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反转和狗血,但还是他妈的喜欢啊

A binge eater
起先以为的是,反正,这个世界上所有抛妻弃子而所谓追逐爱情的人,都像是争着赶着要去赴一场在巴黎的盛会。并已经准备好了刚刚从我的前半生积累的官方吐槽,然而……
       看到后来,知道斯特洛夫生生给自己戴上了一顶原谅帽,并口口声声地说“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觉得,好吧……
       斯特洛夫在得知妻子出轨之后说:“我爱她,远远胜过爱我自己。要我说,爱情中如果考虑自尊,只能说明你更爱自己。不管怎样,一个结了婚的男人爱上了别人,这司空见惯,常常等他的热乎劲儿过了,就又回到妻子身边,而她也接纳他,这种事,谁都觉得很自然。为什么男人可以这样,女人就不行?”可以说是很中正的爱情观了。他宁要嫉妒的煎熬,也不要分离的痛苦。这又是畸形的价值观。所以,在爱情里寻找三观正常这件事真的行得通吗?
       毛姆说,女人心中的爱,往往只是亲昵和安慰,大多数女人都是这种反应。这是一种被动的感情,能够被任何一个人激起,就像藤蔓可以攀爬在任何一棵树上;当一个姑娘嫁给随便哪个男人,总相信日久生情,世俗之见,如此牢固。...
显示全文
起先以为的是,反正,这个世界上所有抛妻弃子而所谓追逐爱情的人,都像是争着赶着要去赴一场在巴黎的盛会。并已经准备好了刚刚从我的前半生积累的官方吐槽,然而……
       看到后来,知道斯特洛夫生生给自己戴上了一顶原谅帽,并口口声声地说“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觉得,好吧……
       斯特洛夫在得知妻子出轨之后说:“我爱她,远远胜过爱我自己。要我说,爱情中如果考虑自尊,只能说明你更爱自己。不管怎样,一个结了婚的男人爱上了别人,这司空见惯,常常等他的热乎劲儿过了,就又回到妻子身边,而她也接纳他,这种事,谁都觉得很自然。为什么男人可以这样,女人就不行?”可以说是很中正的爱情观了。他宁要嫉妒的煎熬,也不要分离的痛苦。这又是畸形的价值观。所以,在爱情里寻找三观正常这件事真的行得通吗?
       毛姆说,女人心中的爱,往往只是亲昵和安慰,大多数女人都是这种反应。这是一种被动的感情,能够被任何一个人激起,就像藤蔓可以攀爬在任何一棵树上;当一个姑娘嫁给随便哪个男人,总相信日久生情,世俗之见,如此牢固。说到底,这种感情不过是衣食无虞的满足,财产殷实的骄傲,受人爱慕的愉悦,以及家庭圆满的得意;女人赋予这种感情精神层面的价值,只是出于一种无伤大雅的虚荣。但这种感情,在面对激情时往往显得手足无措。
       这倒是让我想到诗经周南里的《樛木》:南有樛木,葛藟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南有樛木,葛藟荒之。乐只君子,福履将之。南有樛木,葛藟萦之。乐只君子,福履成之。讲的也是男女之间,或者更确切来说,是祝贺新婚的赞歌。它也将女子比作葛藟,即藤蔓之类的植物,这种跨越时间和地域的精神遥契真是非常可怕。
       “一个女人可以原谅男人对她的”他说,“但永远不能原谅他对她所做的牺牲。”
       “如果一个女人爱上你,除非拥有了你的灵魂,她才肯罢休。因为她很软弱,控制欲极强,没有什么能让她满足。她心胸狭窄,憎恶她无法掌握的抽象事物。她满脑子现实,嫉妒理想。男人的灵魂在天际游荡,女人却想将它囚禁在自己的账本儿里。你还记得我妻子吗?我发现布兰奇也是一点一点,在玩我妻子的那套把戏。她千方百计布下罗网,就是想捆住我。她想把我拉到她那个水平;她一点儿都不关心我,只想占有我。为了我,她什么事情都愿去做,除了一件,我求之不得:赶紧离开我。”
       "我觉得,有些人,并未生在他们的理想之所。机缘将他们偶然抛入某种环境,他们却始终对心中的故土满怀乡愁;这故乡在哪里,他们并不知道。在他们的出生地,他们是异乡人,从童年时代就熟悉的林荫小巷,或者曾经玩耍过的拥挤街道,只不过是人生旅途中的驿站。他们仿佛身处异地,举目无亲,孤身一人。也许,正是这种陌生感,才让他们远走他乡,去寻找属于他们的永恒居所。或许,某种根深蒂固的返祖现象,让这些游子再次回到他们的祖先在远古时代就已离开的土地。有时候,一个人偶然来到某个地方,他会神秘地感觉,这正是他始终怀想的栖身之所。这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家园,他会在这从未见过的场景中,在他从不认识的人群中定居下来,就好像他生来就熟悉这一切。在这里,他终于有了着落。
       上帝的磨盘转得很慢,但磨得很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亮与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与六便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