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我们 8.4分

地上的乐园——读《我们》

望月听雪
2017-08-07 22:57:11
《我们》封面
《我们》封面

文/Pauty Sheo
       世界上有两个乐园——没有自由的幸福,和没有幸福的自由。

       人心的天平在权衡自由和幸福时,往往摇摆不定。失去了自由的所谓纯粹“幸福”,是否还具有它本来的意义?反之,为自由赴汤蹈火之时,还会有幸福的存在?
       我想,反乌托邦系列的作品一直在影射这些问题,却从未明确地回答过这些问题。显而易见的是,只有当自由与幸福的天平彻底平衡之时,人类才能找到地上的乐园。自由与幸福平衡的倾覆,终会招致理性的缺失和迷茫的空洞。
       在大一统国中,施恩主是至高无上有如上帝的存在,一副铁掌,象征着坚如磐石的权力制裁与生杀大权。这样的统治打着“统一”、“先进”、“理性”的旗号,现实却不尽





...
显示全文
《我们》封面
《我们》封面

文/Pauty Sheo
       世界上有两个乐园——没有自由的幸福,和没有幸福的自由。

       人心的天平在权衡自由和幸福时,往往摇摆不定。失去了自由的所谓纯粹“幸福”,是否还具有它本来的意义?反之,为自由赴汤蹈火之时,还会有幸福的存在?
       我想,反乌托邦系列的作品一直在影射这些问题,却从未明确地回答过这些问题。显而易见的是,只有当自由与幸福的天平彻底平衡之时,人类才能找到地上的乐园。自由与幸福平衡的倾覆,终会招致理性的缺失和迷茫的空洞。
       在大一统国中,施恩主是至高无上有如上帝的存在,一副铁掌,象征着坚如磐石的权力制裁与生杀大权。这样的统治打着“统一”、“先进”、“理性”的旗号,现实却不尽如此。在结尾处,施恩主对一切的解释是这样的:“对于人类的真正的代数上的爱就是这份爱的残酷——而残酷正是真理的必然标志,就像燃烧是火的必然标志一样。人们从小就祈求、梦想、渴望着的是什么呢?不就是想有人直接告诉他们,幸福是什么,然后用锁链把他们和这幸福牢牢地绑在一起。”
       一统国外部草木遍地、莺雀成群的世界被绿色巨墙牢牢阻隔在外,巨墙之内,是透明真空的玻璃世界,没有隐私,没有个性,自由成了下水道里的老鼠无处可寻。真理被乌云笼罩,于是人们义无反顾地追随光明的化身施恩主而去,去完成那个属于集体的闪亮亮而恐怖的殖民理想。
       Д-503的思想总是随着I-330脸上的未知数“X”在自由与幸福之间沉浮。他对她的倾慕让“自由”得以破开天空一角,也让他有幸对墙外世界惊鸿一瞥。但是自由的思想并未根深蒂固,他在革命欲来之际也踌躇不前,苦苦思索:“谁是‘我们’,谁又是‘他们’呢?”
       革命的微薄力量在护卫局的镇压之下犹如螳臂当车般不堪一击。Д-503被手术改造,I-330被酷刑折磨,故事惨淡收场,留下一个没有自由徒有虚假幸福的荒蛮世界继续它的永恒。
对自由与幸福的思考并未就此停止,每一部反乌托邦小说都是对当代人的一声长鸣的警笛。它们看似抽象至极、疯魔成性、危言耸听,但又何尝不是对社会现实的放大化?柴静在《看见》里写道:“就像叶子从痛苦的蜷缩中要用力舒展一样,人也要从不假思索的蒙昧里挣脱,这才是活着。”每一枚硬币都有两面,且两面都同样得不可忽视。潜心观察一下硬币的背面吧,你会发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圣经·旧约》中美丽的伊甸园就像是自由与幸福的来源地。但丁的《神曲》中对这座地上的乐园又有这样的描述:
你想听我说明:何时上帝
把我放到那座精美的花园里,
那里,人类之根是天真无邪;
那里,一切果实应有尽有,春天永存,
那里的水也是人人称道的美酒香醇。
正是在那里,这一位把你安置在如此漫长的阶梯,
在我眼中,这座花园令人心悦究竟有多久,
上帝雷霆大发的真正原因为何,
我所使用和创造的语言又是什么。
现在,我的孩子,偷尝树果本身
并非遭到如此长久的放逐的起因,
而唯一的起因则在于超越限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