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9.0分

捕捉真实而准确的感受

林活泼泼地

从小到大,但凡有点儿记忆的电影,我都在豆瓣里做了标注,算起也有一千两百多部了。当然是无法与专业的电影从业者相比较的。只是到了现在,也会想要去比较和甄别,思考什么样的电影才是一部好的作品。越是接触到电影文化的一些东西,越是发现人们对真正的大师有一种信仰般的痴迷和疯狂。英格玛褒曼,费里尼,塔可夫斯基,你看,如今我一个外行也可以轻松说出欧洲电影“圣三位一体”的名字了。当然此刻的重点是,若是有所亵渎,还希望那些信徒们能暂且忍下我这个无知者的絮絮叨叨。同时也希望其他如我一般的外行人士,不会因为我提及了各位电影大师的名字,而认为我是装逼。唯如此,我才可以安抚自己说,没事儿,就聊聊安德烈·塔可夫斯基吧。

认真说起来,似乎还不到聊塔可夫斯基的时候,毕竟没看过他太多的电影作品,所有关于他的传说,都是别人说给我听的。关于他的电影,我也直到最近才看了《乡愁》和《伊万的童年》。所以我并不打算聊他的电影,而是想说说他的那本书《雕刻时光》,尽管这仍然需要一些勇气。

曾几何时,我热衷于对事物做出主观评价,这于我而言是一种锻炼独立思考能力的方式。而诸多可供评价的事物之中,电影是一个非常好的对象...

显示全文

从小到大,但凡有点儿记忆的电影,我都在豆瓣里做了标注,算起也有一千两百多部了。当然是无法与专业的电影从业者相比较的。只是到了现在,也会想要去比较和甄别,思考什么样的电影才是一部好的作品。越是接触到电影文化的一些东西,越是发现人们对真正的大师有一种信仰般的痴迷和疯狂。英格玛褒曼,费里尼,塔可夫斯基,你看,如今我一个外行也可以轻松说出欧洲电影“圣三位一体”的名字了。当然此刻的重点是,若是有所亵渎,还希望那些信徒们能暂且忍下我这个无知者的絮絮叨叨。同时也希望其他如我一般的外行人士,不会因为我提及了各位电影大师的名字,而认为我是装逼。唯如此,我才可以安抚自己说,没事儿,就聊聊安德烈·塔可夫斯基吧。

认真说起来,似乎还不到聊塔可夫斯基的时候,毕竟没看过他太多的电影作品,所有关于他的传说,都是别人说给我听的。关于他的电影,我也直到最近才看了《乡愁》和《伊万的童年》。所以我并不打算聊他的电影,而是想说说他的那本书《雕刻时光》,尽管这仍然需要一些勇气。

曾几何时,我热衷于对事物做出主观评价,这于我而言是一种锻炼独立思考能力的方式。而诸多可供评价的事物之中,电影是一个非常好的对象。比之于社会生态现象,我无需具备社会伦理政治知识,也无须做出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的姿态,更不用被迫站上道德制高点。电影可以是任人评价的,而评价者的风险也是最小的。同时,因为电影里有文学,有美术,有音乐,有时间与空间的变幻,所以可供的谈资也异常的丰富。看过一部电影之后,我就认真地思索起来。

“赶紧想啊,要不然怎么能说自己看过这部电影呢”;“一点儿也不好看,简直浪费时间”;“哇这也太棒了吧!”“什么,原来还有这种拍法,真是长见识”;“啊我刚刚错过了什么”。经过一番思考,我郑重地为这部电影打上评分。“痛苦到难以忍受”一颗星,“这么差劲谁要看啊”两颗星,“还行吧打发下时间”三颗星,“有点儿意思啊哈哈哈”四颗星,“哇真是厉害”五颗星。

如此我做下来了记录,有时给出简单的评语。然而现在看来,这些想法更像是冰山露出水面的部分,简单,直接,却表达不出完整的感受。对于那些为之欢呼雀跃或者扼腕沉思的作品,我大概隐隐知道自己被打动了,却不知道是哪一部分。混沌的潜意识里有一片云是闪亮的,却不可捕捉。其实不仅仅只是电影,我认为所有优秀的艺术呈现,都具备这种深刻的特质,能够以闪电般的路径劈进人类的意识海洋,直达基因深处的靶位。而这种精准却不易被人察觉,颤栗的快感扩散成一种模糊的快乐。

所以为什么我会聊塔可夫斯基呢?

在《雕刻时光》这本书里,我接受到关于光影的最重要两个信息。对于创作者来说,一定是以诚挚的精确来反映真实的。同时,在整个创作过程中,需要倾注自己的感情。我不是一个导演,也不是一个演员,所以我不知道何为诚挚的精确,又如何在电影艺术中反映真实。但我确实是一个实实在在存在的鲜活的人,所以我相信自己是能感受诚意的。我不需要别人告诉我“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我自己能从作品中发现到,或许只是一个细节,一个场景,一段对话,熨帖而顺畅,就足够展现自己的诚意与善良了;关于另一点,虽然存在一些单纯炫耀技法的人,但有人可能会反驳,哪个导演不是倾注自己的感情呢?没错,导演恨不得把所有的点都呈现给你。可是我们真的需要那种一厢情愿的感情宣泄吗?我们并未忘恩负义的人,但我们也只会选择与自己有益有趣的那部分。真正的表达,一定是由此及彼的相互认同啊。

所以塔可夫斯基为我提供了两个很好的标准去重新审视电影。甚至,在这本《雕刻时光》里,他一方面在区别电影与其他艺术的不同,另一方面又在为我们找到所有艺术的真正核心价值。 也就是说,不仅仅只是电影作品,所有的艺术作品,我们都可以让其映射在内心之后,尽可能地捕捉自己最真实而准确的感受。如此,我们才算是做到了对自己的坦诚,并了解了自己真正的需求。而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我们自然也就不会对外界的不同言论有困惑或者不解了,他们成了某种幻象。

所以为什么我会聊塔可夫斯基?在这个时代,我们需要的,真的只是能够仅仅对电影,对艺术做出准确而独到的判断而已吗?塔可夫斯基的意义仅仅只是作为一种标杆而存在吗?说到这儿,或许我应该停住了,这何尝不是一个多说无益的时代呢?想想《乡愁》里的“疯老头”多米尼克吧,他自焚前的那场演讲说的是什么来着?

“我们必须返回到我们误入歧途的转折点,我们必须回到生命的根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雕刻时光的更多书评

推荐雕刻时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