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用彤魏晋玄学讲义 汤用彤魏晋玄学讲义 评分人数不足

魏晋玄学听课笔记述要

文禾斗

读书群打卡记录,劳改的日子太难熬了,十点、十一点下班是常态,有时候得提前趁着有时间把第二天的读了才行,我自己也挺感动的。整理得很散,并且有我自己的概要和转述,如果谬解了汤先生,还请指正。

7.27

魏晋玄学听课笔记 第一章 玄学之玄,远也。远者,远实际也。实际者,或务或物。远务则出世也;远物则重宇宙本体,讲形上学。 汉末思想运动之两方向:一则如论衡,迈向解放;一则籍老庄阐述己意,又有讲黄老者,二者结合即有汉末名士与清议。 至魏有人格日趋解放之太和名士。清议进而为清谈。 正始名士更进之,或真正进入形上领域,或更加放任旷达。 永嘉时向、郭调和有无,达玄学高峰。 东晋兴佛学,判人事与天道为二。 南北朝对立,南朝多新人继玄学之系统,北朝多老人继汉人之系统。 隋唐佛学继北朝,而魏晋玄学绝。

7.28

魏晋玄学听课笔记

第二章 汉学对每一事物寻求不同解释,玄学以为找到一最高原则即可解释诸事件。汉学具体而非合理化,玄学抽象而合理化。 汉以名教治天下,崇礼乐重刑名,故一方面重名节,一方面教人做官。又以为人君法天,唯圣人唯能致太平,据一人之名声而授予相符之名分,即分职任官,使士大夫学以致用...

显示全文

读书群打卡记录,劳改的日子太难熬了,十点、十一点下班是常态,有时候得提前趁着有时间把第二天的读了才行,我自己也挺感动的。整理得很散,并且有我自己的概要和转述,如果谬解了汤先生,还请指正。

7.27

魏晋玄学听课笔记 第一章 玄学之玄,远也。远者,远实际也。实际者,或务或物。远务则出世也;远物则重宇宙本体,讲形上学。 汉末思想运动之两方向:一则如论衡,迈向解放;一则籍老庄阐述己意,又有讲黄老者,二者结合即有汉末名士与清议。 至魏有人格日趋解放之太和名士。清议进而为清谈。 正始名士更进之,或真正进入形上领域,或更加放任旷达。 永嘉时向、郭调和有无,达玄学高峰。 东晋兴佛学,判人事与天道为二。 南北朝对立,南朝多新人继玄学之系统,北朝多老人继汉人之系统。 隋唐佛学继北朝,而魏晋玄学绝。

7.28

魏晋玄学听课笔记

第二章 汉学对每一事物寻求不同解释,玄学以为找到一最高原则即可解释诸事件。汉学具体而非合理化,玄学抽象而合理化。 汉以名教治天下,崇礼乐重刑名,故一方面重名节,一方面教人做官。又以为人君法天,唯圣人唯能致太平,据一人之名声而授予相符之名分,即分职任官,使士大夫学以致用,从而垂拱以治天下,故曰圣人体虚无而用无为。 晋人以谈玄理而论名分,以品评与声望而任人。名理家自称用孔子之正名,实取法家精神,更杂道家学说,而为王充之反传统之延续。 名理之学为汉人清议之进步,玄学为名理之学之进步。名家籍言意之辨而脱离汉学之羁绊而成玄学家。

7.29

魏晋玄学听课笔记

第三章 名家好知人论事,而知人常难言传而只可意会。形貌能言传,而神识只可意会。故名家就识鉴方面说有言意之辨。 言不尽意,语出周易。王弼以汉人所讲之象数为言而落第二义,故弃言而标圣人之意,取庄子"言所以尽意,得意而忘言"之说也。此为玄学之开始,且为玄理之骨干。 言意既辨,经籍解释便或自由,大义通而章句废,更有调和孔老之用,故王弼以体用不二,故以人事与天道为一,此实以儒家之瓶装道家之酒者也。 玄学家更以其学问为生活准则,或清静无为,或得意忘形,然得意不必忘形骸,顺自然不必废名教。

7.30

魏晋玄学听课笔记

第四章 玄学家贵无。 动机: 人事纷乱,私欲为累,欲轻忽而遗世。 汉学求宇宙本原,归纳万物,得五行,进而得阴阳,进而得元气,至魏晋而贵无。 魏晋人因垂拱之说,而主无为之治。 第五章 上 何晏之道出于现象之外,现象之后为本质,故其道为一实物,在时间中,为科学之学说,与汉人同为本质之学说。王弼之道与时间无关,道即宇宙全体,为本体之学说。何晏以为本质无名,万物有名,无名与有名为二,王弼则认为体用不二。何晏与汉学为宇宙论,王弼为本体论。王弼之体非一事物,万有因本体而有,超乎一切名言分别,而一切名言分别皆在本体之内。

7.31

魏晋玄学听课笔记 第五章下 王弼之道,即whole,即order,即absolute,故曰无不通也,无不由也,寂然无体,非物非数,不知所从生故曰先天地而生也。道之别名为常,对奇而言有本然之义,对变化而言有静义与绝对义。道为物之所由,则德为物之所得,论道与德,即论无名与有名,即论性与习也,故王弼以道为体而万物用其一德。道之全即有之极,有之极即无也。故天地以无为心,无我无私,廓然大公,任自然而已,君主以无为心乃合于道,乃与天地同其德,乃与极同体,包通万物,无所不容,是谓反本复命。圣人则天行化,无名而中和,故帝王之赏罚、善恶皆顺乎自然,物无妄然,皆由其理,此即为因,为无为,为natural。圣王以观化感人而不以刑制使物,不合则变,变而有制,法制应时,用舍行藏,然后乃吉。圣人体幽微,明穷通,而性其情,故从心所欲不逾矩,以情应物而无累于物,所谓寂然不动,感而遂通者也。

8.1

魏晋玄学讲义

第六章 王何严肃而精密,嵇阮浪漫而疏旷。嵇阮之学不以著述,而见之于文行,名高于王何,而为士之楷模。嵇阮之放荡,或惧祸患,或为愤世嫉俗,皆有所为而为,不得已而为。流至于晋,其名士皆为放达而放达,全异其趣矣。王何讲老与易,以名教合自然,嵇阮崇庄,乃反名教。 汉人之元气,为嵇阮所浪漫化。阮籍以气为恒常,不增不减,即自然也,判而为天地,即阴与阳,元气、阴阳、五行即宇宙实体也。自然之实体为元气,自然之状态则为混沌,无分别也,同生死,一动静,等利害,齐物之谓也。至道之极,漂忽玄冥,政治太朴,所谓primitive state,无礼法之桎梏也。然嵇阮所谓自然,亦有法有则,唯其法则富于音乐性而甚有情调,对宇宙怀有poetic feeling之故也。 自然混沌无别是为和,自然有法有则是为谐,此和谐为天地之性,自然之理,征诸圣人,明于音乐,非人情也,超越主观分别而全为客观特性。故嵇康以音声之体自若不变,不以爱憎易操、哀乐改度,能神游于辽阔之境,自然无哀乐之苦。此庄子之逍遥,超越分别,而为放任之极也。

8.2

魏晋玄学听课笔记

第七章上 汉魏间之佛教有二系,安世高传小乘之禅法,为佛道系,支谶传大乘之般若,为佛玄系。 安世高系以五蕴比附五行,而其要在导引元气,即所谓安般守意,大体与汉之方术同也。其为个人而修,所以少思寡欲,清净无为,而养生成神也。支谶系则讲神与道合,道即理,即元气,即天地之心,无所不在而为万物之本。神欲解脱束缚,即当认识本体,而合于道也。 要而言之,安世高系主养神故重禅法,而为神教;支谶系主明本故重智慧,而为泛神论。 支谶之说近于老庄,魏晋时以僧人之人格,最合乎逍遥之理想,故为士人所仰慕。僧人不敬贵,不拘礼,故能与名士相投。故两晋佛学为上层阶级之佛玄,而佛道仍在民间流行。名士释子共入一流,世风之变如是。

8.3

魏晋玄学听课笔记

第七章中 道安生当于佛道与佛玄交替之际,早年居盛行佛道之北方,中年则至佛玄新兴之南方,故其学于早年为禅数,用格义,后悟其支离,乃至中年以后讲般若,极力攻击,而实亦未脱离也。 道安早年说禅法,即老氏所谓损之又损终至于无为,与太虚等量,灭而成神。道安之说使禅法自普通之人格升至宇宙之本体。 道安中年讲般若,由早年自然发展而来,可谓自禅观以趣性空也。性空即道安之本无说也,所谓无在元化之先,空为众形之始。其无以道家意义加诸汉人之宇宙论。 道安状般若法性以静极与常极,至常至静,故无为无著。解无为曰渊默,静至寂然不动也。解法身为一,齐一生死,泯尔都忘。解如曰尔,绵绵常存,悠然无寄。常静之极为空,无名无著,以是据真如,游法性,药病双忘,辙迹齐泯。空无者,灭异想,扩吾心,清之净之而万行正。要之,道安解脱之道,乃融会佛玄而来,为当时之风气也。

8.4

魏晋玄学听课笔记

第七章下 张湛注列子,以八篇为一贯,皆说生死问题也,盖以生者必灭,而必以智慧解脱之,同于释氏也。 其曰群有以至虚为宗,万有以终灭为验,此为其宇宙观,盖群有万变,至虚不变,群有有形,至虚无形,群有有化,至虚无化,群有有生,至虚不生,其以无为本体,以群有为现象,故亦曰本无。 其曰神惠以凝寂常全,想念以著物自丧,此为其人生观,盖以沉溺因迷,而解脱由觉,解之者、体之者由于神智,神智不假于耳目,而寂然玄照;忘智则神理独运,感无不通。 其曰生觉与化梦等情,齐一生死之谓也,如是乃能逍遥任远,凝寂常全。 其曰巨细不限一域,盖以圣人超乎一切分别,故能顺一切分别,倚伏变通,心乘于理,检情摄念,泊然凝定,而万物不能动之也。此盖解脱之最高境界也。 故张湛曰列子"其所明往往与佛经相参,大归同于老庄"也。

8.5

魏晋玄学听课笔记

第八章 玄学者,论有无,辨本末,明体用之学也。或贵无,王何、嵇阮、张湛、道安是也;或崇有,郭、向是也。贵无者以无为体,崇有者以有为本体,其以体用如一则同也。贵无者尚自然而远事务,崇有者论名教而近事务。 王何宗老子而主抱一,嵇阮讲庄子而主逍遥。有玄心而任达,得意而忘形骸,此之谓逍遥。元康后之放达,驱动浮华,亏败风俗,好循迹而不求其本。于是向、郭起调和之说,为崇有之论,以尧舜周孔为圣,以有为真,自然与名教非违,逍遥与入世不悖,虽同讲庄子,而去儒学不远也。 裴頠之崇有,则有愤激之言。盖贵无者出世,崇有者重生,而裴氏以人生必资于有,虚无是有之所遗,故不为有所资,故世间未有不资于有者也。 崇有之起乃贵无之反动,世事虽资于有,而心应虚无,即如老子教人采行玄虚,而旨在全有,故裴氏根本之意在于得意而不必忽忘形骸也。 郭氏之于向氏之庄子注也,述而广之也,反放浪,振名教,为崇有寻形上之根据,判离言意,汇通儒道,以老庄之自然为体,以孔门之名教为用,老庄能发挥其体之理,孔子能体其理而行,故以老庄不如孔子,而为阳儒阴道之说也。

8.6

魏晋玄学听课笔记

第八章中 向、郭之学之要义,在乎独化于玄冥之境也。独化者有也,玄冥者无也,故其为调和有无之说也。郭象以庄子知圣而不至圣,故不藏其狂言,乃无会而独应。会者体会,与本无二;应者相应,二而相应。圣人言行皆落于有而莫非自然,即寂然不动,不得已而后起,从心所欲不逾矩也,庄子高谈性理,不见诸言行,是空有其体,明内圣外王之道而不能用也。 郭象以有不得变而为无,故一受成形则化尽无期。万物偶然而生,独立而化,不相为使,为则伤生。故一切物皆自生,一切生皆无待,是以唯现象世界为实在,故其学为现象多元论也。以独化也,故无元气,无本体,无绝对,无道亦无天,是谓无先。无不能生,无不能神,不生之生,不神之神,谓之道,谓之自然。德形性命,因变立名,其于自尔一也。物各有分,分各有极,任其至分,即得其极,以极为体,是谓体极。物各自通,同于大通;物各自得,同于一得。又彼我相因,形影俱生,然后无待而玄合。是非死生,万物万化,荡然为一,是至理也。此道之无所不在,而所在皆无也。

8.7

魏晋玄学听课笔记 第八章下 自然随机起,春风吹花片。 花片将何之?当空任自旋。 无奈终著地,决定难复还。 谁能逃性分?逍遥反天然。 第九章 略 第十章上 魏晋玄学为老庄思想之新发展,其影响于文学也,非仅使其文充溢老庄辞意,而更自玄谈以派生其理论也。世间经世致用之心告退,而个人逍遥抱一之欲方滋,废修齐太平之论,兴风流得意之说,是老庄之得势也。要之,魏晋人生观之新型,以超世为期望,以精神为向往,以绝对为追求,于是求索乎玄远,逃离乎尘世,窥察乎生死,而遗弃资生之相对也。其有得果者,必与道合一,以化为体,合于天地之德,故实相绝言,如是似文可废也。然文自为道之表现,而言为本体之标识。言之寻常者指示无余,意在言内;言之充沛者指示有余,意在言外。得意忘言为魏晋时代之新方法,以名教中自有乐地也,此心胸本领即能流乎德行,发为文章,乐成天籁,画成神品。文章画乐之充沛者,标理想,写自然,以有限现无限,故能揭天地之玄妙,其否者则不能也。

8.8

魏晋玄学听课笔记

第十章下 乐之作也,所以顺天地之体,成万物之性,而显自然之和也。声无哀乐,欢戚自见,八音无情,律吕以节,道体无名,万象以存。曲调取诸本体之度量,故音乐必再现宇宙之和谐也。 音乐所以传天籁,岂限于哀乐;绘画亦所以传天工,岂限于形体。汉魏观人以相为根本,以人禀阴阳以立性,体五行而著形,故相外得中,察章知微也。其后乃渐重神气,而入于虚无难言之域也。于是画法亦重传神写照,接乎精神之境、生命之体,薄乎自然之美、造化之工,而山水之画于是乎兴。 魏晋人以本体不可言,而运命不可违,唯圣人法天,中正和平,无偏无至,发为文章,可通天地之性,尽自然之美,虽人生有限,荣乐难常,而文章不朽,是为大业也。然通才能备其体,而偏才禀气不同而分驰之,于是有文人相轻之事,而非中正和平之道也。文非易事,总持自然,把握生命,冥接造化,课虚无,扣寂寞,而后可以笼天地、挫万物,是谓至文也。 两汉多持文以载道之论,偏于实用,而使文与自然对立也。魏晋则言文以寄兴,而作美学之思,应物斯感,感物吟志,故文章之成亦因自然也。圣人中正,经亦平淡,征圣宗经,为文之则也。天道兴废,自然消息,文为道表,质文代变,变则其久,通则不乏。文赖神思,思理为妙,神与物游,不可言说,神用象通,情变之源也。神远象近,神无象有,于是其文言浅意深,言有尽而意无穷,忘言忘象,求弦外之音,得言外之意,是神思之与天地自然相接也。 结论(略) (魏晋玄学听课笔记第一种 完)

下一步,应当读一读三玄及周边……以及魏晋玄学论稿……那本正始玄学一直看不下去……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汤用彤魏晋玄学讲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