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光相伴,我们并不孤独

司羽酱
2017-08-08 17:17:08
世界击倒每一个人。之后,许多人在心碎处坚强起来。——《孤岛的诗歌》

         1954年,13岁的弗兰克·戈尔德跟随父母远离了战火肆虐的匈牙利,来到和平的澳大利亚,成为了当地人眼中的“新澳大利亚人”。他原以为离开了匈牙利,离开了战争与杀戮,他们一家人的生活就会越来越好,起码比起终日颠沛流离会好一些,可是死神并没有放过他,又一场灾难悄无声息地降临在他的头上:弗兰克患上了脊髓灰质炎,连走路都成了一种奢望。他再也不能站在柔软的草地上肆意奔跑了。

         迫于无奈,他被送到了一家名为“黄金时代”的儿童脊髓灰质疗养院接受治疗,并有极大的可能在那里度过余生。在“黄金时代”疗养院里的每一个孩子都和弗兰克一样,被病魔折去了飞翔的翅膀,只能坐在轮椅上或是躺在病床上仰望远方自由的天空和再也不会向他们伸出“双手”的家园。那里仿佛是一个已经脱离现实世界的孤岛,无数孩子被“丢弃”,随波逐流到此。每个寂静的黑夜里,都能听到他们的哭泣声,每个充满消毒水味的白天,都能看到他们蜷缩在角落舔舐伤口的身影。每个孩子都迫切地渴望回



...
显示全文
世界击倒每一个人。之后,许多人在心碎处坚强起来。——《孤岛的诗歌》

         1954年,13岁的弗兰克·戈尔德跟随父母远离了战火肆虐的匈牙利,来到和平的澳大利亚,成为了当地人眼中的“新澳大利亚人”。他原以为离开了匈牙利,离开了战争与杀戮,他们一家人的生活就会越来越好,起码比起终日颠沛流离会好一些,可是死神并没有放过他,又一场灾难悄无声息地降临在他的头上:弗兰克患上了脊髓灰质炎,连走路都成了一种奢望。他再也不能站在柔软的草地上肆意奔跑了。

         迫于无奈,他被送到了一家名为“黄金时代”的儿童脊髓灰质疗养院接受治疗,并有极大的可能在那里度过余生。在“黄金时代”疗养院里的每一个孩子都和弗兰克一样,被病魔折去了飞翔的翅膀,只能坐在轮椅上或是躺在病床上仰望远方自由的天空和再也不会向他们伸出“双手”的家园。那里仿佛是一个已经脱离现实世界的孤岛,无数孩子被“丢弃”,随波逐流到此。每个寂静的黑夜里,都能听到他们的哭泣声,每个充满消毒水味的白天,都能看到他们蜷缩在角落舔舐伤口的身影。每个孩子都迫切地渴望回归父母的怀抱,却又在每一次治疗后绝望地黯淡了目光。弗兰克也不例外,他双手转动着轮椅,不停地在疗养院走廊上旋转挪移,大声尖叫,反抗着这铁一般禁锢着他自由的囚笼,他的心早就碎成了一片片,直到艾尔莎,他的希望女神出现在他面前,才勉强拼凑出一个“LOVE HEART”让他得以支撑。遇见艾尔莎的那一刹那,诗歌、爱与希望一下子就涌现在他的身体里,就连他最避之唯恐不及的死亡也为他打开了一扇通往永生的大门。

         是的,教他写诗歌的男人死了。可是他还活着,他还在继续写诗歌,写生命之诗,奏死亡之歌。如果他也死了,那么,必将会有下一个诗人出现,继续他的诗歌。诗歌是永存的,孤岛的诗歌也是永存的。

         “哪怕身处黑暗,死亡如影相随,无畏、美好和善良也会带来希望,如峭壁上的花朵,像孤岛上的诗歌,用微弱的光亮,驱散无边的寒意。”

         《孤岛的诗歌》带着一种独特的唯有名著才会有的宁静感,史诗般地展现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所处的生活与环境的变革:“在战争与和平之间,人们生活的真实境况。”那生活是那般地黑暗与绝望,又是这般光明和充满希望。

         远离现实世界的孤岛上,有个男孩坐在轮椅上,为心爱的女孩写着诗歌,关于希望与爱,关于死亡与自由,隽永而美好,悲伤而绝望。

        我想,人永远不会屈服于病痛的折磨,也不会害怕死亡的威胁,人最怕的,不过是没有希望,没有爱,没有自由。所以当黑暗包围,乌云笼罩时,请别害怕,去寻找光吧。只有有光,哪怕像萤火虫那般微弱,你都能走出来。有光相伴,我们并不孤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孤岛的诗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孤岛的诗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