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写作指南

强读之齿

最近笔者遇到了写作生涯的瓶颈,有些报告的需要我写上页数,而我一个心直口快又很高冷的人,觉得任何超过一页纸才能说清楚的观点其废话含量肯定是超标的。生活所迫,我也不得不把短话长说。为了把自己训练成一个能够把一句话掰碎成三段话说而且还不会令人感到不知所云的职业废话写手,我阅读了无数武林前辈推荐的江湖秘籍《金字塔原理》。

作者芭芭拉原是McKinsey的咨询师,她发现很多刚入行的小朋友甚至混了几年的老鸟在写作有逻辑的报告公文上绞尽脑汁,但是仍然不得要领。她善心大发,集自己写作经验的大成写就这本实用性极强的指南书,“手把手教你写报告(feihua)”。

简单概括,人脑的记忆容量有限,据说一次最多只能记住7组事物,回想之前我背历史或者地理的要点的时候,老师说:“这道题的答案可以分为5个要点来答,1)XXX;2)YYY;3)ZZZzzzzzzzzzzzz。”对这就是我这个理科生的真实写照,所以我希望我写出来的废话最起码要让人能不困地读下去。为解决要点列举带来的催眠效应,作者推荐我们把观点/要点分组。

接下来你肯定想问,要如何分组?作者说,找要点间的共同点。这就牵扯出两种总括式的逻辑思维方法,演绎法和归纳法。简言之,演绎...

显示全文

最近笔者遇到了写作生涯的瓶颈,有些报告的需要我写上页数,而我一个心直口快又很高冷的人,觉得任何超过一页纸才能说清楚的观点其废话含量肯定是超标的。生活所迫,我也不得不把短话长说。为了把自己训练成一个能够把一句话掰碎成三段话说而且还不会令人感到不知所云的职业废话写手,我阅读了无数武林前辈推荐的江湖秘籍《金字塔原理》。

作者芭芭拉原是McKinsey的咨询师,她发现很多刚入行的小朋友甚至混了几年的老鸟在写作有逻辑的报告公文上绞尽脑汁,但是仍然不得要领。她善心大发,集自己写作经验的大成写就这本实用性极强的指南书,“手把手教你写报告(feihua)”。

简单概括,人脑的记忆容量有限,据说一次最多只能记住7组事物,回想之前我背历史或者地理的要点的时候,老师说:“这道题的答案可以分为5个要点来答,1)XXX;2)YYY;3)ZZZzzzzzzzzzzzz。”对这就是我这个理科生的真实写照,所以我希望我写出来的废话最起码要让人能不困地读下去。为解决要点列举带来的催眠效应,作者推荐我们把观点/要点分组。

接下来你肯定想问,要如何分组?作者说,找要点间的共同点。这就牵扯出两种总括式的逻辑思维方法,演绎法和归纳法。简言之,演绎法就是一个标准的数学证明题过程:猫讨厌人类(大命题)——我是人类(满足条件)——猫讨厌我(演绎法的结论)。归纳法就是主谓宾任一成分的提炼:1)美帝到了塞纳河畔;2)日不落帝国到达了塞纳河畔;3)德意志宾团也到达了塞纳河畔——帝国主义列强都到了塞纳河畔(提炼主语共同点)。

到这里,你已经具备了搭建小金字塔的能力,一篇文章就是由数个小金字塔组成的大金字塔,你可以想象这是一个二叉树过程,但是它并不随机,它是你思考的结果。你可以自上而下构建,也可以自下而上构建,取决于你对行文整体框架的把握。

典型的方法是自上而下构建,作者推荐我们在写作之前想一个序言,这个序言包括了背景、冲突和引出的疑问。这是一个自然的引导过程,让读者在这一层级的疑问在下一层级得到解答,让他觉得作者像是在为他写作,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逻辑方法。(其实我刚才也有小小试用一下)

到此,我已经把金字塔原理的说了个大概,我想歌颂它的原因是,它真的在写报告的时候让我提速很多。比如我想写“A—C”,我在它的下级观点里面就可以叙述“A—B—C”,类似这样的逻辑构成方式让我不再苦恼如何有逻辑地堆砌“废话”。我的写作焦虑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但是要强调的点是,逻辑只是50%,只有你对要叙述的事情有足够了解(数据搜集详实、有清晰的观点等)的时候,“废话”写作才能顺畅进行。

不说了,我去找数据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金字塔原理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字塔原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