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中国学校建筑中的“全景敞视”——以我的两所母校为例

修遠

当我看到“全景敞视主义”一章,我突然想到了我的初中和高中教室,它们具有惊人的相似性。可惜没有找到图片。

郑州七中的老教学楼(现已拆除改建)教室是双侧式的,也就是走廊两侧都有教室,而郑外的南教学楼是单侧教室的(直到西侧建了配楼做英语小教室用)。但是这两所学校的教室都有一个特点:走廊一侧的墙上的窗皆为高窗,前后铁门在离地面约一点六米处有玻璃窗。

高窗的作用在于不让教室内学生看到走廊上情况,却又为了通风等缘故没有设计成全封闭式墙面。窗大约高两米,需要踩着板凳或者桌子才能将其推开。这就保证了在上课和上自习期间,学生的注意力只可能有三个点:老师(讲台),自己,另一侧的窗户。但因为另一侧的窗外都是树,除非是一楼(而一楼的防盗网又常常阻断视线),或者坐在窗边,学生基本只能看到树,这侧窗户的吸引力相对降低。学生要么听讲,要么专注自己——这些建筑只给了他们两种选择,而教师由于站在讲台上,又能很清楚地看到学生的眼神以及动作,从而实行管理。

但关键的规训权力掌握者并非是讲台上的教师,而是门上玻璃窗背后的人——班主任、年级长、教导主任。边沁所提出的全景敞视建筑为环形,中...

显示全文

当我看到“全景敞视主义”一章,我突然想到了我的初中和高中教室,它们具有惊人的相似性。可惜没有找到图片。

郑州七中的老教学楼(现已拆除改建)教室是双侧式的,也就是走廊两侧都有教室,而郑外的南教学楼是单侧教室的(直到西侧建了配楼做英语小教室用)。但是这两所学校的教室都有一个特点:走廊一侧的墙上的窗皆为高窗,前后铁门在离地面约一点六米处有玻璃窗。

高窗的作用在于不让教室内学生看到走廊上情况,却又为了通风等缘故没有设计成全封闭式墙面。窗大约高两米,需要踩着板凳或者桌子才能将其推开。这就保证了在上课和上自习期间,学生的注意力只可能有三个点:老师(讲台),自己,另一侧的窗户。但因为另一侧的窗外都是树,除非是一楼(而一楼的防盗网又常常阻断视线),或者坐在窗边,学生基本只能看到树,这侧窗户的吸引力相对降低。学生要么听讲,要么专注自己——这些建筑只给了他们两种选择,而教师由于站在讲台上,又能很清楚地看到学生的眼神以及动作,从而实行管理。

但关键的规训权力掌握者并非是讲台上的教师,而是门上玻璃窗背后的人——班主任、年级长、教导主任。边沁所提出的全景敞视建筑为环形,中心为瞭望塔,塔中监督者可观察每一位囚禁者,而囚禁者不只监督者何时在看自己,在横向上,囚犯被隔离,降低串通的危险。中学教室并非严格全景敞视式建筑,但从效果而言,有所借鉴。我清楚地记得高中时班主任严令禁止同学以任何方式堵上前后门的玻璃窗,一位在周末这么做的学生受到了惩罚。玻璃窗应该永远打开,为班主任、年级长、教导主任提供便利。学生永远无法预知何时玻璃窗处会出现一张凝视的脸,同全景敞视建筑一样,这是一种效率很高的监督方式,要“干坏事”的学生要时刻保持警惕——不然就可能被没收手机、通报批评……但铁门上窗户的高度和狭小性又决定了这是一种单向的“看”,学生既不能看走廊上发生的事情,也不能看到正在走来的班主任,更不能回头,在有些省份的有些学校,听说听到门响抬头都是违纪的。

而操场,也是一个变异的全景敞视建筑。设计操场的人大概没想到这一点。在一天的固定时间,全校学生会被集合在操场上进行跑操,他们需要以班级为单位,步伐整齐,口号响亮。操场内圈站着各班班主任和学生会的纪律检查者,后者会对各班表现进行打分——他们是效率较低的监督者。跑操者看得到检查者的位置,可以较为及时做出调整,但大部队总是不太好调整,唯一的办法就是全程按照规矩跑。

当我回忆这些,我觉得毛骨悚然。我听过很多描述“衡中”应试牢笼的话,但是他们的学生却通通否认,不以为惨,原来我所以为自己开放、包容、有视野的母校在建筑设计上也是以“规训”为目的的,而我在短时间内同样没有意识到不妥。福柯惊醒我,原来“郑州第七监狱”、“郑州外国语监狱”根本不是一句戏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规训与惩罚的更多书评

推荐规训与惩罚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