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驿难绝

高朗姊妹

好在和三娘在一起,便是秋雨有时也像是春雨了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而这一场生,一切看来,遥睇如昨,只是身外——子夜已变。

人生本难有件事一直巴心巴肝地贴上你,缠绵不去。

然后,风裹挟着他曾生过的魂灵,不知是就此消散,还是梗梗难瞑地呼啸着向另一个远方而去。

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

外传:

“洗手净指甲,做鞋泥里踏”……有如这世上的一切东西,有如这人生的一切——一经致用,仿佛终究被糟蹋了。

江湖不过洗脸盆

他快活得不由笑了——只有他是真实的,他是要在这个垃圾场里像一个田鼠一样自然而快乐地活下去的!

他们如此像了个人,有着直白而又直白的争取之心与杀伐之意的真正的人。

然后突然感慨,突然快乐,那场奇迹扫过之后,他们还是平平凡凡地活的。

无论这个世界多么荒唐,这场生命多么荒凉,起码这一刻,他与她生命的感觉还是饱满与安然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杯雪(全二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杯雪(全二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