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皮的纳博科夫又一次玩起了文字游戏

脑震荡妞
一如既往,纳博科夫在小说中玩起了他游刃有余的文字游戏。在巴图克格勒,盛行一种文字世界的传染病,文字被疯狂地、不恰当地扭曲了。

英语构成了小说主体,但书中大量涉及法语、拉丁语、日耳曼语、斯拉夫语和杂糅各种语言的作者自造语。人物所说的语言代表了各自的身份背景:法语、拉丁语是精英的语言;德语和杂糅了俄语的作者自造语是士兵的语言。

几乎所有的人名都暗藏深意。独裁领袖巴图克(Paduk)的名字发音近似俄语падать一词,意为“倒塌”,同时发音也近似英语paddock一词,在莎士比亚时代意为“蛤蟆”,见于《哈姆莱特》和《麦克白》,恰好对应了巴图克本人“蛤蟆”的绰号,而且巴图克的确和癞蛤蟆一样丑出天际……

哈姆莱特曾对王后说道,“我不能禁止您不再让那肥猪似的僭王引诱您和他同床,让他拧您的脸,叫您做他的小耗子;我也不能禁止您因为他给了您一两个恶臭的吻,或是用他万恶的手指抚摩您的颈项,就把您所知道的事情一起说了出来,告诉他我实在是装疯,不是真疯。您应该让他知道的;因为哪一个美貌聪明懂事的王后,愿意隐藏着这样重大的消息,不去告诉一只蛤蟆、一只蝙蝠、一只老雄猫知道呢?” (朱生豪译本)

“埃...
显示全文
一如既往,纳博科夫在小说中玩起了他游刃有余的文字游戏。在巴图克格勒,盛行一种文字世界的传染病,文字被疯狂地、不恰当地扭曲了。

英语构成了小说主体,但书中大量涉及法语、拉丁语、日耳曼语、斯拉夫语和杂糅各种语言的作者自造语。人物所说的语言代表了各自的身份背景:法语、拉丁语是精英的语言;德语和杂糅了俄语的作者自造语是士兵的语言。

几乎所有的人名都暗藏深意。独裁领袖巴图克(Paduk)的名字发音近似俄语падать一词,意为“倒塌”,同时发音也近似英语paddock一词,在莎士比亚时代意为“蛤蟆”,见于《哈姆莱特》和《麦克白》,恰好对应了巴图克本人“蛤蟆”的绰号,而且巴图克的确和癞蛤蟆一样丑出天际……

哈姆莱特曾对王后说道,“我不能禁止您不再让那肥猪似的僭王引诱您和他同床,让他拧您的脸,叫您做他的小耗子;我也不能禁止您因为他给了您一两个恶臭的吻,或是用他万恶的手指抚摩您的颈项,就把您所知道的事情一起说了出来,告诉他我实在是装疯,不是真疯。您应该让他知道的;因为哪一个美貌聪明懂事的王后,愿意隐藏着这样重大的消息,不去告诉一只蛤蟆、一只蝙蝠、一只老雄猫知道呢?” (朱生豪译本)

“埃克利斯主义”的创始人司考得玛(Skotoma),其名字源于英语scotoma,意为“盲点、暗点”。数学教授海德龙(Hedron),该词源于英语后缀-hedron,表示“……面体”。另有双关语夹杂回文的调皮玩法,例如第二章中俄语“圆周”(krug)变成了日耳曼语“黄瓜”(gurk),意指主人公亚当•克鲁格(Adam Krug)过桥往返的经历。

此外,纳博科夫还不忘戏谑一笔“哈姆莱特(Hamlet)”,这个名字可以写作Ham-let,意为火腿片,或者是法语Homelette au Lard,意为肥肉片摊鸡蛋。又以“Telemachos”(译注:忒勒玛科斯,希腊神话中的希腊英雄奥德修斯和他妻子珀涅罗珀的儿子)为例,这指的是“来自远方的战斗”—而这恰是哈姆莱特关于战争的想法。"把这个词修剪修剪,拿掉不需要的字母,那些都是次要的补充,然后这个词就变成了'Telmah'。现在,你再倒过去读。这就是一支妙笔与一个胆大无耻的思想私奔的结果,而倒过来的哈姆莱特则成为了尤利西斯的儿子,杀死了他母亲的情人们。"(P110)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庶出的标志的更多书评

推荐庶出的标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