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 江城 9.0分

穹顶之下

Angry river

我生活在这里,但我对她的感觉却似乎一直都是分裂甚至碎片的。我一直都不知道应该怎样爱她或者恨她,我被她牵制着,吸引着,也拼命地想要挣脱着。

潜意识里我一直觉得这本书又是西方人某种形式的冒险。面对别人的生活,局外人的视角确实充满真诚的关怀,然而总觉得本质上这是一种研究和探索式的好奇心。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这个年轻人来这里的动机进行如此冷酷的解释,可能是因为并不相信世上会存在真正的在文化思维上感同生受这件事吧。又或者是天生地无法信任人与人之间存在紧密纯净的联系这回事,因而他们每一步的行走都不过是一种感受力的打卡而已。

现在我习惯了条件反射一样地反感仇视无意义的政治口号,或仅仅是一个学生会规模的官僚体系。像我这样的人在这个时代并不少见。政治教育的空虚和无逻辑就像头顶油腻的电扇一样成了某种长久的东西。它的确是长久的,这些来自一个美国青年二十年前写的纪实文字,让我对这种奇异的政治生态有了一些更多的体会。

然而最神奇的是什么呢。我大概在三四个小时前把这本书的尾巴读完了。面对满眼敏感词,我以为我会产生一些新的感受。但是这些感受都一点一点和我从前已有的认识重合了,而这并不是共鸣,...

显示全文

我生活在这里,但我对她的感觉却似乎一直都是分裂甚至碎片的。我一直都不知道应该怎样爱她或者恨她,我被她牵制着,吸引着,也拼命地想要挣脱着。

潜意识里我一直觉得这本书又是西方人某种形式的冒险。面对别人的生活,局外人的视角确实充满真诚的关怀,然而总觉得本质上这是一种研究和探索式的好奇心。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这个年轻人来这里的动机进行如此冷酷的解释,可能是因为并不相信世上会存在真正的在文化思维上感同生受这件事吧。又或者是天生地无法信任人与人之间存在紧密纯净的联系这回事,因而他们每一步的行走都不过是一种感受力的打卡而已。

现在我习惯了条件反射一样地反感仇视无意义的政治口号,或仅仅是一个学生会规模的官僚体系。像我这样的人在这个时代并不少见。政治教育的空虚和无逻辑就像头顶油腻的电扇一样成了某种长久的东西。它的确是长久的,这些来自一个美国青年二十年前写的纪实文字,让我对这种奇异的政治生态有了一些更多的体会。

然而最神奇的是什么呢。我大概在三四个小时前把这本书的尾巴读完了。面对满眼敏感词,我以为我会产生一些新的感受。但是这些感受都一点一点和我从前已有的认识重合了,而这并不是共鸣,而是无力感。就像身处一场无望又无法逃离的婚姻之中。我想到了一个词,暧昧。当然不是指半推半就的情欲,而是一种昏暗,不明确,无处不在,大多数时候很不愉快的状态。

在很多问题上,官方总是站在很大一部分人的对立面,而且这样的对立似乎是不可调节的。他们异常谨慎又异常自大,掩盖历史(这是最大的罪恶和讽刺了,我们的历史教材最热衷的事情就是不断地提醒我们,日本对战争罪行的不作为),没有任何反思的倾向。各种决策的产生都以稳定(准确讲是静止)为默认前提。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只能把这样的思考结果通通扔进生活的迷阵里,变成一个微观的人身上微观的情绪。我不知道这是集体性的还是我个人太丧了。不过这句话绝对是正确的,体制与个人的关系从来就是鸡和蛋的关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江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江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