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还很美,看我们选择什么视野

夕山

《海边会说话的房子》是一本“非典型”小说,核心故事在各种其他声音和视角中展开,循着其中任意一个人物的叙述线去读,我们只能看到一部分事实。而核心故事像不完整的拼图,要拼到事情结束很久很久,才好大概地看清楚。

多像我们真实的人生!以个人为单位,我们有且只有一种声音一个视角,个人的生命和领悟那么有限。多得各种牵绊和关系,倾听和阅读别人,让我们得以超越这个有限。

还记得去年3月,在豆瓣上认识最久、互动最多的一个友邻突然注销了。那几天一想起心里就有点失落,把这件事算作自己的一个“失去”,还记了标题叫“Sigh”的豆瓣日记。不久,收到新认识的友邻的一句留言,她写:你要记 记住这欢聚而不是太短。看到留言那一刹,失落感有了出口。是啊,拉长时间线去看,这相识让我在某段日子里有过一个有不少共同爱好的友人,就算以后只记得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广播互动,都喜欢广东歌喜欢陈奕迅喜欢Kate,也是一段美好的人生插曲。

《海边会说话的房子》里除了核心故事——女主琼因意外失去挚爱、至亲,还有很多很多人一闪而过的人生和失去。这些与核心故事有丝缕的联系,我们才得以看到:

为琼的女儿女婿准备了婚礼蛋糕...

显示全文

《海边会说话的房子》是一本“非典型”小说,核心故事在各种其他声音和视角中展开,循着其中任意一个人物的叙述线去读,我们只能看到一部分事实。而核心故事像不完整的拼图,要拼到事情结束很久很久,才好大概地看清楚。

多像我们真实的人生!以个人为单位,我们有且只有一种声音一个视角,个人的生命和领悟那么有限。多得各种牵绊和关系,倾听和阅读别人,让我们得以超越这个有限。

还记得去年3月,在豆瓣上认识最久、互动最多的一个友邻突然注销了。那几天一想起心里就有点失落,把这件事算作自己的一个“失去”,还记了标题叫“Sigh”的豆瓣日记。不久,收到新认识的友邻的一句留言,她写:你要记 记住这欢聚而不是太短。看到留言那一刹,失落感有了出口。是啊,拉长时间线去看,这相识让我在某段日子里有过一个有不少共同爱好的友人,就算以后只记得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广播互动,都喜欢广东歌喜欢陈奕迅喜欢Kate,也是一段美好的人生插曲。

《海边会说话的房子》里除了核心故事——女主琼因意外失去挚爱、至亲,还有很多很多人一闪而过的人生和失去。这些与核心故事有丝缕的联系,我们才得以看到:

为琼的女儿女婿准备了婚礼蛋糕的餐厅老板,将蛋糕送去灾难现场给救灾的人吃。事后他朝自己家走的时候,禁不住失声痛哭。他的爸爸在他读八年级时去世的,这是自那次意外事故以来,他第一次哭。

为遇难新人准备婚礼花材的独身女人,早在她的妈妈患上老年痴呆症逐渐失忆的时候,就不再信仰上帝。姐姐离家读大学,父亲心高气傲又小气,不愿花钱雇人照顾妈妈。独身女人,自高中起全天24小时照顾脾气因患病而日渐暴躁的母亲,直到自己40岁母亲离世为止。

琼的男友卢克的妈妈,和琼同岁。她在孩子读书的时候因为懦弱、害怕,被当时的毒贩男友利用 ,害得自己的儿子被冤枉被逮捕。卢克原是镇上每个女孩向往的理想对象,自高中起就成绩优异,在游泳项目上尤为优秀,原本灿烂明朗的人生被牢狱生涯中断。这位母亲和儿子的关系也自那时起破裂。

孑然一身的琼离开灾难现场,往远方一座海边旅馆,寻女儿的痕迹。那里的老板原本在大都市的知名酒店做管理,一次人祸,高中起便腻在一起、同在大城市漂泊的好友意外离世。她的世界崩坏了,不仅仅是好友,她们是带着同一个秘密离家出走的,她失去的是“至亲的人”。

还有,那些琼一个人在路上遇到的“路人”,他们有人失去爱人,有人失去家人;有人失去安全感,有人失去健康……

南美女作家阿扬提说:“生活便是失去,婴儿长大了,我们失去那软绵绵的一团粉,青年老去,又失去最好岁月,子女结婚,成为别人配偶,父母又恍然若失……”我们不如问问自己,有谁,没有失去过?

而生活中的荒唐、混乱、颠三倒四,甚至灾难和悲痛,会不会多少也有它的道理?

多给我们一个选择:镜破了,不妨看着那闪亮,而不是碎片。

餐厅老板说,灾难能让你看清平时忽略的东西。终于从丧父的痛苦里释放的他,从来没有像那天那样清楚地看过自己的妈妈:她自五十五岁起开始守寡,孤身拉扯大两个孩子,患过乳腺癌,帮姐姐照顾孩子,收留自己和妻儿搬回家同住……

和琼相识、相恋后,卢克脸上又有了笑容,他被她重新拉回了生活。卢克也将8年多没有联系过的母亲重新拉回了自己的生活,在一个喝了点酒的清晨,去母亲家和她聊天。而卢克的妈妈在灾难过后,才知道孩子将一切都留给了自己:保险、园林公司、所有财产……

这本书的作者是很温暖很温暖的人,他在各样失去的故事线中,指给我们看那些人与人之间的扶持,那些微不足道的帮助、那些默默的支持。

在“美国豆瓣”Goodreads上,这本书被很多读书会收进“死前必读书”书单。起初不太理解。直到前几天偶然重听黄伟文写给王菀之那首《小团圆》,

“一起约好过年 缺席人物多于往年 只能齐集仍在的脸 赶快地拍下照片 你要记 记住这欢聚而不是太短”

这几句除了唤起我去年那个“失去”的记忆,也让我又想起了《海房》这本书。作者和词人都在做同一样事。传递一种看阔的眼光,给每个面对失去不知所措过的人。

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4)

添加回应

海边会说话的房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边会说话的房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