惶然录 惶然录 8.5分

“懦弱的人”

宇头

佩索阿的思维相当契合二十世纪东风西渐。勿论是卡夫卡、博尔赫斯、普鲁斯特、庞德、海德格尔等等,都纷纷在向一种他们的前辈未曾识得的柔软和内视走去,最大的特点就是对时间的体验,这是在过去西方的浮士德精神统治下难以发现的。虽然卡夫卡最终仍摆脱不了浮士德,海德格尔只停留在对诗意的寻找上,但后来共同走向《道德经》,并非巧合。

同为大众眼中“懦弱的人”,在穿透力上,象征性上,佩索阿当然不及卡夫卡,但要论诗意,论恰到好处,佩索阿似乎能独立一支。较之,虽然卡夫卡的寓言足以笼罩全人类,但也有煞有介事的一面。与卡夫卡相同的是,对于那些习惯了向上的狩猎者,佩索阿几乎是恶心的。

“我一直在心灵中自我否定,我自己关于街道的玄想式观察就是对街道的一种否定。”

“人与物件分享一个共同而抽象的命运:在生命之谜的代数学里,成为同样毫无意义的值。”

“一个人只能看见他看见过的东西。”

许多思考颇有博尔赫斯的韵味。当然,博尔赫斯要更加广阔。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惶然录的更多书评

推荐惶然录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