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1984 9.3分

战争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无知即力量 2017年8月8日 《1984》(乔治·奥威尔)

lorenza_yan
战争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无知即力量

以下是我看的懂的部分

        1. 社会结构分层:人类分为三类人,即以”内党“为代表的上等人,以”外党“为代表的中等人和一般群众为代表的下等人。上等人是”党“的组成核心机构,既得利益者,他们创造、维护着一套极端强权统治系统;中等人受雇于上等人为其完成事务性工作,生活上有温饱,但从思想上被上等人严格管控;下等人过着最底层的生活,艰难的生存着,但在作为中等人的主人公温斯顿·斯密斯看来,他们因为没有被密集管控反而能感受到一丝丝自由的曙光,所以温斯顿说:”希望在无产者身上“。以上三种是正常人,还有非正常的“坏人”,以高德斯坦因为代表的反党人士。
        2. 极端强权统治系统:所有外党成员的住所和办公场所都有一个叫”电屏“的东西,向外输出播放”党“的口号标语,向内又能监控电屏范围内的一切。外党的电屏是无法关闭的,但内党的电屏可以短暂关闭半个小时偶尔处在监控范围之外,人民群众随机进入电屏范围,没有强制全面覆盖。“思想警察”为权力机器,对于“思想罪”的罪犯迅速打击治理...
显示全文
战争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无知即力量

以下是我看的懂的部分

        1. 社会结构分层:人类分为三类人,即以”内党“为代表的上等人,以”外党“为代表的中等人和一般群众为代表的下等人。上等人是”党“的组成核心机构,既得利益者,他们创造、维护着一套极端强权统治系统;中等人受雇于上等人为其完成事务性工作,生活上有温饱,但从思想上被上等人严格管控;下等人过着最底层的生活,艰难的生存着,但在作为中等人的主人公温斯顿·斯密斯看来,他们因为没有被密集管控反而能感受到一丝丝自由的曙光,所以温斯顿说:”希望在无产者身上“。以上三种是正常人,还有非正常的“坏人”,以高德斯坦因为代表的反党人士。
        2. 极端强权统治系统:所有外党成员的住所和办公场所都有一个叫”电屏“的东西,向外输出播放”党“的口号标语,向内又能监控电屏范围内的一切。外党的电屏是无法关闭的,但内党的电屏可以短暂关闭半个小时偶尔处在监控范围之外,人民群众随机进入电屏范围,没有强制全面覆盖。“思想警察”为权力机器,对于“思想罪”的罪犯迅速打击治理“犯罪”,思想警察的线索可以来自电屏,也可来自周边人的举报。“饥饿统治”和“恐怖统治”:除了内党成员,外党和人民群众都长期处在饥饿中,虽然外党成员能勉强吃饱但食物质量也是极差的,人民群众甚至无法实现温饱。饥饿可能源于社会生产力的严重不足,也可能仅仅是“党”的统治手段。所有人都笼罩在战争的恐惧中,不断的播放战争影片,不断的宣传战争新闻,制造危机感,但这也可能就是“党”的统治手段,可能落下的炸弹就是“党”自己发射的,可能从来就没有什么战争。
        3. 主人公温斯顿·史密斯:一个中年孤独压抑的公务员。这个形象太鲜明了,特别是静脉曲张溃烂的小细节。父亲早逝(或者按照小说的思路应该是“早失踪”),记忆里有母亲和妹妹的形象,但这形象也和母爱家庭温暖丝毫没有联系。妻子根本不是他的爱,而且几乎看不起他,早早的离开了他。工作是长期的高压重复性的事务性工作,又被整个社会强权压抑着。我想他应该是个已经开始微微秃头,身材微胖,长相普通,身材普通的中年大叔。当他遇到朱莉亚给出的爱时,立马陷落到万丈深渊,当他遇到奥布兰能反叛“党”时,毫不犹豫的深陷其中,丝毫没有感受到其中的威胁。我们换个背景想想,这种“温斯顿·史密斯”式的不得志的人物在现实生活中那也是大有人在啊。
        4. 现实与假象:生活是现实的,但是小说所有的生活现实都架设在假象上。党统“老大哥”根本是个虚拟的人物,他在电屏中出现,对大众讲话,但“老大哥”到底叫什么名字,到底是哪个人根本不重要,他只是一个统治形象。“高德斯坦因”——头号反党人士,好歹他有个名字了,但他仍然可能是个虚拟的人物,他也是”党“创造出来的。历史是篡改的,是假象,战争是编造的,是假象,连每天吃的饭和的咖啡都是假的,那么所有假象堆积出来的现实,还会是现实吗?


以下是我的思考:
        1. 小说的重点是以夸张化的方式描写了集权统治集团因维护统治的需要而对于事实进行的篡改。好多人拿他和共产党的集权统治相提并论,当然,确实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生产力放卫星,红卫兵举报自己的家人,异己人事会莫名其妙的失踪,但是其他的社会不是这样吗,也不过就是还了一种方式吧。实际是为了中东的石油,但能新闻宣传伊拉克在萨达姆的统治下如地狱般,美军要领导世界解救伊拉克人民。中印边境似乎局势紧张,朝鲜又要试验核武器了,南海争端火药味十足,中日关系掉到了冰点,这些威胁所制造的恐怖感和小说中战争恐怖统治是不是也有点相似啊,这些现实确实是现实吗,还是也仅仅是假象。虽然没有哪个具体的组织叫做”思想警察”了,但是任何一个人只要跳脱出了领导层的控制范围之外,立马有无数种方式可以让这个人立刻消失。1984的那个世界只是坦白了点,现实还是仍然如此吧。
        2. 历史从来都是任人打扮的花姑娘,事实怎样根本不重要,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可能也如温斯顿·史密斯一样是个以假象堆积起来的世界。现在的主流价值观真的真确吗?几年以后的人们反过头来再看我们是不是也如我们看当初可笑的疯狂历史一样,觉得我们白痴呢?
        3. 真相越来越难以保留了,温斯顿干的工作就是修改旧报纸旧书籍,然后把存档更换老的销毁掉,乔治·奥威尔还不知道如今我们已经有了电脑和数据这些东西,销毁书籍还是物理上的销毁。现在这些历史篡改起来更加方便了吧,历史都已经只是写数据了,随便改个参数,等过几年可能小学课本里二战的大英雄就是希特勒了。即使真的是这样,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真想如何真的那么重要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