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向西流的河 一条向西流的河 评分人数不足

历史场景和社会生活的再现 ——评长篇小说《一条向西流的河》

qucp
历史场景和社会生活的再现
                                                        ——评长篇小说《一条向西流的河》
                                                             大兴青旅
           我之所以关注小说《一条向西流的河》里面山西大宁桑峨村的故事,是我未读过一本山西知青出版的插队生活的小说(回忆录除外)。文革前以赵树理为代表的“山药蛋派”...
显示全文
历史场景和社会生活的再现
                                                        ——评长篇小说《一条向西流的河》
                                                             大兴青旅
           我之所以关注小说《一条向西流的河》里面山西大宁桑峨村的故事,是我未读过一本山西知青出版的插队生活的小说(回忆录除外)。文革前以赵树理为代表的“山药蛋派”反映山西农村生活小说,虽然具有浓厚的民族风格和地方色彩,但由于时代的规定性视角,最多写写“中间人物”,并未真实反映农村的落后、封闭和贫困。文革后依然很难读到插队知青对山西农村社会风貌的真实描写,颇有些不解。
           我一直认为,北京知青上山下乡的原因、过程、遭遇应当由我们这一代人来回忆、反思和分析,包括知青小说。后人没有此经历会受限,就如今天没有人能够写出有亲身经历的优秀小说,例如《青春之歌》、《林海雪原》、《红岩》等等。
          上山下乡是知青人生旅程中的一段最不堪回首的伤痕岁月,但那里却留下了人生最值得回忆、思索和难以忘怀的东西。
           知识青年的命运都可谓坎坷异常,文革“动乱”停课,中学学业中断,插队又荒废了多年宝贵的青春时光。文革造成的蹉跎岁月给整整一代人造成很大的戕害,而且以后返城的知青还要背负着融入城市的艰辛,仍在不停地还债。知青的青春是人生的困境,困境是人生的一种醒悟和升华。
回顾文革时期各类媒体为“十年动乱”鼓噪的许多极左宣传,无论是没完没了的大批判还是假大空的豪言壮语,使知青们在下乡后经过实践的检验认识了什么是社会的“假、恶、丑”。
             走进社会底层,农村的闭塞、貧困、落后;农民的淳朴、勤劳、善良;古朴的地域风俗民情,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更让知青们认识了什么是人间的“真、善、美”!
            知青们开始独立体验并审视人生、社会与历史。他们与父老乡亲朝夕相处在这块土地上,凝结了一段难以忘却的经历,也对现实社会有了清醒的认识,表现出对第二故乡刻骨铭心的深切留恋,成为一种难以排遣的青春怀旧心态。知青从此开始对基层百姓和底层疾苦的关注,不再接受种种虚幻、空洞和假革命华丽词藻的诓骗,开始独立思考问题,用实事求是的精神来评判世界。在那一段人生的无奈、艰辛,失落与沮丧之后,真正留在记忆中的却是劫难过后的反思和成熟。那就是沉淀在心底里的东西,我们这代人青春岁月的未了情---知青情结。
           小说《一条向西流的河》表达“青春无悔”的理想情怀并不是小说的内容,小说对成人文革中的罪恶----群众专政队的描写入木三分,对三支两军的领导描写有独到之处,对个别支左军人和个别公安干警描写有所突破,打破了“山药蛋派”写“中间人物”的藩篱。
           这部小说与所有知青小说一个极大的不同,就是反映知青上山下乡社会历史背景的深度和广度。作者关于“群众专政队”的描写,如同一面历史的照妖镜,照出了人妖颠倒的世界,迫害所谓“牛鬼蛇神”的专政队员才是真正的恶魔。“群众专政队”是文化大革命中管制被无理迫害的人们的组织。这些组织打着“群众专政”的旗号,肆意毒打、关押、迫害无辜的干部群众。在“文革”层出不穷的“新生事物”中,“群众专政”应该是最坏者之一。因为它是以“革命”的名义对任何无辜者随心所欲施暴的所谓“群众组织”。 所谓“群众专政”,就是群众组织可以将任何人以一个捏造的罪名抓起来,关入私设的监狱,滥施刑罚,审讯定罪。作为一种“集体暴行”,以“无产阶级专政落实在基层”为政治幌子,为其一系列违法活动提供了一件合法的外衣。在文革结束之后,它又在“法不责众”的思维定式下逃脱法律的制裁,所以危害极大。
           小说真实的感召力并不仅仅是文学读本的力量,而是对被遮掩的历史场景和社会生活的再现。如小说除了对于北京知青和山乡农民真实的刻画,还有对父辈单位中专政队的描写,对支左军人、公安干警的描写,对武斗场景的描写,对“五七干校”、招工招生、“官场”以及干部、司机、居委会大妈等等的描写也无不入木三分。这些都是知青当年插队前后广阔的现实生活画面,具有纪实性小说的史料价值。
           小说有浓郁的知青地域文化特色,山乡的社会风情在中国进入全球化发展之前留下最后的历史印痕,被作者以笔作为照相机和录像机拍摄了下来。
首都北京、山西大宁的乡村,与作者返城后居住的蚌埠,产生了一种复杂的时空距离,即知青一代回望插队山乡和自幼成长的都市之间的距离。作者的这一特殊性,决定了北京和大宁都成为反复书写的对象和寄寓情感的空间。作者对青少年时期居住的城市和插队所在的乡村都有一种怀旧和乡恋,因此小说所展示的社会空间极为广阔, 也极为真实。这与许多知青小说的 “从政”轨迹是完全不同的,也是小说吸引我的地方。
         “我不是怕苦,也不是嫌干活累!”P喃喃地说道,“我就是受不了这没指望的日子……”(见本书534页)
        P的喃喃自语,是几乎所有知青当时希望逃离农村的真实愿望,是对上山下乡培养接班人“革命理想”的破灭,对“胸怀天下”、“放眼全球”、“解放全人类”等虚假使命感的抛弃。知青返城的实际行动也是对下乡“青春无悔”的逻辑否定。而后知青时代标榜的所谓“青春无悔”,不过是某些人的一种自我包装而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条向西流的河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