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评后的意犹未尽

数数
原本想在标注“读过”后给一个短评即可,但却因为字数限制没有说完。故而回到这里多说两句。

作为一本书整体,感觉平平,包含了通常老年人访谈中总会有的东西:个人成长(一个犹太家庭里古怪少年),见到的名人(这里有一系列总统评价),同行八卦(对一些作家和作品的评价)。没有太多有关自己写作的内容,也不太有思想深度,或许和年龄有关,八十几岁的老人,已经与世界和解。

但其中有一些“点”挺有意思。

比如,不能一说到犹太人就是大屠杀。马内阿说,“大屠杀这一概念在最近三十年中的演进方式十分有趣。一方面它被平凡化,另一方面它又成为写作主题。我理解你的状况——你觉得不自在,你不想触碰它”,贝娄回答“是”。感觉,贝娄并不注重从犹太人角度出发去思考问题,尽管他的背景、家庭,家庭背后的社会,给他打上显著的犹太人烙印,书中有关这方面的对话似乎都是马内阿主动推进的。
比如犹太人在美国的感觉。贝娄回忆:“我必须为美国说句好话的一件事是,尽管你是一个性情古怪的人,但你拥有(可以保证的)权利,可以当一个并无大害的人。
书中提到,马克斯.韦伯对犹太人的定义:贵族贱民。“他们希望树立一种思想的贵族,书籍的贵...
显示全文
原本想在标注“读过”后给一个短评即可,但却因为字数限制没有说完。故而回到这里多说两句。

作为一本书整体,感觉平平,包含了通常老年人访谈中总会有的东西:个人成长(一个犹太家庭里古怪少年),见到的名人(这里有一系列总统评价),同行八卦(对一些作家和作品的评价)。没有太多有关自己写作的内容,也不太有思想深度,或许和年龄有关,八十几岁的老人,已经与世界和解。

但其中有一些“点”挺有意思。

比如,不能一说到犹太人就是大屠杀。马内阿说,“大屠杀这一概念在最近三十年中的演进方式十分有趣。一方面它被平凡化,另一方面它又成为写作主题。我理解你的状况——你觉得不自在,你不想触碰它”,贝娄回答“是”。感觉,贝娄并不注重从犹太人角度出发去思考问题,尽管他的背景、家庭,家庭背后的社会,给他打上显著的犹太人烙印,书中有关这方面的对话似乎都是马内阿主动推进的。
比如犹太人在美国的感觉。贝娄回忆:“我必须为美国说句好话的一件事是,尽管你是一个性情古怪的人,但你拥有(可以保证的)权利,可以当一个并无大害的人。
书中提到,马克斯.韦伯对犹太人的定义:贵族贱民。“他们希望树立一种思想的贵族,书籍的贵族,这是他们的方式,他们一开始就与书籍有染,而从社会视角看,他们通常是贱民。”这也是马内阿说的。

在评说各位总统时,贝娄感觉敏锐,一句话就可以说中事情的本来面目。比如密特朗将法国荣誉军团勋章,“把它交出去,就像他把食品券交到穷人手里一样”。接受里根授予的勋章,“持的是同样的态度”,但令人印象深刻,“当总统的时候是他作为一名演员的最伟大的时刻”。肯尼迪“可以与知识分子保持良好关系,是因为,感谢上帝,他自己不必成为知识分子”。
关于克林顿的评价有点与众不同。“克林顿有种天才的想法:别人全都和我一样,而我也与他们所有人一样,那就是他们原谅我的原因,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并不会更好,而我也不比他们更差劲。”贝娄说,“有关这一点,让我生出了种相当温情的感觉。”

关于死亡。“唯一的解决之道似乎是快乐地死去,或是在快乐的时刻死去,这样你就能够逃避这种人人都会毁灭的残酷性”。“我认为上帝给予动物的最大礼物是不去想象死亡”。

关于宗教。“我觉得,世界不是随机地、无目的地发展或演化的,认为所有发展应当是随机的而不是被某种崇高的智慧所引导的,这种看法对我来说似乎是不可思议的”。“是到了我不再假装我不信教的时候了。我利用我八十五年的知识,应用于这些问题,怎么可能每件事都是数十亿偶然事件的结果?不可能。”

索尔.贝娄,二十年前(好像还要早一些)读过《洪堡的礼物》,当时没有太看懂,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但肯定是从头读到尾,《赫索格》则没有看完。所以,事实上是没有资格评价贝娄的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索尔·贝娄访谈录的更多书评

推荐索尔·贝娄访谈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