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法超越“民主与科学”普适观的本原回归

菟湄
这是一本逻辑清晰,简单易读的育儿书籍。首先它用先破后立的方式,破除我们对于“腹绞通”的大部分片面见解。在百废待兴之际,抛出他“缺失的第四期”的假设并作论证。
      简单割裂的一种方法产不能很好地解决身心综合的第四期问题,于是,作者提出了他的“5S”安抚法。(swaddling,side/stomach,shushing,swinging,sucking)。
      1、 关于蜡烛包
      就如作者所说到的,在育儿观念方面,西方国家在19、20世纪出现了一个断层,很多沿袭已久的育儿习惯都被摒弃,而被摒弃的原因,往往因为一些我们看起来无可反驳的理由——违背人的天性。典型的例子就是对新生儿的包裹。在蒙台梭利《童年的秘密》里有很大的篇幅来批判对新生儿的包裹,认为这种方式限制了孩子的“自由”,扼杀了孩子的“天性”。在我家孩子18天时,我在QQ空间发了一张孩子被包裹着的照片,然后我那学前教育学专业科班出身的室友(她本硕都是这个专业,所以我总觉得自己理亏一些,唉)就摆谱了:“蜡烛包其实不大好哦,限制孩子活动,亲爱的。”害得我顿时感觉矮她一个头。这种观念现在看起来...
显示全文
这是一本逻辑清晰,简单易读的育儿书籍。首先它用先破后立的方式,破除我们对于“腹绞通”的大部分片面见解。在百废待兴之际,抛出他“缺失的第四期”的假设并作论证。
      简单割裂的一种方法产不能很好地解决身心综合的第四期问题,于是,作者提出了他的“5S”安抚法。(swaddling,side/stomach,shushing,swinging,sucking)。
      1、 关于蜡烛包
      就如作者所说到的,在育儿观念方面,西方国家在19、20世纪出现了一个断层,很多沿袭已久的育儿习惯都被摒弃,而被摒弃的原因,往往因为一些我们看起来无可反驳的理由——违背人的天性。典型的例子就是对新生儿的包裹。在蒙台梭利《童年的秘密》里有很大的篇幅来批判对新生儿的包裹,认为这种方式限制了孩子的“自由”,扼杀了孩子的“天性”。在我家孩子18天时,我在QQ空间发了一张孩子被包裹着的照片,然后我那学前教育学专业科班出身的室友(她本硕都是这个专业,所以我总觉得自己理亏一些,唉)就摆谱了:“蜡烛包其实不大好哦,限制孩子活动,亲爱的。”害得我顿时感觉矮她一个头。这种观念现在看起来仍然是无可厚非,但是在实际操作中,有哪个家长不把孩子包裹起来?当我们唤着“板长,板长”(东北话),一边程序式地用方毯子把孩子包成蜡烛包时,孩子会像被蛊惑似地安静,这又如何解释呢?孩子需要的到底是自由,还是爱的束缚?在本书中,作者超越了“民主与科学”的普适价值观(实质上是非常男性化的价值观),实现了对“爱”的需求本原回归。
       当然,作者也说到,包裹不是目的,而是帮助新生儿将注意力集中在后面几个环节中。而且也是有时间限制,在新生儿头三个月内,包裹法还是很有效的。
       2、 关于安抚奶嘴
      安抚奶嘴是否能用,医学界和教育界尚未有明确的定论。明星育儿医生崔玉涛的观点是,安抚奶嘴起码比使用其他安抚物,对牙床的坏影响小一些。而我一直反对使用安抚奶嘴,认为它只是让孩子的负面情绪的“表达”戛然而止,但并没有让孩子学会处理情绪,所以是治标不治本的。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看到有不少家长,长期让孩子叼着安抚奶嘴(或任何一种奶嘴),直至两三岁甚至更大。
      我对书中的观点比较赞同。本书对安抚奶嘴的使用有明确限制——出生后2~3周内避免使用,4、5个月时应该逐渐停用,以免对安抚物产生依恋,以及(我认为的)产生情绪处理的问题。
       3、 关于“有效未必有益”的质疑
      有书评认为:“首先要考虑的是我们的行为是否有利于孩子的成长发育,而不是是否能让孩子安静下来。本书的出发点是让孩子安静下来,其中的方法可能会有一些副作用。”其中,对“症状”与“病因”、“解决问题”与“最终目的”的二元性思考是合理的。就像我对安抚奶嘴的质疑一样。不过正如我前面所说,作者对5S法的使用有着明确的界定,可以说是恰如其分,同时在问答环节也针对父母的顾虑作出了解答,在消除了“症状”的同时也触及到了“病因”。所以我不认为盲目的质疑有什么好处,这种踌躇不前,恰恰是因为我们被已有的观念给绊住了。
       4、 总体评价与不足
       对于这本书,我认为它符合我一贯崇尚的埃里克森的人格发展八阶段理论,孩子在一岁半前,就是建立对这个世界信任与安全感的最关键时期,所以在此期间,按需喂养,用持久并敏感的爱来陪伴孩子的观点,在我看来没有任何毛病。书中说,父母和孩子是共舞的两人,但一定要让幼儿当领舞者,这个比喻也值得我们思考。
       然而,由于这本书仅是科普读物,不是严肃的学术书籍,因此里面的一些论证未必非常严谨。例如对于“白嘈音shushing”方法的提倡,实质上是最具争议的,但作者对于它的起源的猜测(P111),虽然追溯到5万年前的洞穴时代,但他描述的是一位妈妈借鉴了另一位妈妈的经验,发现嘘嘘声能安抚孩子。但另一位妈妈又是怎样发明这一办法的呢?对“缺失的第四期”的假设, 也没有关于晚于预产期出生的孩子这方面的例证。
      另外,我又不得不吐槽一下美国人的历史虚无主义。看美国人的文字、音乐及其他文化载体,总觉得历史沉淀感太少。虽然卡普医生作出了追溯源头的尝试,但让人感觉不扎实,有种投机主义的感觉。虽然卡普医生的语言尚算诙谐,但不深刻,也没有一些跨学科的敏感。在我看来,超越了“民主与科学”的男性普适价值观,打破“自由”、“科学”这些大词,回归到“爱与陪伴”的女性价值观,实质上可以成为当代的女权主义、甚至是后现代文化哲学的一种佐证。
       如果能有配套的教学视频会更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卡普新生儿安抚法的更多书评

推荐卡普新生儿安抚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