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 目送 8.5分

亲情最难

艾玛哀家哎马甲

也许我还不到适当的年纪,还未经历足够多的事情——一些文字,我看得似懂非懂。

但是看到作者照顾母亲,老人会想起或沉浸在过往的事情,我想起我的母亲:被宠得脾气暴躁,无理取闹;可是面对我时,有时却是过分的讨好。

想起小时有记忆时,母亲给我洗澡,调不好水温,我总被水烫到,大喊大叫;即使调好,我也觉得烫。就像作者给母亲洗脚时,她母亲的反应一样。

后来我长大了一个人洗澡,总是把水温调到比“温”烫一点的温度,也明白了为什么母亲那时的举动。也许人的意识越不清晰,对于温度的感知反而越敏感。

几十年后我也会给母亲洗澡,会在他们沉浸在回忆里时轻声抚慰(现在他们在梦里就会梦到和彼此争吵);几十年后,我又该如何以女儿的身份,扮演父母的角色来照顾他们?

那天父母感叹,“不养儿不知父母恩”。

这对于刚成年的我来说,已不早,却还是看不清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目送的更多书评

推荐目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