多知识分子对“群体”持有怀疑不信任的态度,他们认为个体是理性且文明的,但是如果聚集在一起,恶魔就将降临,大型的法西斯集会便是如此,可是他们都忽略了20世纪的法西斯大会的原型是抢占巴士底监狱的那场革命。“狂欢”如何从社会的积极因素变为消极因素?这本书尝试着给出一个答案。

这本书从跳舞习俗的史前史开始溯源,在赤身相对的原始人那里,跳舞不是阀域性的活动,而是他们生活的中心。到了信使时代,舞蹈仪式一直延续到了文明初期,“跳舞”(choreia)一次,源于“喜悦”(chara),典型的例子就是酒神狄俄尼索斯在希腊文明中的地位,作者幽默地称呼狄俄尼索斯是历史上第一位摇滚巨星。到了罗马时期,战神马尔斯(Mars)取代了狄俄尼索斯,罗马男性贵族担心非法的狂欢集会会威胁到自己的生活,在公元前186年官方取缔了狄俄尼索斯祭奠。早期的(一、二世纪)基督教也可以让信徒体验到狂喜,然而随着基督教从被打压到发展成为官方的宗教(四世纪初期,罗马皇帝改宗,并立基督教为国教),宗教性的舞蹈、集体的狂热被慢慢抛弃(四世纪末,君士坦丁堡主角约翰一世John Chrysostom下了舞蹈禁制令;公元691年,君士坦丁堡教会颁布法令禁止崇拜狄俄尼索斯)。二十世纪的社会学家认为早期教会对狂热活动、各种节庆与仪式的敌意,是宗教走向成熟时不可避免的过程。

狂欢或者跳舞是无法完全禁止的,所以教会做出了妥协:不能在教堂里跳舞。为了抑制信徒的狂欢的热潮,教会发明了嘉年华(carnival),嘉年华除了跳舞,还会有飨宴、饮酒、角色扮演等,作者认为这是具有一定政治意味的,意味着人们在这里在努力消除阶级、性别。“仪式”ritual转变成了“庆典”festival,宗教脉络下的活动变为了世俗的活动,庆典时人类专属的活动,成为了如同面包或自由一样值得被争取的社会财产。

嘉年华不是外在的恩赐,是人类赐给自己的。——歌德

到了16—17世纪,官方开始打压节庆活动,跳舞、戴面具、在街上狂欢等等类似嘉年华或庆典的活动,遭到官方的禁止。为什么?

韦伯在19世纪末提出,庆典活动受到压抑,从某方面看来,是资本主义兴起的效应之一。二十世纪后期的社会史学家汤普森也强化了这一观点:资本主义逐渐兴起,人们无情地只在乎成本,认为节庆活动无益于生产力,是低下阶层需要戒掉的坏习惯。作者认为禁欲的加尔文教有助于资本主义发展的同时,也导致人过于孤立,也带来了焦虑,同时这群人也是更容易忧郁、厌恶集体欢愉的人。

知识分子认为群众运动和殖民地“野人”的狂热仪式没有两样,作者在这里为我们区分了类似大型的法西斯集会的群众运动和嘉年华,前者是由一小群领导者规划的党代表大会,是为了教化众人,后者是自发性的庆祝活动。规划前者的人对后者是持有敌意的。

但是如今我们依然有类似集体聚集在一起的活动,体育活动、演唱会等。作者在最后两章中讨论了摇滚乐和运动会,嬉皮摇滚乐迷重新创造了嘉年华文化(虽然后来也被商业、消费收编)。运动会到了20世纪开始被嘉年华化,比如J.K.罗琳在第四部中对魁地奇世界杯的描述就是一场运动嘉年华,这里人们戴面具、角色扮演纷纷来看球赛,球场上的精灵等表演;比利林恩参加的超级碗。啊再回到我们现实生活,作者认为在美国,摇滚音乐和运动紧密联系在了一起。但是运动赛事变成嘉年华,运动比赛成为了高消费活动,再次把劳动阶级排除在了狂欢之外。经济发展、工业化程度提高,必然会导致人的原子化,人们不再通过集体来创造愉悦,而是在消费中、商业性的娱乐活动中来获取一时的快乐。

但是我们仍然看到世界各地同志们的骄傲大游行,各种音乐节,在这里我们没有性别、没有阶级,颔首微笑,我们拽紧手,我们挤在一起,挤进了这些充满了仁爱,包含牛奶和精子的公共空间之中。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街头的狂欢的更多书评

推荐街头的狂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