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审判 全民审判 8.8分

你想让上帝给你知识,还是给你五百亿?

Kaka

如果有一天上帝降临人世,而且就出现在你面前,你会对上帝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你是想要获得关于这个世界的宇宙真理,还是想让上帝给你无穷无尽的财富?

马修的《全民审判》讲的就是上帝化身为人,降临人世之后,发生的一系列故事。在这个故事里,当人们发现一个自称是上帝的人时,先去给他做了个精神检查,看看他是不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确认了生理构造正常甚至是超常之后,检验他是不是真正上帝的方法,就变成了向他提出各种问题。人们希望能通过检测上帝所给出的答案是否是“真的”,来验证上帝的真假。

这种反应不奇怪。在西方人对上帝的理解中,上帝拥有一种理性形象,甚至等同于理性本身,这一传统发端自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神(上帝)是全知的,掌握着世间的一切真理,推动世界的发生和运转。中世纪的经院哲学大家托马斯·阿奎那对上帝存在的五种证明也沿袭了这一点,从上帝是理性的推论出上帝所创造的世界也是符合理性的,因此认为我们能够从当下世界的逻辑中推论...

显示全文

如果有一天上帝降临人世,而且就出现在你面前,你会对上帝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你是想要获得关于这个世界的宇宙真理,还是想让上帝给你无穷无尽的财富?

马修的《全民审判》讲的就是上帝化身为人,降临人世之后,发生的一系列故事。在这个故事里,当人们发现一个自称是上帝的人时,先去给他做了个精神检查,看看他是不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确认了生理构造正常甚至是超常之后,检验他是不是真正上帝的方法,就变成了向他提出各种问题。人们希望能通过检测上帝所给出的答案是否是“真的”,来验证上帝的真假。

这种反应不奇怪。在西方人对上帝的理解中,上帝拥有一种理性形象,甚至等同于理性本身,这一传统发端自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神(上帝)是全知的,掌握着世间的一切真理,推动世界的发生和运转。中世纪的经院哲学大家托马斯·阿奎那对上帝存在的五种证明也沿袭了这一点,从上帝是理性的推论出上帝所创造的世界也是符合理性的,因此认为我们能够从当下世界的逻辑中推论出上帝的存在。比如由于因果链条的存在,总会存在第一原因,而这个第一原因就是上帝,诸如此类。这种将理性法则和知识赋予上帝的理解,到现在仍然是西方文化的内核之一。

因此在人们将上帝告上法庭之后,我们会发现,在法庭上,控方派出的代表所提的问题都是充满理性逻辑的。他们在“理性的上帝”和“理性的世界”的前提下,试图从这个世界的因果链条和理性结构中,寻找出上帝所犯下的纰漏,以此来指责和逼问上帝,让其解释他的“过失”或是“失职”。

他们追问上帝各种经典的哲学问题,比如“自由与必然”的矛盾,追问上帝是否只是在创世的那一瞬间起到了“推动”的作用,后来就不再理会这个世界的发展(因此是失职的)。

然而,正如作者马修在采访中所说,书中的这个上帝并不作为,好像一切只是被外部的世人推着向前走。总是需要人类先提出问题,上帝才会回答。“自然并不发问。”上帝不会主动发问,也不会主动推进什么。

向上帝提出理性问题这一行为本身就是可笑的。因此在法庭上,人们和上帝辩论了一番之后,上帝最后还是以展示他的超能力的方式赢得了胜利。人们试图让上帝提供给人类一个符合理性理解的答案的做法,似乎从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产生了一个疑问:上帝的存在是否仅仅是为了回答问题?也就是说,上帝这一观念是否能等同于一个拥有无限正确知识的数据库?

江苏卫视有个热门节目叫一站到底,最近在每一期节目的最后,当期的优胜者都会和一个叫做“汪仔”的机器人进行PK。这个机器人是搜狗公司制作的,背后连接着一个超大网络的数据库。在回答主持人提出的各种偏门问题的时候,汪仔大部分时候都能抢先回答,把人类秒得体无完肤,哗哗掉落。

《一站到底》的汪仔机器人

虽然汪仔机器人只是节目和企业宣传的一个噱头,但是在可预见的未来,这样的超级数据库是很可能诞生的。这个汪仔机器人的设定,极为类似于中所提到的“神级计算机数据库”I-God。《全民审判》的最后,由于上帝出现导致了混乱,因此高层用I-God抹杀了上帝的存在。当然,这一解释究竟是真的,还是只是为了避免更大的混乱而编造出的借口,马修所留下的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如何解读要看每个人究竟如何理解上帝。或许在未来的某天我们每个人都能成为上帝。

但是,我们确实可以思考,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上帝的概念是否会被这样的超级智能数据库所取代?在网络时代,搜索引擎谷歌、百度或是豆瓣、知乎之类的地方,在某种程度上也承担了这样的“上帝”的功用。著名的科幻小说家尼尔·盖曼其实已经在他的《美国众神》中表达过类似的观点,随着科技的进步,人们对传统的神明的信仰,会转而变成对科技或是科技产品的信仰。

《美国众神》中失去人们信赖变得衰弱的旧神

上帝还承担着精神慰藉的功能,在《全民审判》中的上帝,成为了一种大众传媒意见领袖或是知识权威的象征(或者可以换个说法,公知),作为偶像被大家所膜拜。在科技和媒体越来越发达的今天,不少人确实像《美国众神》所描绘的那样,转而膜拜技术和科技产品。而全民狂欢的盛况,非常像赫胥黎在《美丽新世界》中所描述的场景。当这个偶像被破除掉之后,人们陷入了巨大的失落之中。

其实,如果上帝降临人世这件事情发生在中国,问题就会简单很多。

中国人对神明的理解,更多的其实是一种功用性的理解,也就是说,我们对神明的要求,比起全知,更希望他是全能的,或者说是具有一定的超能力,比如可以排山倒海、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如果一个人站在我面前,自称自己是上帝,那么我也许一开始就会说:“什么,你是上帝?那给我五百个亿试试。”用这种方式来检测他到底是不是上帝。

所以,如果马修的的这个故事发生在中国,大概会以完全不同的路径展开,好期待有人编绘一个这样的故事的中国版本。

(完)

9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全民审判的更多书评

推荐全民审判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