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魂 叫魂 9.0分

还魂尸

de

1 民间有几件以辫子为由的巫术案。这时,这些案件并没引起县官和总督们的注意。

偌大的国家,有几个这样的案子也正常。最后大都被县官查实。

2 弘历得知,因为内心敏感,对这件事严加追究。

辫子是多尔衮时代留下的。那时刚入关,威信未立,蓄辫子以示汉人归顺满人。这是被征服的象征。

弘历即位以来,对满人汉化多有不满,朝政上对在外省为官的总督也恨铁不成钢,这点可以从其朱批上看出来。

所以他把剪辫子联想到“叛变”、“革命”,但是他又不能对着汉人下属这么说,这有损朝廷尊严。蓄辫子应该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3 总督和县官立刻追查此事,一些投机者在一些事情上为了自身利益而利用了政府对此事的态度,民间恐慌。

古代的官员和现代的并没有什么不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当面临来自上层的压力,他们行事风格也是宁滥无缺。

这里官员和百姓都可分为两类:高级官员(如总督、巡抚)和低级官员(县官),普通百姓和边缘人(如乞丐、僧侣、道士、外乡人等)。

在这件事上(...

显示全文

1 民间有几件以辫子为由的巫术案。这时,这些案件并没引起县官和总督们的注意。

偌大的国家,有几个这样的案子也正常。最后大都被县官查实。

2 弘历得知,因为内心敏感,对这件事严加追究。

辫子是多尔衮时代留下的。那时刚入关,威信未立,蓄辫子以示汉人归顺满人。这是被征服的象征。

弘历即位以来,对满人汉化多有不满,朝政上对在外省为官的总督也恨铁不成钢,这点可以从其朱批上看出来。

所以他把剪辫子联想到“叛变”、“革命”,但是他又不能对着汉人下属这么说,这有损朝廷尊严。蓄辫子应该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3 总督和县官立刻追查此事,一些投机者在一些事情上为了自身利益而利用了政府对此事的态度,民间恐慌。

古代的官员和现代的并没有什么不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当面临来自上层的压力,他们行事风格也是宁滥无缺。

这里官员和百姓都可分为两类:高级官员(如总督、巡抚)和低级官员(县官),普通百姓和边缘人(如乞丐、僧侣、道士、外乡人等)。

在这件事上(来自朝廷的压力),开明的巡抚积极应对皇帝的文书,但实际上并没有实际的行动。而有的巡抚则严厉地贯彻执行。于是,这种压力一层层传到小县官那里可能就被放大了,再到衙役那里。因此,有些衙役因为完不成任务,害怕被惩罚就栽赃;有的衙役勒索不成,栽赃;有的人看到外地可疑人等就要抓.....还有其他事由,人们以“叫魂”、“剪辫子”来构陷他人。

4 随着事情愈演愈烈,弘历要求犯人押送北京由其亲信审查。经过交叉审讯,得出结论:这些案件都是冤案。

那些犯人多是屈打成招,还有一些是被利诱。

5 弘历得知结果,一方面迁怒于巡抚和县官们的残忍无能,一方面又申明“妖首”还没抓住,你们这些人不可放松警惕。

事实上,弘历应该知道并没有“妖首”这回事,但是他不能认错。为了维护朝廷的尊严和威严,他只能坚持阴谋是真实存在的。

县官们被革职的、查办的、贬迁的,而巡抚们得到的却仅仅是口头上的怪罪,或短暂地贬到别处,不久又官复原职(或同等职位)。居于高位的,只要没有太大的过失,无能是可以被容忍的。

整个过程和很多悬疑故事很像,一个要追查某事故的人最后发现,自己才是那个始作俑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叫魂的更多书评

推荐叫魂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