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 诗经 9.4分

一个中国古诗词黑的自我修养

孙正达
鄙人作为一个粗通文墨,脱离文盲初级阶段的工科学渣深知自身姿势水平捉急,还望专业人士高抬贵手,有谬误处请多加提点。


                        一.脱离具体时代背景的泛黑都是耍流氓

                      当我们黑一个事物的时候,要对这个事物有着最基本的了解,当然这个黑的过程也是一种认知与了解的过程。所以有个笑话说:从网最了解《古兰经》的不是绿教徒而是穆黑。因此,针对古诗词的特点而黑就显得尤为重要。

                       1.人丁不旺的先秦诗歌

                     先秦时代的诗存世极少(这个极少是相较先秦时代的时代跨度而言...
显示全文
鄙人作为一个粗通文墨,脱离文盲初级阶段的工科学渣深知自身姿势水平捉急,还望专业人士高抬贵手,有谬误处请多加提点。


                        一.脱离具体时代背景的泛黑都是耍流氓

                      当我们黑一个事物的时候,要对这个事物有着最基本的了解,当然这个黑的过程也是一种认知与了解的过程。所以有个笑话说:从网最了解《古兰经》的不是绿教徒而是穆黑。因此,针对古诗词的特点而黑就显得尤为重要。

                       1.人丁不旺的先秦诗歌

                     先秦时代的诗存世极少(这个极少是相较先秦时代的时代跨度而言的,不是总量的少),《诗三百》按照如今的观念来看,押韵就存在很大的毛病。当然这里面涉及到一个变音与字义转化的问题。不过传承性来讲,一般人能吟诵个《蒹葭》便是少有,能知道“黍离之悲”只怕是不多了。也就是说先秦诗存在一个流通性的硬伤,除非学文科出身的谁知道你“大雅”与“小雅”的区别是神马?相反无论学理工农医还是经管哲的不知道稼轩词与易安词的区别的也是极少。我这里的流通性是指先秦诗相较后世朝代诗作在当下的受众中的传播广度。《楚辞》本身就极具有地方特色,本身艺术价值还是挺高的,传播性上来讲因为不似五言七律之类的那么节奏感明确,又存在语音的拖沓等特色,所以是名高而诵少。实际上,自从秦朝统一六国后,对六国的文化传承尤其是南方的楚国,持有一种刻意打压的态度,后来的汉朝也是如此,这种现象从客观上造成了《楚辞》这类作品的影响力的衰减。如今《楚辞》的知名度跟支共对屈原所谓的“爱国诗人”的形象包装是分不开的

                  黑点:流通性差,受众范围狭小

                      2. 汉诗的尴尬处境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汉朝诗歌的开篇就是一个流氓的得意忘形的自吹自擂,这也奠定了整个汉诗的基调:“暴发户的炫耀+皇帝与后妃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我之前看了一些相关书籍,汉诗中很多都是皇帝,亲王之类的人写的,缺乏样本取样的合理性。有人讲汉诗成就最高的是乐府诗,这个应该说是对的。不过我上面说的侧重总体的数量而非你个别精品。

                      就质量而言,还是没有脱离先秦诗的樊笼,缺乏一种可读性与流通性。比如淮南王刘安的《八公操》拿着此诗夹在《诗三百》里面哪个《国风》里绝对看不出来有区别,换句话说就是仿人家先秦诗风的痕迹太重。

               黑点:画虎不成反类犬,官方口径御家书

                   3.昙花一现的建安风骨

                   应该说真正称的上言简意赅,叙述明了的只有魏晋之初的建安诗。忍不住给我偶像魏武帝曹老板跪一下,牛人做什么都是最好。整个建安诗风就是一种俊爽刚健,有着一种蓬勃向上的朝气,后世评论“蓬莱文章建安骨”就是讲建安诗作的风骨清奇。作品非常注重自身的感情抒发而不限制于一种格律形式,耐读而有韵味是建安诗的最大特点。曹老板的《步出夏门行》磅礴大气,整个一种著名企业家出来给创业青年上课的架势。曹三公子的七步诗为众人熟知,《白马篇》《名都篇》也是脍炙人口。个人甚爱他《白马篇》中“长驱踏匈奴,左顾凌鲜卑”这句。只可惜,随着司马代魏,以及后来的永嘉之乱,这种良好的文学发展势头被打断了。

            黑点:质高量少,难撑大梁

                 4.元嘉何去,永明何从

                  因为南朝四朝的政治不稳定,加上后来隋文帝统一江南后对南朝文化的刻意打压,南四朝的诗作存世数量也是有限。以“元嘉之治”与“永明之治”两个时间区间为主要框架,加上区间左右的两三年,涌现出大量的文学作品。因为当时赋这一题材的突出,相较而言南四朝的诗作的影响力不是太明显。主要以谢灵运,谢朓这对“大小谢”为主。在南四朝之前的东晋(包含西晋)和东吴也有不少诗人的作品留下来。比较著名的就有陶渊明与刘琨。晚唐有一个叫孙元晏写了一堆歌颂东吴君臣的诗作。一查这货居然是江宁人(南京),弄不好还是孙权的后人,果然大东吴复国主义者无时不在,良心大大滴坏。这个期间的诗词题材比较庞杂,难以一言概括。主要分田园流和山水流两大流派,前者以陶渊明为代表,后者以“大小谢”为代表。因为政治原因,这一时期的诗歌的影响力被刻意淡化,远不如北朝的乐府民歌。

                 同时代的的北朝民歌许多都是《乐府》所收,比如那首非常著名的《敕勒川》但整体的美感都略微欠缺,这也是游牧民族在接受先进文明的一个过程的侧面反映。历经北魏的孝文帝改革,让这种汉化程度加深,诗作也有了一定的发展,但是就质量而言,远不如南朝的诗作。

          黑点:特点本为赋所盖,巧妇难起无米炊

               5.承上启下的隋诗

                隋朝因为时间较短,诗词存世数量不多,应该说内容相较而言比较有朝气,以军旅诗为代表。值得一提的是隋诗开始七言逐渐有着广泛应用。

         黑点:比上不足,比下亦不足

             6.唐诗三百首的背后

               应该说初唐诗风还是很有节奏感的,不似后来盛唐时的诗风矫揉造作。步入盛唐后的唐诗颇有为写诗而写诗的意味在里面,许多诗作刻意雕凿的痕迹太过明显。到了中唐,因为战乱的缘故,多了一些写实派,少了一些浮夸倒是不错。晚唐的风气又被颠覆,虽说我个人很欣赏杜牧老先生,不过这个晚唐诗风的确有着极大的问题,太过于奢艳。尽管如此,因为历经战乱,文人对历史的认知比和平年代的人有着更深 的体会,这一时期的咏史诗的质量都有一定的保证。

        黑点: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全是黑点,揪着一处黑就行了

            7.宋词之后已无诗词

             应该说宋词就是对唐诗一种格律放宽化的演变,宋词大体分豪放派与婉约派两种。北宋词的题材不似唐诗那么丰富,这与当时宋朝的政治制度有关,所谓世萌下的政治体制中。官员缺乏自我约束力与竞争感,都喜欢写个招妓啊,喝酒之类的词。偶尔有王荆公,范仲淹,苏轼这样的另类也是给贬了或者给外放打仗了能吐的一口好槽。其他类似晏殊之流大同小异。到了南宋时期,因为战争的缘故,多了些写实的宋词,不过类似辛弃疾之类的词看着好似忧国忧民,不过是为了自己捞足政治本钱而已,别被它的外表所迷惑。

     黑点:无病呻吟多抽筋,演技过人实有幸

          8.宋亡之后

            宋亡作为所谓正统的汉人王朝已经不存在了,被蒙古帝国殖民的那段日子里涌现出一种叫《元曲》狗屁不通的东西,这玩意也能算诗词,尼玛七八岁的小盆友随便呓语几句也比你元曲三百首上道啊。明清因为数量少的缘故加上文字狱的影响缺乏可陈,神马桐城派之流也是这些人自己互相吹捧的感觉,写的都是些神马啊。

 黑点:《元曲》之流也配黑,也值得黑么?

       二.叙事诗与英雄史诗的困惑

         中国古诗词当中有无叙事诗?有,我随便举个例子《长恨歌》就是标准的叙事诗,用现代话来讲就是“唐明皇与玉环妹纸不得不说的故事”另外还有《木兰辞》《琵琶行》《长歌行》等等随便哪个都是标准的叙事诗,而且就质量来讲都算是上乘

     有无英雄史诗?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为什么呢?这涉及到一个体裁问题。类似英雄史诗无非就是把几个牛人歌功颂德一番,但是大陆古代文学中承担这个主要任务的不是诗而是——赋。

     神马《上林赋》《铜雀台赋》之类的的哪个随便改成诗歌体裁也可以算作英雄史诗。体裁的限制让英雄史诗缺乏,如果要是泛义的赋也算诗词,这个问题就不存在。

     三.自我意识与螺丝钉精神的矛盾以及哲理性缺乏

       世俗功利的原因我会在第四点里讲,这里简要说明一下为什么缺乏那种哲理性比较强的诗词。这是因为大陆人的思维惯性和表达习惯决定的,大陆人的表达习惯侧重于实例举证,而缺乏对其中内涵本质的抽象性概括。而在这个方面,西洋人的确胜出许多。大陆古代诗词在哲学这一块的欠缺其实就是这种举例论证而缺乏归纳性总结的表达方式造成的,举个例子“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这句诗用归纳的语言改编一下应该这么说“(战争的决定因素中气候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历史的走向也是由一些不确定因素造成的。)如果不是气候原因,乔未亡人与周乔氏应该会在铜雀台里度过余生吧”这个,真的好没韵味,也不符合大陆人的阅读习惯。

      古诗词中的作者往往缺乏一种自我意识,这是大陆古诗词的通病。所谓高尚情操的爱国诗人就是“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的陆游或者是“西北望,射天狼”的苏轼。他们往往不会考虑“我思我故在,我在我所思”这种类似禅学的问题,也不会去探究一下蛋和鸡是哪一个先存在的问题。因为这些在有志青年眼里是淫思奇巧,真正的无为青年都搂着妹子喝花酒,掷着骰子玩斗狗了,谁想这些闲的蛋疼的问题。所以类似哲理性的诗词往往会在大和尚的抄本里看见,因为人家大和尚不会嫖妓也不会赌博(这个我说的是正经大和尚)看着释迦跟观世音累了就想想这些问题。

      你说这些诗词作者真的没自我意识么,那顾炎武,黄宗羲这些人是怎么提出“天下非一人之天下,而是天下人之天下”“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之类充满违背传统封建价值观的东西。他们有,但是,不会表达出来。类似项羽的“彼可取而代之”刘邦的:“大丈夫,当如此”之类的充满自我意识的东西他敢写出来么。自我意识有还是没有这个问题,我不是这些古人,我不可能确定。

     古人所提倡的“国士”的精神境界也就颇似我们毛太祖时代的“螺丝钉精神”。帝国哪里需要我,哪里派我去,为了皇帝至死不渝,放今天整个一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螺丝钉精神却是有些人有,有些人是装的。典型的就是两个明朝人,一个是方孝孺,一个是钱谦益,两个例子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查一下。其实对这种人的道德水准吧,我是分两块看的,若是一打工搂钱上班刷卡的普通公务员完全没必要遵循这个“国士”的标准;若是身为士族领袖,你该表演的时候不演,这完全就是类似大牌演员放鸽子的行为,人品太次。从这个方面来说,方孝孺比钱谦益更有职业道德


       四.立意格调的高低选取

         在前面汉诗里我有说过,写作的人大多是皇室成员,在后来这个标准降低了,但是能够有着作品广泛传播的只有可能是仕人,也就是处于官僚集团内部或者边缘的人。你一普通人就算诗词写的再好,史书上会给记载么?你有足够的钱让你的作品流传下来么?即使你能有足够的钱让作品保留,能保证其质量受到后人的肯定么?我们可以看到古代诗词写出具有恢弘气势,就是说抒情不受限制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军事集团高层将领及其幕僚,另一种就是.........实际最高统治者。前者以高岑,王昌龄为代表,后者以魏武帝曹操为代表。因为军事集团高层将领相对中央政府具有一定的独立性,所以不存在曲意逢迎这个需求。

        既然是圈子里的人,写神马作品你得按照游戏规则来玩,不然被踢出局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就有了”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之类的要官诗;“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之类的求官不得而暗恨诗;“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类比女子得宠的入职诗。你说功利性能不强么,他出身地位摆在那边,不往上爬怎么搂钱怎么光宗耀祖呢。换句话说,这是其职业特征的决定的。即使是山水田园派的诗人,孟浩然啊,陶渊明啊之类的多少都当过小官,都是圈子里的人,他们的作品也没啥大的毛病就是:咱矫情不想当官,你看着花花草草多好,有空来玩啊。(潜台词:艾玛,你给个罗川县令是打发要饭的吧,劳资跟他谁谁谁可是一科的进士,这货在我后面一名如今都是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了,劳资怎么着也得弄个节度使判官吧)这才有的留下来。你真一非主流搞大新闻式的写诗,估计早给类似“锦衣卫”之类的特务机构给咔嚓了(唐朝那该是大理寺下面的一个特别机构吧)

  五.没有国际观念,视野狭隘

       这个问题就是所谓的“支性”,目空一切,唯我独尊,对不了解的事物就枉加鄙夷。怛罗斯战役大唐帝国被新兴的阿拉伯帝国虐成狗也没吸取一下教训,不过话说回来,唐帝国也算是半个鲜卑族的政权。在吐蕃的作战,鼎盛的李唐(武周)帝国被吐蕃人打的满地找牙。这些都没让这些狂妄自大的中央帝国统治者认识到这个世界的宽广,还沉浸在世界中央的美梦里。所以我们不乏在唐诗中见到“生擒吐谷浑”“斩楼兰”之类的用语。用语中逃不出蛮夷的鄙夷态势,说到底这就是一个心态的问题。唐朝还是这些中原王朝中做的比较好的,尚且如此,其他朝代可想而知。


   六.思想单一,手法匮乏

      这个其实算不得黑点,你说思想单一,《荷马史诗》思想就不单一么,《奥德赛》整个篇幅就替奥德修斯这个老狐狸歌功颂德,也不见得有没见多少思想多元性 《伊利亚特》就把阿克琉斯这个神级人物大肆吹捧一番,还给个无上道德情操的帽子,一个为了女奴不顾整体战争局面的人跟吴三桂有本质区别么 ? 《普希金》的诗歌思想算不算单一,叙事诗主题就几个“我们去散步吧,自由万岁 ” “假如你被人砍了,千万别抱怨他,因为他没把你砍死” “妹子,咱来一发怎么样,我暗恋你好久了”......你能说这思想不单一么,普希金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一会写几首诗的“民小”啊。还时不时来一句“你们别说总理了,总理都哭了”“我们风雨兼程..........”“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泪水(原来我的祖国特么这么丢人)”之类的话。相较而言大陆古诗词的种类要多的多了:求官,把妹,搅基,文娱晚会,送友,打仗,矫情,种田.......如果说你按照叙事和抒情这两个大类分说思想单一,那估计莎翁之流也跳不出这个范畴。

 

七.汉语本身的缺陷

      有人喜欢拿汉语本身表述上的缺点来做文章,但是别忘了首先你立足的是评判中国古诗词,拿着拉丁语系的语法要求来往上硬套这就没意思了。表述,条理上汉语较英文之类是有缺陷,同样一个词在一篇作品里会有七八种用法。但是这是汉语本身的缺陷,不能说就等价于中国古诗词的缺陷。你在A的话语体系下去评论B话语体系下的作品肯定觉着问题一堆,同样按照大陆人的阅读习惯,那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作觉着有直觉美感的人也很少。所以这种黑点也是不成立的

      我写黑文绝不是说有黑点要黑,没有黑点创造黑点也要黑。我刚刚写出七个存在于表象的问题,有解释说明也有批判,也有辩解的,总体上基本尊重客观事实,没有曲解捏造。古诗词是有不少黑点,要黑得黑在点子上,格律限制并不是主要问题,诗词无格律还叫诗词么?那不就是白话了,要黑请深黑。


        有些中国古诗词的拥趸(多数中文系之类出身)看完本文之后把我评判一番,找出几处用词上的不精确大肆嘲讽,却没从内容的立意和观点本质上提出驳斥。我开头都说我一学工科的,用词准确上不能跟你这专业的比,扣字眼的事情做得可有意思伐?我文章虽然题目是黑,可是辩解和说明的篇幅却是占了大半,有则是有,没有不能捏造,不似你五千年的古国文明张口即来,没半点考古学的支持。那些个义愤填膺的留下“你也配谈古诗词”之类评论的人你的阅读水平还停留在初中阶段吧,整个一智商问题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诗经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