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永远无法只做对的有逻辑的事

琅嬛阁主
2017-08-08 09:42:36

1

“人类并不是光靠逻辑活在这个世界上。”

那些看似徒劳的所谓无用之事,并不是真的没有意义。

身边常看到这样的故事,陷入绝症的病人,一次次与病魔作斗争,家人砸锅卖铁,也要将他挽留。

少时的我常常不理解。

既然注定是治不好的,为何还要忍受这么多的折磨,就为了寻求那几乎不可能会发生的奇迹。何不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将最想做的事全都做了,尽量让此生不留遗憾,走的时候安安心心。

我钦佩那些病人的顽强与执着,却不能理解他们。

还有他们的家人,明知道这种病是无药可医的,却仍是不断地砸钱进去,四处寻医问药,本来就不宽裕的家庭雪上加霜,最后仍是挽留不住亲人。

我常常将自己代入进去。如果我是病人,大概不会这么顽强,没有这么多与病魔抗争的勇气与心力,而是宁愿体验以前不敢尝试之事,然后在无法忍受病痛时执行安乐死,而不会让家人将更多的钱浪费在救治上。

然而,有些事,没有经历过,即使你再怎么将自己代入进去,大概也不会有刻骨铭心的体会吧。

所以,对于与自己处境不同的人的行为,即使我不认可,也不会对他们肆意评判。

没有人能够置喙别人的人生,哪怕是父母、爱人。

...
显示全文

1

“人类并不是光靠逻辑活在这个世界上。”

那些看似徒劳的所谓无用之事,并不是真的没有意义。

身边常看到这样的故事,陷入绝症的病人,一次次与病魔作斗争,家人砸锅卖铁,也要将他挽留。

少时的我常常不理解。

既然注定是治不好的,为何还要忍受这么多的折磨,就为了寻求那几乎不可能会发生的奇迹。何不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将最想做的事全都做了,尽量让此生不留遗憾,走的时候安安心心。

我钦佩那些病人的顽强与执着,却不能理解他们。

还有他们的家人,明知道这种病是无药可医的,却仍是不断地砸钱进去,四处寻医问药,本来就不宽裕的家庭雪上加霜,最后仍是挽留不住亲人。

我常常将自己代入进去。如果我是病人,大概不会这么顽强,没有这么多与病魔抗争的勇气与心力,而是宁愿体验以前不敢尝试之事,然后在无法忍受病痛时执行安乐死,而不会让家人将更多的钱浪费在救治上。

然而,有些事,没有经历过,即使你再怎么将自己代入进去,大概也不会有刻骨铭心的体会吧。

所以,对于与自己处境不同的人的行为,即使我不认可,也不会对他们肆意评判。

没有人能够置喙别人的人生,哪怕是父母、爱人。

没有什么绝对的对与错,只看你内心认为值不值得。

2

有一段时间,我很沉迷于死亡这样的字眼。

有一部电影叫《死亡诗社》,我觉得将诗社起这个名字的人真是太有才了。

然而,其实我并不懂死亡究竟是什么,又意味着什么。

十八岁前参加的仅有的一次葬礼是一个不认识的远房长辈的,对那次葬礼的印象只有披麻戴孝的长长队伍,小孩子虽然被告诫不许笑,但大都神态轻松,大人也是一脸平静的模样。

还有一次近距离的接触,是在一条船上时,几十米的方向忽然漂过来一个白花花的东西,没等我看清是什么,妈妈立刻遮住我的眼睛。她对此讳莫如深,后来在我不断追问之下,才告诉我那是一具死尸,并勒令我不准再谈此事。

后来,身边也有亲人去世,却总有种不真实感。甚至连眼泪也流不出,让我怀疑自己天生淡漠。

瑞穗落水之后,到底是像木偶人一样活着,还是真的有自己的知觉,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谜。但是,答案其实也并不是那么重要,不是么?

母亲薰子认为她是活着的,那她就是活着的。

其他人认为她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活死人,那在他们眼中,她就是死的。

薰子不能强求他们承认自己的女儿还活着,就像他们也不能逼迫薰子相信女儿的意识和灵魂早已离开这个世界。

有时候,真相是什么,并不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你认为那是什么。

3

将近结尾时,我以为会发生奇迹。

薰子半夜“看见”瑞穗站在床前,我几乎要惊叫起来,以为终于发生了奇迹,母爱唤醒了一个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的人。

这将是一个多么幸福的结局。

然而,并没有。

这或许是一个母亲精神恍惚的梦境,又或许,真的是瑞穗的灵魂有知,前来与母亲告别。谁能说得清呢?死亡之事,本就不可预知。

没有奇迹,有的只是人心中的信念。

即使这信念并不能给你一个期待中的结局。

可是,没有信念,人就无法活着,或者只能浑浑噩噩地活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沉睡的人鱼之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沉睡的人鱼之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