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疗法基础与应用(第二版)》读后感 ----回避还是暴露?拒绝还是接受?

Dick_Zhao
《认知疗法基础与应用(第二版)》读后感
----回避还是暴露?拒绝还是接受?


原著:【美】Judith S.Beck
翻译:张怡 孙凌 王辰怡等
审校:王建平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2013年6月第一版


Emdr与exposure
自动思维与无意识、潜意识
书中提到 “自动思维是个体思想中实实在在涌现的词或想象画面(意象),具有情景相关性,并可能认为是认知中最表浅的部分。”(p40)想象画面(本书中有一章详细介绍了意象,为什么要单独列出一章来呢?本质应该是归属于自动思维的一种形式),这通常是emdr中被标的项的,也就是说自动思维=标的项?这似乎进一步核实了在《心理创伤的治疗指南》中声称emdr是另外的一种cbt疗法,只是换了另外一个瓶子。看来真的彼此之间有巨大的重叠的地方。在这里可以整合到,cbt不断地识别评估自动化思维、中间信念、核心信念,等同于emdr不断地识别、寻找标的项、标准记忆,等同于动力性疗法不断地寻找无意识的流露。何等的相似,至于现实的工作而言,我所在意的即刻需要处理的地方是什么?很清晰的是,上一刻来访者的浮现的无意识、自动化思维、记忆经历画面(经典的cbt提问:上一刻你大脑在想什么?)。想到这一点...
显示全文
《认知疗法基础与应用(第二版)》读后感
----回避还是暴露?拒绝还是接受?


原著:【美】Judith S.Beck
翻译:张怡 孙凌 王辰怡等
审校:王建平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2013年6月第一版


Emdr与exposure
自动思维与无意识、潜意识
书中提到 “自动思维是个体思想中实实在在涌现的词或想象画面(意象),具有情景相关性,并可能认为是认知中最表浅的部分。”(p40)想象画面(本书中有一章详细介绍了意象,为什么要单独列出一章来呢?本质应该是归属于自动思维的一种形式),这通常是emdr中被标的项的,也就是说自动思维=标的项?这似乎进一步核实了在《心理创伤的治疗指南》中声称emdr是另外的一种cbt疗法,只是换了另外一个瓶子。看来真的彼此之间有巨大的重叠的地方。在这里可以整合到,cbt不断地识别评估自动化思维、中间信念、核心信念,等同于emdr不断地识别、寻找标的项、标准记忆,等同于动力性疗法不断地寻找无意识的流露。何等的相似,至于现实的工作而言,我所在意的即刻需要处理的地方是什么?很清晰的是,上一刻来访者的浮现的无意识、自动化思维、记忆经历画面(经典的cbt提问:上一刻你大脑在想什么?)。想到这一点,那么我们的整个治疗的过程,将会变得简单起来。
这里面的自动化思维是最表层,之于中间信念,核心信念而言。同理的是emdr的标的项也是按照年龄回溯的时间段来区分那些更为核心的,首要处理的标的项。同理的是动力性疗法中的无意识,根据层次分,还可以分为前意识,潜意识。这样很清晰的是,我们在整合式使用的时候,或者说无所不能包括的,实用至上的治疗处理来访者的时候,首要处理的是自动思维,最近的标的项,反复出现前意识,等待一个个处理完善之后,为了更彻底治疗,为了防止复发,我等理应是进一步深入地,渐进地处理那些中间信念、核心信念、最早的标准记忆、底层无意识。
想象画面=意象=思维最表层=自动思维,那么所谓的王建军的意象疗法,是不是就是指,他主要处理的是思维的最表层的疗法?
还有很多有趣的发现
自动思维—中间信念—核心信念
客体—自体客体—自体
这是cbt与自体心理学的一个让人觉得类似的地方,是无意识、自动思维让我想到的,到底背后,更中间、核心的信念是指代我的什么呢?

越深入地看待这本书,就越发现,为什么我一开始不看这本书呢?这就是我刚才的自动化思维吗?毫不察觉地否定、贬低自己?但是这里面还是掩饰不了,我刻意讨好作者的敬意,而这里面的核心信念是,我越是高大上地崇拜这本书,就是越意味着,作者会更加看重我?这样的背后的无意识、内隐学习过程,是真的需要处理的吗?我不太愿意,似乎这些是好的、积极的核心信念(但似乎本书中,默认的需要处理的核心信念必须是负性的)。
这个认知概念的应用,我非常轻松容易就可以近乎完美地解释自己的任一时刻的感受想法、情绪、行为。所有,统统都得到一个非常具有操作性的解释。我的无意识,自动化,就是如此。这个循证的,严密的理论真的不错。简单的是:情景—自动思维—反应(情绪行为生理反应)。这是在情景、刺激—反应的行为学的基础上再增加一个中间桥梁。为了更好地解释更复杂的事件,书中的p42,继续增加一些系数:一个前置的核心信念、中间信念,用以一个广阔的背景来解释为什么不同的人出于同一个情景刺激之下,得到的情绪行为生理反应会不同。根据这一系列的变化、进化。从最初的刺激—反应,不断地添加必要的“系数”的话,我们必定可以解释到各种各样的行为,预测到各种各样的行为反应。如果还有什么行为情绪身体反应,我们现在无法预测,那么也只是我们还没有在刺激—反应中添加到合适的、必要的“系数”而已。这种还原论的方法学,真的很适合科学研究。我正向的自动化思维是,刚才,我又找到一个强力的理论技术。
事实上,除了这个解释的模型之外,更重要的是,干预模型呢?是如下吗:监控,假设性思维,苏氏提问,暴露,角色扮演,连续体,完成它•••••不知道在王建平审校的Balow的《情绪障碍的跨诊断治疗统一方案》里面是否有答案?

自认为进入这个心理咨询行业有5年,但不太愿意承认的是自己仍然是一个新手,尤其在阅读学习这本书之后,觉得以前的所学的都是**,这又是一种很典型的灾难化想法,类似自贬,但这个不重要,因为没有唤起特殊的感受,情绪。这个世界太大,而现在我才真正地发现可以有一种类似于拥有用药治疗般疗效的谈话方式。Cbt这书所提供的结构化,或者去暨南大学向王建平学习的cbt疗法中所体现的结构化,正是现阶段我所认为最有价值的东西。那种动力式,过于松散,过于哲学化的方式,有些让我受不了,无处着力的感受,这让我想起徐钧先生关于开始学习自体心理学的说法—无处着力。这也是真的体会到cbt的有力之处,同时要求治疗师需要更好地理解,掌握整个谈话式治疗的结构化,概念化。这也意味像cbt这种十分具体的治疗方式,显然需要一个非常具体的评估诊断,例如dsm-Ⅴ,icd-10,ccmd-3的系统作为支撑,一旦我们十分有信心地确定来访者的问题所在的时候,将就是我们大展cbt高效的时候,对于不擅长评估,诊断的老师心理咨询师,这恐怕是一道屏障,虽然可以逾越,但这种cbt式疗法,恐怕不是他们的首选,刚好他们拥有“去标签化”的社会心理学运动思潮,他们怎么可能不首先使用动力学的方法呢?这是必须的,在cbt或短程动力学疗法纳入到医保之前,如果按照美国的趋势,只有实证疗效,循证依据的cbt类疗法才有医保,以后中国也将会是结构化疗法的天下吧。
很奇怪,关于这本cbt书,我很少有内心情绪的唤起,因为太过于具体实用,而我在追寻哲学与艺术?结构化的,循序渐进的,不需要对于不确定的焦虑的,没有了太多的唤起,这难道不好吗?
似乎按照书名,认知疗法毫无疑问已包括了行为疗法,是一个完全整合式,结构化,易操作的治疗方法,书中有一部分都已了解,例如箭头向下,苏氏辩论,辩证式辩论法,强化的概念,这些都十分耳熟能详,而自动思维,中间信念,核心信念,倒是不熟悉。

关于王建平培训讲到的exposure,向下,现实,内感,记忆,叙事暴露,比较好地补充了自己的知识缺陷,这对自己应该比较有价值的,还差了练习。认知干预,情绪加工=行为exposure,但暴露的毫无疑问是一种痛苦不良的情绪,要想获得好的结果,就必需经历那一种“情绪”的煎熬,这是一个代价,不可脱离的,不可回避的。回避正是焦虑类症状的核心特征之一。
  可能我其实更为主要的不良核心信念,我以为在于可爱,关爱,这和抛弃,忽视,Ⅱ型创伤相关,知道我的核心信念,只是第一步,面对,回应它,却有极度困难,先从自动思维,中间信念入手,那么就从不良思维监控表开始,所以我以为监控、监测,是cbt里面区别其他疗法最为典型的特征。监控这个名词,应该之于动力疗法的自由联想的地位,另除了监控外,假设思维模式又是另一cbt独有的特征,监控,用于发现,评估问题,而假设性思维模式,用于面质问题,解决问题,所以我们从方法论来看待cbt的话,应该是监控+假设性思维模式?从技术层面,则是exposure,desensitization,relax,role play,PMR,mindfulness

眼动,tices,还有思维记录表,还有pmr,还有冥想,还有的是一种,今年最为关键的,源自于exposure的思维,不要回避,拒绝安全行为,防止隐蔽回避:直视,不笑,详细,不要自愿,渐渐地一切似乎进入可控制的范围,应该说上前2年是emdr,pmr,mindfulness,trance state,今年是exposure。在不断地进化,加速之中。上过王建平的某一节课,可能很有价值,让我突然之间意识到自己好像是SAD患者,然后似乎exposure是一个应对SAD最为实用,高效的东西,这个有针对性exposure,似乎又不同于pmr,trance state的东西,接近emdr脱敏,但又似乎差异,这个模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回避还是暴露,拒绝还是接受?
   Exposure,这其实更是一个行为的方法,而只不过我在cbt的学习过程中学习、理解到exposure的价值所在,它在某种程度弥补了我之前一直缺乏的某种心理治疗的东西?我是如此以为,exposure包含了如此的一种现象学,方法论。那就是主动接受的态度,极尽之后的耗竭。古语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种朴素的想象中,就是包含了至今,我以为最为有效的治疗含义:exposure。这么多年来为什么还是没有突破这种古老的技术瓶颈呢?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反正,现在最为有效的是,就是exposure。很奇怪的是,一般人焦虑,担心,紧张的时候,似乎会下意识地,自动化地躲避这个感受,这种非常浪费精神的感受,似乎真的不受欢迎,但是这在进化的道路中,又有着实用的价值,又是不可或缺的。只是有时候我们把这种生理反应,灾难化。问题不在于这里,而是在于我们把紧张,担心,焦虑过度化之后,为什么不是使用压抑,逃避来解决掉所有呢?其实似乎压抑,逃避也是有一定效果的。那么为什么在焦虑担心不安的极大程度的时候,我们似乎只可以使用exposure?那么是不是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轻度的担心焦虑不安,我们可以使用压抑、回避策略;而重度的担心焦虑不安,我们则要使用exposure。这样似乎很好,很对称,很强迫。但这又是意味着什么呢?轻度--回避=拒绝,而重度--exposure=接受?为什么接受有效呢?因为有些东西,例如死亡,战争,破坏等等不好的东西也是正常生活的一部分,我们是不可以拒绝的,如果违法自然,那么必将承受自然的巨大威力。人从来在大自然面前,都是不堪一击。除非我们也接受成为自然的一部分?至于实际的治疗而言,内心的感受,是拒绝呢?还是接受呢?似乎这些感受,不良的情绪本来就是自身的一部分,我们真的可以拒绝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话,我们就只能接受这些东西,无论是多么的丑陋,邪恶,无论是如何的不堪。我们其实没有办法拒绝自己的感受,体验,情绪,思维的。接受有时候是一剂良药吗?

Dick_Zhao
20170807
佛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认知疗法基础与应用的更多书评

推荐认知疗法基础与应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