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书笔记加简评

湘西凤凰寨寨主

P13 热隧道与冷隧道交替出现。冷跟强烈X光造成的不舒服感相结合。在胎儿倾倒出来的时候,对冷具有恐惧感。这些胎儿注定要送往热带,做矿工和醋酸纤维纺织工,以及钢铁工人。以后他们的心智也要受到制约,和他们的身体感觉相合。 “而这,”主任庄重地插嘴,“这就是快乐与美德的秘密——爱你不得不做的事。所有的制约目的在此:让人喜欢他们不可逃避的社会命运。” P154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他的母亲那般老迈,而长相极其令人厌恶,该野蛮人却经常前往探望,显得至为亲切——这个有趣的例子显示出,早年的制约可以修改自然冲动,甚至可以使人跟本能冲动背道而驰,(在这个例子中,本能冲动就是要回避不愉快的事物)。” P159 “但是他喜不喜欢你?”芬妮问道。 “有时候我觉得他喜欢,有时又觉得他不,他总是想尽办法避开我;我进屋子,他就出去;不肯碰我,甚至不肯看着我;但有时我突然转过身来,却发现他在看着我;然后——好了,反正你知道男人喜欢你的时候,他们怎么看你。” P216 “可是为什么要禁止呢?”野蛮人问道。由于遇到一个读过莎士比亚的人,他兴奋得暂时忘了一切。 控制者耸耸肩。“因为它陈旧了;这是主要原因。我们这里不需要任何陈旧的东西。...

显示全文

P13 热隧道与冷隧道交替出现。冷跟强烈X光造成的不舒服感相结合。在胎儿倾倒出来的时候,对冷具有恐惧感。这些胎儿注定要送往热带,做矿工和醋酸纤维纺织工,以及钢铁工人。以后他们的心智也要受到制约,和他们的身体感觉相合。 “而这,”主任庄重地插嘴,“这就是快乐与美德的秘密——爱你不得不做的事。所有的制约目的在此:让人喜欢他们不可逃避的社会命运。” P154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他的母亲那般老迈,而长相极其令人厌恶,该野蛮人却经常前往探望,显得至为亲切——这个有趣的例子显示出,早年的制约可以修改自然冲动,甚至可以使人跟本能冲动背道而驰,(在这个例子中,本能冲动就是要回避不愉快的事物)。” P159 “但是他喜不喜欢你?”芬妮问道。 “有时候我觉得他喜欢,有时又觉得他不,他总是想尽办法避开我;我进屋子,他就出去;不肯碰我,甚至不肯看着我;但有时我突然转过身来,却发现他在看着我;然后——好了,反正你知道男人喜欢你的时候,他们怎么看你。” P216 “可是为什么要禁止呢?”野蛮人问道。由于遇到一个读过莎士比亚的人,他兴奋得暂时忘了一切。 控制者耸耸肩。“因为它陈旧了;这是主要原因。我们这里不需要任何陈旧的东西。” “尽管它们是美好的?” “尤其因为它们是美好的。美是一种吸引力,但我们不要人民被陈旧的东西所吸引。我们要他们喜欢新的东西。” “但新的东西那么愚蠢,那么可怕。那些戏,除了直升飞机飞行,和你可以感觉到别人接吻以外空洞的很。山羊与猴子!” “却是温驯善良的动物,”控制者小声插嘴道。 “为什么不写一些像《奥赛罗》的新东西,让他们能够了解?” “因为我们的世界跟奥赛罗的世界已经不同。没有钢铁你不能制造小汽车——没有社会的不安你也不能制造悲剧。世界现在是稳定了。人民快乐;他们得到他们想要的,而凡是他们不能得到的他们也绝不想要。他们现在是一帆风顺;是安全的,永远不生病;他们不再惧怕死亡;他们幸福地忽视了热情与衰老;他们不再遭受父亲或母亲所加给他们的灾难,他不再有太太,不再有孩子,也不再有爱人让他们发生强烈的情感;他们彻底受到制约,以至于凡是他们应当去做的他们就心甘情愿地去做。如果有什么事情出差错,还有苏麻在;而这就是你借由自由之名把它们从窗子丢出去的东西,野蛮人先生,自由!”他哈哈大笑起来。“想要叫德尔塔懂得什么是自由!而现在又想叫他们懂得《奥德赛》!啊,我的好孩子!” “当然《奥德赛》比那些感觉电影好得多。但这是为了我们的社会稳定所付的代价。你必须在快乐与所谓的高等艺术之间做一个选择。我们牺牲了高等艺术。我们用感觉电影和嗅觉风琴来代替。” “跟为了过度补偿不幸而得到的快乐相比,真正的快乐看起来总是猥亵的。当然,稳定总不如不稳定那么壮观。而满足总不像跟不幸奋斗那么光辉灿烂,也不像诱惑,跟热情或怀疑来奋斗那么精彩生动。快乐永远不是伟大的。” “那些小德尔塔是多么有用!我知道你不喜欢波康诺夫斯基化群体;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他们是一切的基础。他们是使国家这个火箭飞机不摇摆地向前推进的陀螺仪。” “不管你要什么样的人民,都可以从瓶子里制造出来。你为什么不要人人都成为像你一样的双正阿尔法呢?” 穆斯塔法蒙德笑起来。“因为我们不想把我们的喉咙割断,我们信仰快乐与稳定。一个由纯阿尔法组成的社会必然会走上不稳当而痛苦的道路。想想看,一个工厂如果所有的工人都是阿尔法,那会变成什么样子——那也就是说,所有的工人都是分离的、不相关的个人,有良好的遗传,又受到制约可以让他们(在某个限度之内)做自由选择,并且负起责任。想想看,那简直是荒谬。一个阿尔法倾倒出来的、阿尔法制约的人,如果去做艾普斯隆半白痴的工作一定会发疯——会发疯,会把事情搞得一塌糊涂。阿尔法可以完全的社会化,可是有一个条件,你必须让他们去做阿尔法的工作。只有艾普斯隆才能做艾普斯隆的牺牲,这正是因为在他们认为那根本不是牺牲;他们是抗拒力最弱的阵线,他们的制约已经为他们铺下轨道,让他们沿着前进。他们不自禁地要如此;他们是被注定的。即使在倾倒出来以后,他们仍旧生活在瓶子里——不可见的、婴儿的胚胎的瓶子。当然,我们每个人,终生都在瓶子里渡过。但如果我们凑巧是阿尔法,我们的瓶子,相对的说比较巨大。如果我们被局限在比较狭窄的瓶子里,就会极端痛苦。你不能把高阶层的香槟替代品倒入低阶层的瓶子里。” “人口的最佳分配状况,是像冰山一样——九分之八在水面以下,九分之一在水面以上。在水面以下的比以上的还快乐。可怕?他们并不觉得。相反的,他们喜欢。那是轻松的,像孩子一样的工作一样单纯。心力体力都不须紧张。七个半钟头温和的劳动,当然是苏麻分配和种种运动与游戏,以及没有限制的交媾和感觉电影。他们还能有什么要求?当然,他们还可以把工作时间缩短。但是那样他们能够更快乐吗?不,不能的,一百五十年前曾经做过实验。整个爱尔兰都把工作时间缩短为四个小时。结果呢?不安,以及苏麻消耗的大量增加;全部结果只是如此。每天多出来三个半小时的闲余时间远非快乐的泉源,反而使人不得不投入苏麻假期。我们必须为社会的稳定着想。我们不需要改变。每一种改变都会导致社会的不稳定。我们这么小心地审查新的发明,不随便加以应用,这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纯粹科学中,每一种发现都隐含着颠覆性,即使是科学,有时候也必须当作可能的敌人来看待。是的,即使是科学也是如此。” “这是为了稳定而支付的另一种代价。跟快乐不能共存的并不只是艺术,而且还有科学。科学是危险的;我们必须小心地拴住它,给它戴上口罩。” “什么?”赫尔默斯惊奇地脱口而出。“我们不是一直说科学是一切吗?这是催眠教育中的口号。” “从十三到十七岁,每个星期三次,还有我们在大学中所作的一切科学宣传”伯纳德插嘴道。 “是的;可是,那是哪一种科学呢?”穆斯塔法蒙德讥嘲地问道。“你们没有受过科学训练,因此不能作判断。我曾经是一个很好的物理学家。太好了——好到足以认识出我们所有的科学只不过是一本 食谱,里面记载着烹调的正统理论。任何人不准发问,除了得到主厨的特别允许,任何其他的烹调法都绝不可加入。现在我已经是主厨了。可是,我曾经是一个年轻的、好问的厨房帮手。我曾经按照我的意思来烹调。非正统的烹调,不合乎法定规章的烹调。事实上,那是一点真正的科学。” “好吧,义务就是义务。我们不能以自己的喜好为标准。我对真理感兴趣,我喜欢科学,但真理是一种威胁,科学是一种公共危险,它的危险就像它给人的福利一样巨大。它给了我们有史以来最稳定的平衡。我们感谢科学,但却不能让科学区破坏我们的成果。” “你使我想到另一个老家伙,名叫布莱德雷。他认为哲学就是要为本能所相信的东西去寻找牵强的理由。就好像人会本能地相信任何东西似的!人相信某些事物,是因为他受到制约,使他相信它们。为某些牵强的理由而相信某些牵强的东西,又为所相信的这些东西去另外找牵强的理由——这就是哲学。” P234 “V.S.P就是强烈情感替代。一个月定期一次,我们用肾上腺把人体的整个系统都加以刺激。在生理上这跟恐惧与愤怒完全相等。它的效果等于是谋杀戴丝狄蒙娜和被奥赛罗所谋杀,它对人的兴奋作用完全相当,但是不产生不便的结果。” “可我喜欢不便。” “我们却不喜欢,”控制者说。“我们喜欢舒舒服服地做事情。” “可我不要舒服。我要高特,我要诗,我要真正的危险,我要自由,我要善,我要罪恶。” “事实上,”穆斯塔法蒙德说,“你是在要求有权不快乐。” “好吧,就那么说,”野蛮人抗逆地说,“我是在要求有权不快乐。” “还不要提衰老、丑恶无能的权利;患梅毒与癌症的权利;食物匮乏的权利,全身爬满虱子的权利,随时为明天担心的权利;感染伤寒的权利,被一切说不出来的痛苦所折磨的权利。”跟着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 “我要求这一切,”野蛮人最后说。 穆斯塔法蒙德耸耸肩。“你说得好。”他说。 简评: 一、 “爱你不得不做的事。”“让人喜欢他们不可逃避的社会命运。”好像生活中很多人都在很努力地让自己社会化,并且享受这样的变化(比如享受取得的成就感),如果不得不被社会化的话,那么就爱这样的过程吧。这样想,他们心里会不会舒服一点?做起来事情来也会更有动力一点?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在做自己爱做的事情,这样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了。 二、早年的约束可以修改本能冲动,这是我曾经试图打破的一点。以前写过一个段子,大概是说一个野生动物收藏家试图驯养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狮子,让其个性变得温驯乖巧。狮子长大后,大家以为已经取得了效果,结果有天夜里狮子恢复野性,把收藏家的其他动物都咬死了。当时想出这个段子,因为自己生气……气一些朋友把我“驯养”起来,于是我就把自己写成狮子,去“咬”别人……因为我本性还是比较野,并不轻易服管教。而书中这里的约束,简单粗暴反复,很难抵抗,应该对于大多数人都是有成效的吧。管你有什么本能冲动,都是可以被修改的。 三、野蛮人对于喜欢的表达方式非常别扭,比我还别扭。阅读莎士比亚作品的年代,不至于这么保守吧,书里都没这么保守,莎士比亚本人也不是这样。有点夸张了感觉。这里插一句:野蛮人随时引用戏剧里的句子让人感觉有点煞风景…… 四、这里讲了快乐与高等艺术、强烈情感、科学、哲学之间的冲突。似乎是希望人民达到无知无畏无忧的状态,把人民像婴儿一样抚养。其实现在的社会又怎么不是这样呢?让大家去追寻庸俗虚伪的快乐,大众娱乐、情感剧场、伪科学、心灵鸡汤……无一不侵蚀人的感受、思考能力,这些东西因为轻易得到快乐与安慰,并被有意识地宣扬,大家就容易沉溺于其中,越陷越深,最后自己不仅热爱这些快乐,并成为了宣扬这种快乐的人之一。对于我吧,如果真相是痛苦的,我也愿意接受它,And ne forhtedon ná,我想要了解真的东西,如果在虚假的事物中度过一生,很难甘心啊。 还讲了不同阶层的人就应该去做自己阶层的事情,不然会活得非常痛苦。人类社会已经被分层了,大家待在自己觉得舒适的那一层,并不迫切地期望跨越到彼岸,连交朋友也是,不同岸上的人三观都不同,当然这个岸在现在社会中的划分是非常复杂的,并不单单是按出身、学历等等划分。个人觉得,这些划分,听起来很不人性化,但只要权力机构实施各类措施促使这样做,那么划分不可避免。我也在想,不论人怎么划分,他们终究会有一些最至关重要的共同点,也是可以相处得来的。分层只是形式表现,就看他们自己怎么觉得,觉得有所谓就有所谓,无所谓便无所谓。 那个控制工人的闲暇时间也给我一些感想,现在一般工作都是朝九晚五,把一个人大部分的精力和时间都给消耗没了,这人也就无暇自由地感受、思考、研究、创造了。好像有很多外国人,他们会花很多时间、金钱培养自己的业余爱好,大概也是一种保持自我的方式。 五、看到“权利”这个地方,我笑了。看来我们现在还是拥有“不快乐的权利”的,虽然人的本性是趋乐避苦,但是无论是苦还是乐,我们都要有拥有它们的权利。中二一点说,就是要拥有“永远想死,永远饮鸩浴火”的权利,而不是像梁实秋嘲讽过的,当个“可怜虫”或者“人面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美麗新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麗新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