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人类简史 9.1分

荒野哥斯拉

弱爆侠

车在高速上穿行,驶出市区,路旁最常见的是两样东西——输电塔和基站树,所谓基站树其实就是伪装成树木的移动通信基站,形状大小千篇一律,如果注意观看就会发现基站树的数量并不比输电塔少,这些怪异的树是移动互联网世界的基石;而输电塔所连接起来的电网,近百年来已经是整个世界的基石。两者都树立于高速公路道旁——公路是构成这个世界的另一大基石。

这是一个时代对峙的绝妙隐喻,像汽车一样不辞辛劳在荒野穿梭的,是电力和信息。在蒸汽机发明之前,荒野是遭人类遗弃的地方,现在我们用这三个巨兽来确保物理空间之间的联系,也树立了人类对荒野的统治。对联系的渴望背后是人类对孤独的恐惧,即使是一群人的生存空间与另一群人的空间断开联系,也让人焦虑不已。这种焦虑不断驱使着人类开拓道路、发明汽车、飞机和航天器,驱使人类挖出煤炭、石油,最后压榨出原子内部的能量。

今天我们认为每个中国人都有权利像美国人一样每年能负担飞行上万公里的费用,等到民用航天发展、可控核聚变技术实现,可能会有其他人认为他们有权利像中国人一样每年能负担往返月球的费用,因为人类的“探索”精神是少数全人类都认可的积极价值,只要客观条件许可,探索没有任...

显示全文

车在高速上穿行,驶出市区,路旁最常见的是两样东西——输电塔和基站树,所谓基站树其实就是伪装成树木的移动通信基站,形状大小千篇一律,如果注意观看就会发现基站树的数量并不比输电塔少,这些怪异的树是移动互联网世界的基石;而输电塔所连接起来的电网,近百年来已经是整个世界的基石。两者都树立于高速公路道旁——公路是构成这个世界的另一大基石。

这是一个时代对峙的绝妙隐喻,像汽车一样不辞辛劳在荒野穿梭的,是电力和信息。在蒸汽机发明之前,荒野是遭人类遗弃的地方,现在我们用这三个巨兽来确保物理空间之间的联系,也树立了人类对荒野的统治。对联系的渴望背后是人类对孤独的恐惧,即使是一群人的生存空间与另一群人的空间断开联系,也让人焦虑不已。这种焦虑不断驱使着人类开拓道路、发明汽车、飞机和航天器,驱使人类挖出煤炭、石油,最后压榨出原子内部的能量。

今天我们认为每个中国人都有权利像美国人一样每年能负担飞行上万公里的费用,等到民用航天发展、可控核聚变技术实现,可能会有其他人认为他们有权利像中国人一样每年能负担往返月球的费用,因为人类的“探索”精神是少数全人类都认可的积极价值,只要客观条件许可,探索没有任何可谴责的。

尼葛洛庞帝说未来应该“移动比特,而不是原子”,高速公路无疑是原子移动的通道,基站树则是比特移动的通道,而输电塔,似乎兼具两者,或者说是两者共同的通道。三者具有同样的视觉特点,就是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无论是充满蒸汽朋克气息的输电塔,还是拙劣模仿树木的移动基站,以及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高速公路,都是人类对自然秀出的充满侵略性的肌肉。

处在互联网时代的前夜,我不禁遐想再过五十年或者一百年,荒野中的这三尊巨兽,会有什么变化?人类社会的演化从19世纪工业化开始突然加速,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其中的加速器无疑是市场和技术,但是人们对这一狂飙突进的目的地看法并不一样。据说互联网将通过改变信息的组织方式彻底改变世界,就像两百年前的蒸汽机让人类掌握了火之外的另一种能源使用方式,一百多年前的电力让能源的体积急剧缩小,一百年前的汽车放大了人的活动半径。更有乐观者认为互联网可以一举解决中国数千年无力摆脱的专制问题。但是《黑镜》揭示了互联网未来黑暗一面的可能性,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是杞人忧天,除非互联网的革命性强大到能改造人性,像半个世纪前共产革命自信可以做到的一样。而且仅从对人类的影响来说,基因技术和人工智能的影响不会低于互联网。

至少现在互联网并未改变人类在物质欲望上的加速度,没人在预期一个清心寡欲的互联网时代,“新零售”之类的物质宣言是中国互联网当今的强势主题。

我所关心的,似乎跟上述三种基础设施都无关——互联网是否意味着人类摆脱物质崇拜的希望?人类的资源消耗者身份是否有望转变?未来的方向除了继续强化人类对自然的力量,互联网有没有提供其他的可能性?

《三体》中最惊世骇俗的观点是环保狂人伊文斯宣称的物种之间是平等的。这种思想不需要等到人类战舰速度达到光速的30%,近两百年的历史已经在酝酿这种思想的基础。从第一次接触到这种思想,我内心人类主体意志高耸的丰碑就在一点点坍塌,如果人类和这个地球上的其他物种是平等的,那么在追逐“伟大复兴”、“数字化生存”之类的梦想时,是不是就应该考虑其他物种的生存状况?必要的时候是不是应该为其他物种放弃梦想?

当然,现在我们连人类内部的平等都尚未实现,遑论物种之间的平等。但这种为人类狂妄降温的想法有助于我们思考人本身的意义。毫无疑问我们处在一个意义稀缺的时代,自宗教退场,大部分人只能从物质和金钱去获取意义,然而相比天上的国,地上的物终究无法提供长期稳定的意义,所以物的升级就不可避免,解决生存需求,然后向高等级身份认同的方向发展。在这个追逐意义的过程中,人类创造了令人叹为观止的物质海洋,今天最普通的一辆汽车,都会让19世纪的人因其高速、耐用和能源利用的高效奉为神物。

然而我始终在想未来的一种可能性,即探索意义的方向由向外转为向内,如果不是重回宗教,这种向内努力的空间和维度何在?在《计算中的上帝》中,索耶设想了一个技术高度发达的文明,全体把意识上传到在地下运行的网络中,放弃肉身,然后摧毁周边星球的所有文明。这当然是一种极为黑暗的未来,但如果抛弃肉身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那么现在物质就失去了意义源泉的地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类简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类简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