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质之辨

山楂爱陈皮
年少性喜雕饰,喜读西诗,机缘捡起古诗词,倒莫名心喜白乐天。苏轼曾言“元轻白俗”,晚来道“白公晚年诗极高妙。”想是心同此理。
犹记彼时正值二伏,暑热耐挨,听得窗外轰隆声起,工地劳作照常,忽念及“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一时心疚,不能自已。
年岁不到,诗心不得。

松树千年终是朽,槿花一日自为荣。
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
于人有情,于物无着,晚从佛老,于禅愈明,世缘终浅而道根深,不愧乐天。也难怪日本如此推崇。

年岁渐长,为人为文,文质之分别心当弃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居易诗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居易诗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