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与错的真相 对与错的真相 评分人数不足

中译本序

lasolos
你是否曾与人争论却发现各自都不能说服对方?让你们产生分歧的对象也许是衣服或食物,也许是音乐或电影——一个人认为很好,另一个人却认为很垃圾。也可能你们争论的是科学或者宗教,道德或者政治——一个人认为很正确,另一个人却认为很荒谬。你觉得对方不明白你的论点多有力,但你也发觉他对你有同样的感觉。西方的大多数人都有这样的经历,我想中国的情况也不例外。最
终,你们每个人都只能向对方说“我是对的,你是错的”, 尽管你知道他也会反过来这么说你。因此你们的讨论就会陷入僵局。
如果一方比另一方更强大,较强的一方哪怕没有说服较弱的一方,也可以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他。比如,在父母和孩子之间,或老师和学生之间,丈夫和妻子(或相反)之间,老板和工人之间,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或大国与小国之间,都有这样的争论。出于实际目的,较弱的一方不得不接受对方的观点,而不管自己是否喜欢。在其他情况下,双方的力量对比更加均衡。他们会同意保持分歧,说双方从各自的观点看都是对的,然后就没有更多话可说了。但这样做会对你造成一种内在的分裂。有一个你对两种观点保持中立,认为没有一方比另一方更对。但是如果你最初的观点仍然没丢,那么另一个...
显示全文
你是否曾与人争论却发现各自都不能说服对方?让你们产生分歧的对象也许是衣服或食物,也许是音乐或电影——一个人认为很好,另一个人却认为很垃圾。也可能你们争论的是科学或者宗教,道德或者政治——一个人认为很正确,另一个人却认为很荒谬。你觉得对方不明白你的论点多有力,但你也发觉他对你有同样的感觉。西方的大多数人都有这样的经历,我想中国的情况也不例外。最
终,你们每个人都只能向对方说“我是对的,你是错的”, 尽管你知道他也会反过来这么说你。因此你们的讨论就会陷入僵局。
如果一方比另一方更强大,较强的一方哪怕没有说服较弱的一方,也可以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他。比如,在父母和孩子之间,或老师和学生之间,丈夫和妻子(或相反)之间,老板和工人之间,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或大国与小国之间,都有这样的争论。出于实际目的,较弱的一方不得不接受对方的观点,而不管自己是否喜欢。在其他情况下,双方的力量对比更加均衡。他们会同意保持分歧,说双方从各自的观点看都是对的,然后就没有更多话可说了。但这样做会对你造成一种内在的分裂。有一个你对两种观点保持中立,认为没有一方比另一方更对。但是如果你最初的观点仍然没丢,那么另一个你还是接受那种观点,因此会拒斥另一种观点,因为两种观点是不相容的。于是,你仍然将自己的观点当作对的,将对方的观点当作错的。然而,带着这种分裂人格来生活并不舒服。
有些时候,我们只是试着忘掉这种令人沮丧的不愉快经历。而另一些时候,我们感到好奇,并希望更深入地反思发生了什么,它有什么意义。有分歧是什么意思?如果两个人或两种文化有分歧,必定有对的一方和错的一方吗?可以双方都错吗?可以双方都对吗?你能够既没对也没错,或者既对又错吗?如果你思考这样的问题,你就已经开始进行哲学思考了,哪怕你从来没有学过哲学,甚至
都没有听说过“哲学”这个词。当然,有些人会拒绝这样的思考,将问题当成无意义的而置之不理。但这种置之不理本身就涉及一个有争议的哲学理论:什么是意义?哲学一旦进入你的思想,你就很难从中逃脱,因为你需要使用哲学才能摆脱哲学。
我写这本书是为了帮助那些刚刚开始哲学思考的人们,无论他们是否意识到了自己正在做什么。我没有假定任何专业的哲学知识,而只想给出一些提示:让人们懂得如何更加清晰、更加精确、也更加深入地思考这类抽象的问题,以及如何避免被肤浅的答案所蒙蔽。那些答案也许听起来很机智,甚至让人觉得深刻,但实际上却以混淆或未经批判就加以接受的错误假设为基础。我想说明,少量的逻辑就能给我们的思想带来秩序。有些时候,它能解决难题;有些时候,它能提醒我们,在那些我们未曾注意的地方,存在难题。
我为这本书取的英文书名是Tetralogue ,它的古希腊词源就说明了本书的体裁:四个人之间的四幕对话。对话是最古老的哲学写作方式之一,至少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特别是柏拉图,他是所有哲学家中最伟大的一位。对话在当代哲学中已经很少见,更常见的是采用标准的学术论文形式。但是,对话之所以更适合我的目的,有以下几个原因。它使我能够直接呈现一场交谈是如何产生分歧,并陷

入僵局的,同时也说明了关于日常事件的闲聊如何转向严谨的争论:对某一事件最好的解释框架是什么?我这里举的例子是花园围墙的倒塌,其灵感来源于现实生活,在我刚开始写这本书的时候,我自己的花园围墙就倒塌了一段。名为“鲍勃”和“萨拉”的角色,针对如何解释围墙倒塌有一场争论:一方利用现代的自然科学,另一方则采用传统的民间观念。当争论陷入僵局的时候,名为“扎克”和“罗克珊娜”的角色就登上了舞台,将分歧引向了关于僵局意义的理论之争。既然鲍勃和莎拉都没能说服对方,那么他们都同样对吗?还是说他们当中一个人是对的,另一个人是错的?针对扎克和罗克珊娜的解释,鲍勃和莎拉也有自己的想法,这就变成了一场四个人之间的对话。
你可以猜猜哪个角色的观点跟我最接近。西方的许多读者告诉我,他们在某些角色中能够看出自己真正遇到过的人。我鼓励你在读这本书时也去找一找,看是否有些角色是你在中国也真正遇过到的人,甚至有可能就是你自己。尽管有表面的差异,许多不同的文化中都可以发现某些类似的理智态度。我们都是人类中的一员,我们的本能反应往往是那些对人类来说很自然的东西。逻辑学所独有的严格和缜密的思考方式难以让每个人都掌握,因此日常生活中人们很少使用它。甚至那些多年来一直接受逻辑思维训练的人也常常忘记这样做,尤其是在他们没有刻意进行逻辑思考的时候。但逻辑思考仍然源于人类的常识,只是人们应用它时伴随着不同寻常的谨慎和自觉的反思。
为什么我们要不厌其烦地进行逻辑思考呢?它并非在任何时候都是必要的。有时我们自然的人类本能就足够可靠了。但我们越是深入地反思,越是想知道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假定在生活迫使我们回答的新问题上是否仍然成立,我们就越加发现自己在做抽象层次的思考,而常识在那里却迷失了方向。因此,我们需要另一种向导,让我们能够以更加清晰和更加科学的方式找到航向。虽然我们看不到熟悉的地标,它却像在浓雾中导航的罗盘,可以为我们指路。逻辑就是这样一个思想的罗盘。

蒂莫西• 威廉森

2016 年12月5 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对与错的真相的更多书评

推荐对与错的真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