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是爱,背面是恨,可是谁又能控制得住呢?

侗而

多少年以后,漫梅的丈夫时浩依然会在夜深入睡之前小声的问句:“老婆,你爱我吗?”每当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诘问,漫梅总是默默地不说话,伸手把对方的手臂拉到自己的脖颈下,像搂抱一只没有安全感的小猫,闭上眼睛默念:“大概是爱的。”这样的“大概”已经维持了二十多年。

漫梅和时浩从小就认识,但是两人并不能称得上是两小无猜,虽然中学的时候就已经同班,但却是见面不说话的那种,年少时候的漫梅像个哑巴,不爱与人打交道,喜欢独来独往,而时浩却是性格开朗,身边从来不缺朋友,所以年轻时候的两个人,虽然是生活在同一个时空当中,却是没什么交集。

哪怕是到了今天,两人吵架吵到不可开交的时候,时浩依然会拿“没有朋友,注孤生”之类的话来讽刺漫梅,好像是揭开对方刚长到一半的伤疤说,“你自己看看,你的伤是有多深”,但却不会想到给对方造成致命伤害的正是他本人。

都说女大十八变,变的不止是外貌,可能还有百分之五十不到的性格,如今的漫梅经过在社会上的摸爬滚打,也学会了话不饶人,语中带刺,无论对方如何挖苦讽刺,她总能犀利又不失优雅的强怼回去,练就了吵架的好本领。这本领用在时浩身上,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仿佛所有的“...

显示全文

多少年以后,漫梅的丈夫时浩依然会在夜深入睡之前小声的问句:“老婆,你爱我吗?”每当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诘问,漫梅总是默默地不说话,伸手把对方的手臂拉到自己的脖颈下,像搂抱一只没有安全感的小猫,闭上眼睛默念:“大概是爱的。”这样的“大概”已经维持了二十多年。

漫梅和时浩从小就认识,但是两人并不能称得上是两小无猜,虽然中学的时候就已经同班,但却是见面不说话的那种,年少时候的漫梅像个哑巴,不爱与人打交道,喜欢独来独往,而时浩却是性格开朗,身边从来不缺朋友,所以年轻时候的两个人,虽然是生活在同一个时空当中,却是没什么交集。

哪怕是到了今天,两人吵架吵到不可开交的时候,时浩依然会拿“没有朋友,注孤生”之类的话来讽刺漫梅,好像是揭开对方刚长到一半的伤疤说,“你自己看看,你的伤是有多深”,但却不会想到给对方造成致命伤害的正是他本人。

都说女大十八变,变的不止是外貌,可能还有百分之五十不到的性格,如今的漫梅经过在社会上的摸爬滚打,也学会了话不饶人,语中带刺,无论对方如何挖苦讽刺,她总能犀利又不失优雅的强怼回去,练就了吵架的好本领。这本领用在时浩身上,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仿佛所有的“大概”在顷刻间就变成了百分百确定的仇恨,如果不是身体受限,甚至要分分钟要置对方于死地。

可是,如此凶猛的恨又是哪儿来的呢?漫梅想不明白,我也想不明白。

天时和地利,并没有让漫梅和时浩青梅竹马,却在关键的青春时期让他们两个人走到了一起,可能是刚上大学,也可能是上大学一年以后,总之在人生地不熟的陌生城市,两个“老乡”仿佛是第一次认识,第一次注意到对方,第一次发现对方的优点,然后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

漫梅虽然表面上内敛平静,可是从小缺失的爱让她有些患得患失以至于骄纵;相反的,时浩虽然表面健谈开朗朋友多,其实内心敏感脆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于是,刚开始在一起的那几年,他们像普通的情侣一样,经历了从热恋到彼此憎恶的彻底转变,从他们开始揭开彼此的真面目的那一刻起,反反复复以失败收场了七次,在这期间,他们各自交上了新的朋友,受到过不同程度的伤害,也对别人造成些事后即愈的创伤。

有一种说法叫做:“你们两个快在一起吧,免得再祸害别人。”不知道是不是收到了这样的诅咒,后来漫梅和时浩彼此妥协,最终还是终成眷属,举办了简单的婚礼,和家人吃了顿便餐,便向世界宣布两个人在法律上彻底捆绑。

婚后的生活和大部分平凡的夫妻关系一样,既不是温馨浪漫,也不是跌宕起伏,只有漫梅对时浩颓废态度的无尽失望,和时浩对漫梅无理取闹的万般无奈,时光在争吵和冷战中过了很久很久。

“你爱我吗?”时浩总是会像个孩子一样问蠢到家又没羞没臊的问题,那是他们如胶似漆的时候,漫梅也总是憋着不回答,那是他们又一次吵架和好后没多久,仿佛只有让对方感到着急和不安,自己才能感到安全。

《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尤金·奥尼尔带有自传性质的巅峰之作,在他的笔下,爱情中夹杂着憎恶,憎恶中隐含着爱意;热烈的情爱使家庭陷入无止的纷争;人生百态中,暗藏着无数复杂的感情。固执、疏远、深层次的人生探究、悲惨的场面,在《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中》随处可见。

“弟弟,你不要误解我的意思。即使我十分恨你,但我也更加爱你。你看看,我没有什么其他的亲人,只能跟你说说话,但是无论你晓得我的真实想法后会不会对我产生敌意,我仍旧想向你坦白。总之,我想对你说:我想你积极向上,力争出众,在世上有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但是,你要警惕我,因为我要想方设法地让你感受到挫败,这也是我无法控制的。我对自己充满恨意,所以渴望在身边人那里寻求报复,尤其面对的人是你。王尔德在《狱中记事诗》里写错了一句,那句诗应该是“一个人的心死了,他就不得不杀死他心爱的东西”我死去的那一面恨不得你一病不起。更有甚者希望妈妈再次吸毒!你晓得,这样的人想把其他人都拖入深渊,不想单独承受跌入深渊之苦。”

当看到剧本中哥哥詹米对弟弟埃德蒙又爱又恨的表白时,可能明白了人与人之间不怎么单纯的爱恨纠葛。

漫无边际的恨意大概是来自极其深刻的爱,反之亦然。所以,漫梅面对爱的不言语,大概是害怕发现背后深入骨髓的恨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的更多书评

推荐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