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轻 津轻 8.2分

不似游记,胜是游记

大大
太宰治的作品有浓厚的自传体性质,《津轻》也不例外。这本以游记的性质写出的轻松文字,给读者以感撼与共鸣。
       山是山,水是水,对于故乡,平常人都对之有着魂牵梦绕的情感,毕竟童年的印象是独一无二的,更何况这是第一印象,深刻地伴随着你的记忆直至意识消失。然而,太宰治不惜用痛恨的文字写自己的故乡,将山水之间应有的轻灵都抹去了,任凭读者跟着他的思路去痛恨。他痛恨的其实是父亲与哥哥的势力,这是一种借景寓情的笔法,只不过我们不太习惯而已。
      津轻,位于日本本州岛北端,太宰治在这里度过了他前二十年的人生,他的许多作品都离不开这里。我们知道,太宰治的社会适应能力很弱,三番五次地寻死觅活,家族其实很富裕,也很稳定,他偏不习惯于这种锦衣玉食的生活,要以文学为出路,一抒心中的块垒。然而,文学只能作为手段,不能作为目的,即使你将心中的千般苦、万般恨都挥墨在纸上,对于你的真实人生并不可能有实质性的转变。
      在那二十年的岁月里,“我”只去过金木、五所川原、青森、弘前、浅虫、大鳄等几座城镇,其他的城镇一...
显示全文
太宰治的作品有浓厚的自传体性质,《津轻》也不例外。这本以游记的性质写出的轻松文字,给读者以感撼与共鸣。
       山是山,水是水,对于故乡,平常人都对之有着魂牵梦绕的情感,毕竟童年的印象是独一无二的,更何况这是第一印象,深刻地伴随着你的记忆直至意识消失。然而,太宰治不惜用痛恨的文字写自己的故乡,将山水之间应有的轻灵都抹去了,任凭读者跟着他的思路去痛恨。他痛恨的其实是父亲与哥哥的势力,这是一种借景寓情的笔法,只不过我们不太习惯而已。
      津轻,位于日本本州岛北端,太宰治在这里度过了他前二十年的人生,他的许多作品都离不开这里。我们知道,太宰治的社会适应能力很弱,三番五次地寻死觅活,家族其实很富裕,也很稳定,他偏不习惯于这种锦衣玉食的生活,要以文学为出路,一抒心中的块垒。然而,文学只能作为手段,不能作为目的,即使你将心中的千般苦、万般恨都挥墨在纸上,对于你的真实人生并不可能有实质性的转变。
      在那二十年的岁月里,“我”只去过金木、五所川原、青森、弘前、浅虫、大鳄等几座城镇,其他的城镇一概毫无所闻。我有幸地看了看日本国的地图,“我”所提及的几座城镇都是原生态,那里自然风光独特,人文气息浓厚,所以值得“我”大书特书,而其它没有提及的城镇或许不具有代表性吧。据说,太宰治研究过鲁迅的作品,对鲁迅曾经生活的仙台地区有所考察,他的这种考察对于今日我们研究鲁迅也是颇有贡献的,那篇他传体的小说《惜别》写的不完全是对一个没落帝国弃医从文者的追寻,更是对自我心境的写照与渲染!
     津轻,美还是不美,完全在于心境。作为太宰治心中仅存的光明之地,这儿是美的,他可以诅咒阳光的泼辣,可以中伤月亮的阴晦,甚至将雪写成五颜六色的。这是物质层面的美与丑,作者如果止步于此,这部作品也就能翻翻而已,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太宰治的精明之处,在于将津轻相关的历史典故提炼出来,娓娓向读者道来,让读者身临其境,由此也让非日本国的读者也能从中一窥日本的精华,这是他对日本国的贡献,也是对世界文明的贡献。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津轻的更多书评

推荐津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