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论 自杀论 评价人数不足

关注社会,远离自杀

42级道士
涂尔干认为,自杀是一种社会现象。自杀通常是那些生无可恋、一心求死之人的行为。一个人放弃自己的生命,有着丰富的道德和社会意义。

“敏感的人一生都在越狱,因为他的心就是牢狱”。塞利卡说过,折磨我们的痛苦不在我们所处的环境中,而在我们的心中。我们没有力量承受一切,不能忍受痛苦,不能享受欢乐,对一切都感到不耐烦,丝毫不能体验到新的感情而寻死。

面对内心的痛苦,自杀不失为一种越狱之门,但始终不为道德所容许。世俗的律法和神圣的宗教都认为,人生神圣不可侵犯,包括他自己。在古希腊城邦,自杀要得到元老院的裁定;穆罕默德认为,人只能按照真主的意旨去决定生死;天主教徒坚信,自杀的人进不了天堂。

虽然存在一种利他主义的极端行为,通过自杀来肯定自己、利益他人。但在涂尔干看来,在利他主义中,自我不是本身的财产,他本身就夹杂了一些不是他自己的东西,他们的目的已经超出了他本身的存在。丹麦战士以自杀避免病死在床,哥特老人以跳崖解决生活之困,日本武士以“介错”报主人之恩……,这些都不是站在自己的立场,更多的是受道德的约束、他人的期待、身后的利益……。

在不受外力干扰的情况下,能够对抗自杀的唯有...
显示全文
涂尔干认为,自杀是一种社会现象。自杀通常是那些生无可恋、一心求死之人的行为。一个人放弃自己的生命,有着丰富的道德和社会意义。

“敏感的人一生都在越狱,因为他的心就是牢狱”。塞利卡说过,折磨我们的痛苦不在我们所处的环境中,而在我们的心中。我们没有力量承受一切,不能忍受痛苦,不能享受欢乐,对一切都感到不耐烦,丝毫不能体验到新的感情而寻死。

面对内心的痛苦,自杀不失为一种越狱之门,但始终不为道德所容许。世俗的律法和神圣的宗教都认为,人生神圣不可侵犯,包括他自己。在古希腊城邦,自杀要得到元老院的裁定;穆罕默德认为,人只能按照真主的意旨去决定生死;天主教徒坚信,自杀的人进不了天堂。

虽然存在一种利他主义的极端行为,通过自杀来肯定自己、利益他人。但在涂尔干看来,在利他主义中,自我不是本身的财产,他本身就夹杂了一些不是他自己的东西,他们的目的已经超出了他本身的存在。丹麦战士以自杀避免病死在床,哥特老人以跳崖解决生活之困,日本武士以“介错”报主人之恩……,这些都不是站在自己的立场,更多的是受道德的约束、他人的期待、身后的利益……。

在不受外力干扰的情况下,能够对抗自杀的唯有自己的内心和社会环境。涂尔干认为,家庭和社会是防止自杀的有利屏障,家庭越团结,社会越集中,对自杀的保护作用就越大。人接受的束缚不是物质上的而是道德上的,是社会给予的,他逃避了身体的束缚,但臣服于社会。

一旦人们脱离传统社会的束缚,就会产生自杀的欲望。为什么犹太教徒的自杀率相对较低,因为犹太教社会团结度高,宗教强制性不留给个人意志的空间,对自杀形成一种免疫力。这就是知识分子较平民白丁更易于自杀的原因。学问越多,意志越自由,于是越反动。在高度文明的当今社会,高智商的焦虑人群几乎成了精神贵族。

思想独立、信仰多元,这也是新教德国和禅宗日本自杀率居高不下的原因。路德改革后,德意志基督教不再受旧教规的约束,不需要通过教父的指引与上帝交流,每个人都按自己的意志布道施礼,思想独立催生社会多元,个人意志凌驾于社会道德,自杀率日益上升。日本也是这样,禅宗属于密教,尊重个人的修行,每个人都对佛的教导有不同的理解。这也促使了日本社会更加关注个人的道德,尊重个人的自由。“宅”,将自己装在套中,不干涉别人的世界,也不让别人进入自己的地盘。大前研一认为,日本已进入“低欲望社会”:不买房、不结婚、不生育。日本年轻人的自杀率一直位居前列,已经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自杀损害了社会。自杀使道德准则的基础,联系社会成员的情感纽带受到伤害。

人的一切权利来自社会,他没有反社会的特权。关注社会、溶入社会、建设社会,远离自杀,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自杀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