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麻烦啊,这件事。

潘让
2017-08-08 15:47:28

东野圭吾先生借着浪矢雄治的口说出:“人的心声是绝对不能无视的”。这是浪矢先生对待每一封信的态度,哪怕是一封空白的信。他会竭尽全力地去揣摩写信人的内心想法,引导他走向他其实在咨询之初就已经做出的决定。咨询,这个事情,并不是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那个与你初次见面还不甚了解的人的身上,它只是在希冀着一次引导,就像双手紧抓着崖边的失足跌落者一样,渴求着一双陌生的手。

“不管是骚扰还是恶作剧,写这些信给浪矢杂货店的人,和普通的咨询者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他们都是内心破了个洞,重要的东西正从那个破洞逐渐流失。”一开始,人都是脆弱的。之所以会变得坚强,是因为受过创伤的内心在恢复之后会变得越发的坚硬。所经历的愈多,受到的伤害也愈多。可是,人与人是全然不一样的,同样的力量,有可能会使这个人内心堤坝彻底崩塌,洪水由内而外的击毁他,但也可能对那个人而言,这点力量微不足道,像挠痒痒一样。这或许就是浪矢杂货店存在的意义,堵不如疏,它从不帮人堵住倾泻而来的洪水,只是“梳理”它,轻柔的,像在为一只舔舐着自己伤口的猫梳理毛发一样。它有着宁静的力量。

浪矢先生是这样的,“这么多年咨询信看下来,让我逐渐明白了一件

...
显示全文

东野圭吾先生借着浪矢雄治的口说出:“人的心声是绝对不能无视的”。这是浪矢先生对待每一封信的态度,哪怕是一封空白的信。他会竭尽全力地去揣摩写信人的内心想法,引导他走向他其实在咨询之初就已经做出的决定。咨询,这个事情,并不是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那个与你初次见面还不甚了解的人的身上,它只是在希冀着一次引导,就像双手紧抓着崖边的失足跌落者一样,渴求着一双陌生的手。

“不管是骚扰还是恶作剧,写这些信给浪矢杂货店的人,和普通的咨询者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他们都是内心破了个洞,重要的东西正从那个破洞逐渐流失。”一开始,人都是脆弱的。之所以会变得坚强,是因为受过创伤的内心在恢复之后会变得越发的坚硬。所经历的愈多,受到的伤害也愈多。可是,人与人是全然不一样的,同样的力量,有可能会使这个人内心堤坝彻底崩塌,洪水由内而外的击毁他,但也可能对那个人而言,这点力量微不足道,像挠痒痒一样。这或许就是浪矢杂货店存在的意义,堵不如疏,它从不帮人堵住倾泻而来的洪水,只是“梳理”它,轻柔的,像在为一只舔舐着自己伤口的猫梳理毛发一样。它有着宁静的力量。

浪矢先生是这样的,“这么多年咨询信看下来,让我逐渐明白了一件事。很多时候,咨询的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来咨询只是想确认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这是一件麻烦的事情,极其的麻烦。这个世界上,最轻松的事情莫过于由己度人,做价值论断了,因为它完全不需要知道那个被判断的人的一丁点内心想法,如同王二的破鞋理论,别人说你是破鞋你就是破鞋,别人没必要证明你不是破鞋,只有你才有必要。浪矢先生的麻烦之处也正在于此,它剔除了最轻松的事情,在每一封回复的信里,除了一些必要的寒暄之外,浪矢先生尽力的虚化了“我”,它透过一封信去思考一个人,思考咨询人写下每一个字时的心路历程,关于“我”的东西不见了,留下来的是两个相似的灵魂在对话。

翔太、幸平和敦也似乎是完全相反的。在写给那些烦恼着的人的回信中,他们带着一点讥讽和嘲笑还有不耐烦。也许是因为他们敏锐地察觉到自己处在过去与现在的交界处,他们以一种“过来人”的身份来与过去的人对话,不像是在指导了,而是带着一丝命令的味道。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最终才实现了“那来自天上的祈祷”。在浪矢杂货店这个过去与现在的缝隙处,他们以先知的角色告诉了“迷途的小狗”未来的大致走向,“迷途的小狗”晴美才有能力在丸光园濒临破产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而这一切,大概就是浪矢先生对晓子小姐的守护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解忧杂货店的更多书评

推荐解忧杂货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