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道院之恋,那齐士一眼看穿戈特孟是双性恋?

Zachary Yang

好啦标题是搞笑的,但是这部真的是关于同性之爱。

我认为的黑塞不是禁欲的,反而颇有些嬉皮的影子。他反战,热爱和平与自然,痴迷于东方文化的神秘,这样的黑塞大概也是支持身体解放的,他对性的态度应该是宽容的,探索性的。黑塞作品中的人物大都有过青春时期放荡的体验(比如悉达多和辛克莱),《知识与爱情》中戈特孟流浪的故事甚至让人不自觉想起《十日谈》,并且两者的相似性在我看来是极其明显的。身体的探索不是罪过,而恰恰是升华心灵的一种途径,身体可以享乐,但爱着同性的心灵却始终控制着身体望而却步,因为害怕伤害而远离,最后才兜兜转转回到起点。因此黑塞的故事在合上书本回想时总能感受到一种强烈的迷惑人心的纯洁,心灵的爱在控制身体的爱,这才是使得他的作品看起来有些禁欲的原因。 《知识与爱情》就是一个在同性之爱与异性之性之间彷徨的故事。戈特孟与那齐士互相吸引着,但矛盾就在于二人有着本质的区别,那齐士是柏拉图式的,而戈特孟作为一个血气方刚面容姣好的年轻人,是憧憬身体之爱甚至是双性恋的。戈特孟的“母亲”这一意向就象征着异性恋的博爱,可以是同情,可以是身体上的抚慰,是通过爱的给予与回收才能实现个人意义的天性。敏...

显示全文

好啦标题是搞笑的,但是这部真的是关于同性之爱。

我认为的黑塞不是禁欲的,反而颇有些嬉皮的影子。他反战,热爱和平与自然,痴迷于东方文化的神秘,这样的黑塞大概也是支持身体解放的,他对性的态度应该是宽容的,探索性的。黑塞作品中的人物大都有过青春时期放荡的体验(比如悉达多和辛克莱),《知识与爱情》中戈特孟流浪的故事甚至让人不自觉想起《十日谈》,并且两者的相似性在我看来是极其明显的。身体的探索不是罪过,而恰恰是升华心灵的一种途径,身体可以享乐,但爱着同性的心灵却始终控制着身体望而却步,因为害怕伤害而远离,最后才兜兜转转回到起点。因此黑塞的故事在合上书本回想时总能感受到一种强烈的迷惑人心的纯洁,心灵的爱在控制身体的爱,这才是使得他的作品看起来有些禁欲的原因。 《知识与爱情》就是一个在同性之爱与异性之性之间彷徨的故事。戈特孟与那齐士互相吸引着,但矛盾就在于二人有着本质的区别,那齐士是柏拉图式的,而戈特孟作为一个血气方刚面容姣好的年轻人,是憧憬身体之爱甚至是双性恋的。戈特孟的“母亲”这一意向就象征着异性恋的博爱,可以是同情,可以是身体上的抚慰,是通过爱的给予与回收才能实现个人意义的天性。敏感的那齐士一眼便将戈特孟的这种特性洞穿了,他虽然也爱着这个充满活力的少年,却不可能对自己的事业做出任何的让步。这份爱甚至让他恼怒,认为这种爱是一种障碍,“没有人比你要求我的更多了”他说。骄傲的他出于恐惧或者是对这种不由自主的爱情的反感必须要将戈特孟推远,因此才不断地以“母亲”为由旁敲侧击。他也深知是无法将这位少年锁在身边的,戈特孟的爱还需要历练。所以当戈特孟在村子里对身体的渴望复苏之后,这种分别也是必然的了。 接下来就是戈特孟种种放荡的体验了。为什么明明两个主角处于同等重要的位置,戈特孟的描写却远远多于那齐士呢?为什么黑塞只字不提那齐士在修道院的生活而专注于戈特孟的游历呢?因为两者的爱是不对等的,那齐士已然成熟等在原地,而戈特孟的爱重在成长的过程。这种爱的成长与加深的证据就是戈特孟对那齐士愈加深刻的想念,那是他在欢爱过后脑海中浮现出的脸,是他雕刻的灵感与原动力,是他感悟生死之时唯一的牵绊。 在那些《十日谈》的故事之后,便是回归到那熟悉的修道院,是意料之中的物是人非与意料之外的情感流露。戈特孟或许不知道那齐士为他苦苦向伯爵求情,但他高兴的是,那个不记得任何牲口与修道院的杂事的骄傲的高高在上的那齐士清清楚楚地记得他的小马在七八年前逝去,并也为此而心痛。

写到这里,这份纯洁的爱不再多说也很强烈地跃然纸上了。最后,再回顾一下戈特孟的表白,“那齐士,我一生中的一半是在对你求爱的,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可是我从不希望你会把这件事告诉我,因为你是个高傲的人。现在你对我说了,在这一瞬间我什么都没有了,流浪与自由,世界与女人都舍我远去了。我要因此而感谢你。”

戈特孟在死前强烈地想起母亲的幻象,并与那齐士分享了关于母亲的种种幻想,身体的爱与心灵的爱不断冲突融为一体。最后,“母亲死去了”,心灵之爱见证了戈特孟生命的终结,也见证了那齐士的陪伴,奉献与牺牲。 不知不觉为了这个gay里gay气的故事瞎写了这么多。真的好爱黑塞,爱他美丽纯洁细腻的故事,爱他笔下真诚的动人的同性之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知识与爱情的更多书评

推荐知识与爱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