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平生 风雨平生 7.1分

风雨人生 淡然在心

王瑢
风雨人生 淡然在心
——读《风雨平生——冯其庸口述自传》

文:王瑢

冯其庸先生暮年时用四年编辑完成本书,以口述实景加珍贵照片形式,记录再现其九十多年风雨人生。幼年贫苦;青少年发奋学习;而立之年入京职教,就此开辟自己的学术之路。历经风云变幻而一心向学,叙述苦难的同时,也描写社会艰险,并“常常有意外的收获”——“种田学会三退缩”(童年记事)。阅读常笑中带泪——《听阿炳演奏》中:“他拉弦不用琴弓,用手指头摘,只用两根粗弦(为了省钱),照样高低音分辨清晰。风雨日被黄包车撞倒,胡琴断了,他说,天不让我拉琴了。琵琶挂墙上,夜里被老鼠咬断,他又说,老天不让我再拉琴了……”多年后《二泉印月》被改编为轻音乐,冯老悲痛地说,“把苦难心酸当作娱乐,我难以承受。”口语化文字简洁易懂。描述《昭君出塞》——“噔噔噔”声音短促,低回婉转;马蹄奔跑,“劈噼啪,劈噼啪”;剑与水壶相互碰撞,“滴滴瓜,滴滴瓜”;北方刮大风声,“呼哈,呼哈”。形象而生动。
生活处处可见“博古通今”,读来趣味盎然。《历史剧争论和戏剧会演》——“北方有北昆,跟苏昆曲调一样,完全用北京话演唱……福建有一种戏叫‘梨园戏’,舞台还保...
显示全文
风雨人生 淡然在心
——读《风雨平生——冯其庸口述自传》

文:王瑢

冯其庸先生暮年时用四年编辑完成本书,以口述实景加珍贵照片形式,记录再现其九十多年风雨人生。幼年贫苦;青少年发奋学习;而立之年入京职教,就此开辟自己的学术之路。历经风云变幻而一心向学,叙述苦难的同时,也描写社会艰险,并“常常有意外的收获”——“种田学会三退缩”(童年记事)。阅读常笑中带泪——《听阿炳演奏》中:“他拉弦不用琴弓,用手指头摘,只用两根粗弦(为了省钱),照样高低音分辨清晰。风雨日被黄包车撞倒,胡琴断了,他说,天不让我拉琴了。琵琶挂墙上,夜里被老鼠咬断,他又说,老天不让我再拉琴了……”多年后《二泉印月》被改编为轻音乐,冯老悲痛地说,“把苦难心酸当作娱乐,我难以承受。”口语化文字简洁易懂。描述《昭君出塞》——“噔噔噔”声音短促,低回婉转;马蹄奔跑,“劈噼啪,劈噼啪”;剑与水壶相互碰撞,“滴滴瓜,滴滴瓜”;北方刮大风声,“呼哈,呼哈”。形象而生动。
生活处处可见“博古通今”,读来趣味盎然。《历史剧争论和戏剧会演》——“北方有北昆,跟苏昆曲调一样,完全用北京话演唱……福建有一种戏叫‘梨园戏’,舞台还保留最古老的传统形式,带一排栏杆,由此联想到古人称戏剧为‘勾栏’”;《调任中国历史研究员》——“宋代有名的茶碗都是黑色,当时喝茶加调料加牛奶,需要黑色映衬,而现代冲茶用白瓷碗,好看……”;《红楼随谈》——语言平淡,牵扯风俗,“十月一送寒衣”是北方习俗,民俗南北有别,有读者写信指出,冯老立马在校注本上加了备注,给读者道歉。阅读的同时还增长知识。
“认真严谨”的治学态度。《春草集》里写看周信芳演《坐楼杀惜》——蜡烛意外地自动熄灭,那封本该现场烧毁的《刘唐下书》随手揣入怀中,演出结束,冯老长篇大论指出,整场戏严丝合缝,唯独关键一个细节,致命失误,戏就此松懈而根本无法继续。大家赞赏。《红楼梦校订组》——与著名红学家吴恩裕合作研究新发现的三回又两个半回《红楼梦》抄本,即己卯本的缺失部分,并由此发现避讳“祥”字与“晓”字,考证出抄本为怡亲王允祥、弘晓家之原本,又怡亲王与曹雪芹家族有极其重要关联,得出“底本有可能直接来自曹家”。对《红楼梦》早期抄本研究影响重大。他同时还提出“甲戌本不避讳‘玄’字”,肯定甲辰本在早期抄本中具有特殊意义。
重视文献与地面遗迹调查,重视地下资料发掘。从研究曹雪芹家世与其版本入手,坚持“研究文学作品,首先要知人论世”——“不实践检验,无法得出客观标准,很多学术问题如此,社会实践也如此……”《曹雪芹家世新考》中,以大量史料雄辩论证《五庆堂重修辽东曹氏宗谱》的可靠性,并通过对康熙甘氏家谱的研究,进一步证实五庆堂曹谱中三房与四房同出一源之关系,从而得出“曹雪芹祖籍为辽阳而非丰润”。冯老说,“做传统学问,无证不信,孤证不立”, 互相印证方才定论。
为考证玄奘取经归途,冯老十赴新疆,登帕米尔高原、穿越罗布泊、楼兰古城等多艰险处,讲述不乏温情与浪漫。《考察古迹》中描写黄土高原的傍晚——“斜阳。阳光射上去,发红发紫。泾水清,渭水浊,泾渭分明,河水黄色,所以‘五陵红紫大黄河’嘛”;写罗布泊的空气——“感冒了。这里空气怎么形容?一点没污染,鼻子能感受得到。病立马好了……读史书觉得遥远,但当你真走到这地方,历史就在眼前。”
风雨人生,淡然在心,始终意志坚定。《独立乱流》——“批斗我时,心中默念‘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文革时抄写《红楼梦》,感慨其绝非普通小说,情节隐蔽,书面无法表达,言内意外,指东到西,含蓄隐喻处诸多,透露出某种必然到来的新时代信息。描写越欢乐,越让人感觉悲凉,举例“元妃省亲”——“夜看满园灯火,元妃说,太奢侈靡费,再一回省亲,只怕穷尽了……”话中有话,画龙点睛。
与《红楼梦》结缘四十余载,冯老评价为“饱含浓厚诗的气质,从头至尾不间断读,虽是散文,却有诗词的表达形式”。想到鲁迅先生说,“《红楼梦》是无韵之离骚”。纯粹直白地读,不参照有关史料,不了解人物家世,浮华喧嚣永远无法参透。我打算重读《红楼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风雨平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