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痴 白痴 9.4分

我宁愿做一名白痴

妳的世界几点
2017-08-08 11:11:14

2017年的8月8日,上午,天算是好得很,我读完了《白痴》。

从6月5日刚开始读,已经过去了两个月,期间我还抽空读了三本小说。之前已经读完了晦涩,让人心烦意乱的《群魔》,《白痴》自然就多少好读了一些。

怎么说呢?我现在急切想把我的情感说出来,通过急躁的键盘。当读完小说的最后一个句子,我内心是相当镇定的,回想起这两个月的“苦熬”,這点镇定也算是一种宽慰吧。读陀氏的小说,你是需要耐心的,而且非特别注意一下时间线。就像本书中最精彩的第一部分,200页的厚度仅仅是几天的事情,大量的对话以及人们的心理构建了一个现实世界,陀氏自己也说过,人们称我是心理学家,这是不对的,我只是最高意义上的现实主义者,也就是说,我描绘人类心灵的全部隐秘。

在《白痴》中,陀氏用难以忍受,且永无止境的长段对话,来刻画人物,他们口中所说的一切都是反映了他们的三观。所以我们在读《白痴》的时候,必须注意他们所说的话(事实上,不注意也是不行的),这话有可能包含着人生的哲理或是对世俗的批判,亦或是这个人某个性格。就像梅诗金公爵在近乎癫痫症发作之际,在宴会上向公众阐明的一切,他认为凡是没有根基的人就没有上帝,需要用基督的爱来

...
显示全文

2017年的8月8日,上午,天算是好得很,我读完了《白痴》。

从6月5日刚开始读,已经过去了两个月,期间我还抽空读了三本小说。之前已经读完了晦涩,让人心烦意乱的《群魔》,《白痴》自然就多少好读了一些。

怎么说呢?我现在急切想把我的情感说出来,通过急躁的键盘。当读完小说的最后一个句子,我内心是相当镇定的,回想起这两个月的“苦熬”,這点镇定也算是一种宽慰吧。读陀氏的小说,你是需要耐心的,而且非特别注意一下时间线。就像本书中最精彩的第一部分,200页的厚度仅仅是几天的事情,大量的对话以及人们的心理构建了一个现实世界,陀氏自己也说过,人们称我是心理学家,这是不对的,我只是最高意义上的现实主义者,也就是说,我描绘人类心灵的全部隐秘。

在《白痴》中,陀氏用难以忍受,且永无止境的长段对话,来刻画人物,他们口中所说的一切都是反映了他们的三观。所以我们在读《白痴》的时候,必须注意他们所说的话(事实上,不注意也是不行的),这话有可能包含着人生的哲理或是对世俗的批判,亦或是这个人某个性格。就像梅诗金公爵在近乎癫痫症发作之际,在宴会上向公众阐明的一切,他认为凡是没有根基的人就没有上帝,需要用基督的爱来救赎这个苦难的社会。这其实是陀氏最美好的期望,用基督爱来宽容施虐者,这也就不奇怪为什么梅诗金公爵在本书中一直出处于逆来顺受的境地,即使有人羞辱他,叫他白痴,他也能轻易的原谅他,甚至和他做朋友。

他太天真了,天真的一塌糊涂,任何人都能从他那赚的便宜,他丝毫不在意,甚至倾囊相助。这也是将军千金阿格拉雅爱上他的原因,但因为公爵天真的逆来顺受,使得他实在是太懦弱,这也是阿格拉雅离开他的原因,他无力救赎任何他,只是一味身体力行的去感化,但这简直是荒谬的。

他周围的人无时无刻不为金钱,权利,人际关系,尊严而奔波着,只有他像个孩子一样穿插在这些人物其中,仍能出淤泥而不染。像那个奸诈的列别杰夫,一天天的这恭维那恭维,时不时耍点小聪明,还有无耻的加尼亚,自私自利,鄙视父亲,爱权力和金钱,最终被娜斯塔霞羞辱,却仍未醒悟。

提到娜斯塔霞,这个人物我觉得是陀氏笔下最为悲惨的女性,她正因为悲惨,是在于她对于自己命运的抗争却最终失败死去。她有时疯狂,连公爵都觉得她太癫狂了,她高傲,把权贵玩弄于股掌之间,可是她终究还是一个女性,一个一开始就被大地主包养的女性,地主因为不堪于娜斯塔霞性格的乖张倔强,想把她甩掉,才有了加尼亚想与之结亲的念头。因为和娜斯塔霞结婚,会得到一大笔钱。(第一部中,陀氏的思路非常清晰,从火车奇遇到娜斯塔霞把钱扔下火坑里,简直是精彩绝伦,我算是一口气读的)

我很同情娜斯塔霞,就像公爵无比同情她一样。她如此美丽,甚至公爵没见到她本人单单因为看到照片就震惊了,以致后来发誓要娶她。公爵的心情,娜斯塔霞怎么不会理解?,这种复杂的关系,被陀氏用大量对话,以及需要读者细细揣摩才能看清,为什么娜斯塔霞爱公爵,却一而再的离开公爵,去找卑鄙的罗果仁。这是本书最为关键的一个点,公爵爱娜斯塔霞,同样也爱阿格拉雅,这是基督博爱的一个表现,也是公爵本身软弱一个侧影:他无法抉择,无法确定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他觉得结婚是个仪式,一面和娜斯塔霞准备婚礼,一面又去找阿格拉雅求原谅,这不是白痴是什么?!

但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白痴,这也是为什么娜斯塔霞爱上他的原因,她之所以一而再离开,甚至最后在婚礼上逃走,奔向罗果仁。其实就是为了不让公爵的名誉受到损害,她认为自己一文不值,配不上公爵,但心里又不甘心被人鄙视,她一方面抛弃公爵,一方面又想得到公爵,在于阿格拉雅的较量中,她疯狂的失态,疯狂的喊叫,乃至昏倒,就是为了怕失去公爵。

可最后她终究还是离公爵而去,被罗果仁杀害。这种复杂的心理,是全片的一个主线,陀氏没有像其他经典小说的人物那样,让人物最终幡然醒悟,终成正果的那种正派传统描写。他所刻画的是人,一个完完整整,真真切切的人,我们有时会迷惑书中人物为何会做出这种举动,但是联想起我们当下,以及我们和周围人的性格,就不能猜出了。就像娜斯塔霞的摇摆不定,以及阿格拉雅的各种怪异举动,一会说爱公爵,一会又讨厌公爵。这和我们在生活种的一些习性是一样的,没有人能一直保持自己的好心态,难免中间会有各种各样的心情,就像我本人喜欢上一个女孩,一会觉得她很美丽,一会又看到她的缺点,觉得有些讨厌,可是过几天我会重新爱上她。这是现代主义的特性,断片性的,不是传统的线性,人也是现代性的,那种才子佳人,爱情万岁,恶人恶报的小说毕竟真的是太美好了。我们都愿意读这样的励志,美好的小说,可给我们带来的不过是短暂的欢愉。像陀氏如此真切描绘人,刻画这个群魔乱舞的社会,它所带来的冲击力是可以让人思索一生的。

所以,对于陀氏,我认为他伟大的地方就是在于对‘人“的刻画,对人性的展现。《白痴》里无所谓好人坏人,都是上帝的子民,这些子民做着他们属于他们自身性格的事情,有善与饿,有美与丑,公爵虽然像一个基督者形象,但他并不是完美的,这种不完美也意味着陀氏心中那种用基督爱救社会的幻想破灭。公爵的软弱与其他人的蛮横形成鲜明对比,有的人口口声声说着尊严至上,却办着披着羊皮实是狼的勾当。鲁迅喜欢陀氏,两者有一点很相似,就是笔下的看客,鲁迅对中国的看客是毫不留情的批判,陀氏是把他们当作一个大的背景来看待,因为这些俄罗斯的看客,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流言诽谤,想想看,《群魔》里那个可怜的丽莎是怎么死的,不就是被那些自以为是的好事者给打死的,这种惨剧一直延续到《白痴》的伊利波特自杀未遂事件上。

首先有必要提一下,本书中最为牛叉的书信体自白,这可是能入选文学史经典的。伊利波特的自白,阐明了他心中对人生对周围事的看法,以及他怪异的梦(一会提到),他是想自白完,就要自杀的,却发现没有装火帽(他也许是忘了,也许是故意),周围人都哈哈大笑,纷纷嘲笑这是已经安排好的闹剧,这些看客竟然拿生命之安危来戏说此事,这让本来就消弱的伊利波特更加愤怒懊恼。这是看客们强大的“力量”,这也是陀氏对当时俄罗斯人民以及俄罗斯现状一种直接的隐射,值得一提的是,陀氏是一直都直指俄罗斯精神的,就像鲁迅对于中国的作用一样,在陀氏作品里,总是会出现,对于俄罗斯现状的分析,以及类似于“我们俄罗斯人“或者”俄罗斯精神“之类的话语,动不动就把俄罗斯整体来分析,这是陀氏对于整个大局的思考和忧虑,而陀氏也足以撑得起俄罗斯精神的作家。他绝对是有这个分量的。

因为太激动,所以显得有些语无伦次,至今我只读过《罪与罚》,《群魔》,以及这本刚读完的《白痴》,还有之前读过的《白夜》。所以我想说说陀氏书中对梦境的刻画。《罪与罚》里拉斯科尔尼科夫以及斯维加里德洛夫的梦是让我震惊的,《群魔》里应该也有,但印象不深刻了,《白痴》里伊利波特梦见一只褐色带壳的爬虫,和大狗争斗,最后喷出大量的白色浆液,这个梦真是太变态且癫狂了,它不亚于《罪与罚》中鞭笞马的那个梦。我在想,这是如何才能写出如此诡异让人有些恶心的梦啊,而且我还想到不知这个爬虫是否给了卡夫卡的变形计一些灵感呢?

老实说,我觉得自己就是公爵+斯塔夫罗金+拉斯科尔尼科夫的合体,我有些天真,有些自卑的自大感,又有些卑鄙。时常痛苦,时常欢愉,时常宽慰自己,时常又谴责自己。我愤懑这个社会,我不喜欢虚伪的人际关系,我无力去处理,很早我是一个激进主义者,后来发现世界真的没法改变,就像陀氏所信奉那样:人世间受苦受难是通向灵魂解救的必经之地,宽恕施虐者,一切顺从吧。其实我当然不会像陀氏那样“极致“。

我只是想说,我不想被这个世界改变,尽管我恨这个群魔乱舞的世界,尽管我讨厌这个拿钱和权力衡量人的世界,尽管我讨厌这个经常身不由己,被束缚的世界。可又能怎么办呢?我无力去改变,就像公爵无力去改变其他人一样。

但是我宁愿做一名“白痴“,也不愿意像罗果仁,加尼亚之流勾心斗角,追名逐利,不择手段的活着。

2017 8 月 8日 上午 临近上班之际,语无伦次,作于歇斯底里中。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痴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