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站在更高层次的良知来看王阳明

咯咯狗
我读“王阳明”已经是“今之学者为人”了
读熊逸的《王阳明一切心法》,刚好在自己自我转变和提升的时期,开始实施计划和严格自律。严格的来说么我的自律目前应该把“严格”去掉,自己还远远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应有的安排,也正因为如此,开始实施读书计划的时候,忽然看到躺在书架已久的《王》两本书。于是我动了平常心,想着通过读圣贤书来提升和约束自己,达到更好的自我提升转型,因此果断读了起来,带着一开始的错误翻开了这本引经据典,纵观古今,横贯中西的书。
成功学的当头棒喝
我看书一般不会先看豆瓣的阅读评论,怕左右了自己的思考。但读完书后回来看评论,发现很多读者跟我一样开篇四个字“当头棒喝“。其实之所以被“棒喝”多半因为一开始就带着“功利心”翻看这本书,想从王阳明心学学到成功之捷径。熊先生言辞灼灼,毫不留情面的对此类人也就是我这种类型的读者劈头盖脸的说了一通,让我战战兢兢的跟着他缜密的,洋洋洒洒的40页推理,最后结论——这里没有你要的成功学,甚至对历史的客观性,圣贤理论的现今适应程度都抛出了大大的文化,也看到了自己缘木求鱼的丑陋行径。序言读完,口干舌燥,额头生汗,清了清嗓子,还是继续读吧,...
显示全文
我读“王阳明”已经是“今之学者为人”了
读熊逸的《王阳明一切心法》,刚好在自己自我转变和提升的时期,开始实施计划和严格自律。严格的来说么我的自律目前应该把“严格”去掉,自己还远远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应有的安排,也正因为如此,开始实施读书计划的时候,忽然看到躺在书架已久的《王》两本书。于是我动了平常心,想着通过读圣贤书来提升和约束自己,达到更好的自我提升转型,因此果断读了起来,带着一开始的错误翻开了这本引经据典,纵观古今,横贯中西的书。
成功学的当头棒喝
我看书一般不会先看豆瓣的阅读评论,怕左右了自己的思考。但读完书后回来看评论,发现很多读者跟我一样开篇四个字“当头棒喝“。其实之所以被“棒喝”多半因为一开始就带着“功利心”翻看这本书,想从王阳明心学学到成功之捷径。熊先生言辞灼灼,毫不留情面的对此类人也就是我这种类型的读者劈头盖脸的说了一通,让我战战兢兢的跟着他缜密的,洋洋洒洒的40页推理,最后结论——这里没有你要的成功学,甚至对历史的客观性,圣贤理论的现今适应程度都抛出了大大的文化,也看到了自己缘木求鱼的丑陋行径。序言读完,口干舌燥,额头生汗,清了清嗓子,还是继续读吧,抱着“来都来了”的心态,翻开正文第一篇章“家世”。
等等,作者似乎太死理性派了
    花了两个周的时间,两本书终于读完,返回再重新读了序言,然后又用思维脑图把整篇文章进行了梳理,发现其实作者在整书中引经据典,学贯中西的表现很多时候就是为了证明而证明,缺少了对心学核心的解读,似乎有存心为之之嫌,因为就作者的知识储备和对世事的洞察,按照其对王阳明心学和所谓圣贤理论的部分“证伪”的劲头来进行正向论证估计也能让我等读者心服口服,因此其实就读者的行为思路和逻辑来说值得商榷。
是否能够从更高的层次和角度来看王阳明心学
针对作者对王阳明心学有明显悖论的两点来说:
1、王阳明在巡抚、南、赣、汀、漳平定叛乱的过程中,使用了大量的法家方法,同时奸诈异常,这违背了“良知”的准绳,尤其更儒家君子之行有悖。
2、王阳明在平定了宁王朱宸濠之乱后遭受奸臣作祟的加害,作者对王阳明自身受到的困扰而心神不宁过于强调,即说明王阳明动心,本非心如明镜,同时接受了武宗在一年之后重新撰写捷报,并且识趣的作假了捷报的大不韪行为。
基于自己对本书作者于王阳明整个生命历程的描写,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任何一种学说、理论是可以恒久不变,适应任何时代的,哪怕道德准绳也在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变化,因此不神话心学应该是一个基础。
其次不可否认的是,王阳明通过自身遭遇提炼出来的心学要领我们去学习体会倘若不结合实际便会有隔靴挠痒之嫌。此嫌有二:一是王阳明所有的理论学习总结以及坚定不移的执行来自于自身经历成长、痛苦、狂喜诸多事件之后才能体悟,也才能坚信,这其实也是作者所说自信的重要性,但其实如若没有自身亲切体会或验证,人的自信不会莫名其妙坚定的。二是王阳明在遭遇了一些列起起伏伏之后,如若没有从小饱读诗书,求学问道,勤奋努力到甚至有些癫狂,比如新婚之夜却落跑求道,一般人是很难做到的,这些行为也为王阳明的知识储备也就是知行合一的知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因此也才能在遭遇中提炼出行事之道。
所以其实不论学不学王阳明,个人的努力和基础知识以及认知水平的提升是一切的前提。这其实也可以解读有的人认知水平中对于随地吐痰是没有不道德的概念的,因此也就不觉得随地吐痰是不道德的行为。其二,所有的理论,习得归习得,还得练,也就是练习才能让知行合一,也才能真正学的王阳明的心学要领,倘若上述两点真的能够达到,又岂不是成功学呢?
扯远了,其实在做了上述两点的分析之后,其实更坚定了自己对于心学了解学习的信心,虽然也侧面证明了以功利心来学习王阳明心学是能学到东西的。我们回到两个悖论来看。历史的分析,尤其对人心境、思考、行为表现的分析最合理的是能够站在事发当下来就事论事,其实作者在这个环节做的挺好,当然不是作者时空穿梭到此情此景去体悟王阳明的所作所为,而是作者通过类似的事件,类似的场景来横向论证,对于爱总结,爱找规律的我等读者来说是很受用的。但是有个问题,倘若王阳明的所思所行可以用横向的人物和心境来分析和推理的话,那么历史岂不是少了很多光彩,那岂不是忽视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和历史的丰富多彩的维度。因此我们看待上面两个悖论不妨抛开作者纵向历史场景的同类推理,我们以更高层次的视觉往下看:
第一个问题:王阳明作为儒生为什么能够在叛匪的评定中无所不用其极的使用各种奸诈手段?其实我们就以心即理来考虑(这里需要交代一个心学的重点,其实王阳明在后期与弟子讲学中一再强调不能拘泥与先前圣贤之理,而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按照自己的良知来进行判断。)因此,从更高的角度来看,王阳明对叛乱能越快、越少打扰民生、死的人越少就是最大的良知,当然这个需要站在当时的情景考虑,叛匪扰民忧国是即成事实,朝廷派遣王阳明平定也是既成事实,同时即使王阳明守住圣贤知名不愿做此等不能两全之事,朝廷也一样会再派其他官吏进行镇压,流血冲突避免不了。因此当下就是尽快、尽好的解决叛乱,再这种前提之下业务在乎奸诈油滑之手段了。
同样,在平定朱宸濠之乱后,所遭遇的一切,以及违心撰写假捷报一事,其实书中对于王阳明的诗集描述也能看出。王阳明最担心的是叛乱之后皇帝玩闹出征的事情会给黎民百姓带来更大的困扰和痛苦,因此在这个大的目标前提之下,王阳明去撰写假捷报让皇帝尽快班师回朝应该是仁义之举。因此其实如果盯着小的良知来看,王阳明未必成功按照其所述良知行事,但其实未必,“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能够写出此诗的王阳明,应该能够站在更大的维度、以更大的良知来权衡做事的准则和方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王阳明:一切心法的更多书评

推荐王阳明:一切心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