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江老先生 靖江老先生 评分人数不足

蒋逸成轶事(外一节)

之龢

  《靖江老先生》“采访了50位活跃在靖江各个领域、各行各业的老同志,收集了录音资料近5000分钟,图片资料400多幅,整理出30多万字的文稿。”[1]这部书得到靖江政协的大力支持。政协是团结各界人士的政治组织,因而体现出多面性的特点。书中的“口述者”包括教育、工商、医疗等各行各业的人士,每个人都有不尽相同又偶或相互勾连的人生境遇。然而也因为这种成书背景,这本书讲述的都是“成功者”的故事,缺乏真正平凡靖江人的故事。而口述史通常更为倚重的是相对平凡与草根的人物,通过口述来记录时代与地域的点线,从而铺陈一个地区在特定时代的民间风貌。

  粗略计算,50段回忆口述中提及蒋逸成的有12篇。囿于靖江小城,书中不乏一篇述者又为他人所述的情形。蒋逸成并非本书“老先生”之一,却是书中提及最多的人物。书中人物因为工作、学习各种原因,与蒋逸成有所交际,蒋与他们相交之时多为一县之长,也有落难之际。十二位老先生口述之间,多有褒扬、感念。本书着手开始之时,蒋离开靖江应已有三四十年,最终官至江苏省农林厅副厅长,也称不上权贵。为官一方十余载,可以依然为乡梓牵念,实在是不容易的。

  因而整理书中所述,作一节蒋...


显示全文

  《靖江老先生》“采访了50位活跃在靖江各个领域、各行各业的老同志,收集了录音资料近5000分钟,图片资料400多幅,整理出30多万字的文稿。”[1]这部书得到靖江政协的大力支持。政协是团结各界人士的政治组织,因而体现出多面性的特点。书中的“口述者”包括教育、工商、医疗等各行各业的人士,每个人都有不尽相同又偶或相互勾连的人生境遇。然而也因为这种成书背景,这本书讲述的都是“成功者”的故事,缺乏真正平凡靖江人的故事。而口述史通常更为倚重的是相对平凡与草根的人物,通过口述来记录时代与地域的点线,从而铺陈一个地区在特定时代的民间风貌。

  粗略计算,50段回忆口述中提及蒋逸成的有12篇。囿于靖江小城,书中不乏一篇述者又为他人所述的情形。蒋逸成并非本书“老先生”之一,却是书中提及最多的人物。书中人物因为工作、学习各种原因,与蒋逸成有所交际,蒋与他们相交之时多为一县之长,也有落难之际。十二位老先生口述之间,多有褒扬、感念。本书着手开始之时,蒋离开靖江应已有三四十年,最终官至江苏省农林厅副厅长,也称不上权贵。为官一方十余载,可以依然为乡梓牵念,实在是不容易的。

  因而整理书中所述,作一节蒋逸成轶事,以为纪念。

蒋逸成轶事

  靖江美术家协会协会名誉主席陈明祖父陈抱远,原系中国国民党靖江县党部负责人,1940年代曾于日据时期担任伪商会会长。陈明自述,1956年,时任县委书记的蒋逸成派人调查,结论陈抱远口碑良好,且有功于人民政府。后来,陈抱远获推选为靖江县第一届政协常务委员。[2]

  原靖江文化艺术学校校长许振球,1958年入选蒋逸成促成的靖江艺校。艺校成立后,蒋还促成学校编入靖江师范,以解决学生毕业工作分配的后顾之忧。“三年自然灾害”开始后,艺校学生不仅免于缴纳住宿费用,还获得伙食补贴。1962年,因师范解散,艺校无法继续。蒋为兑现分配工作的承诺,一方面促成成立靖江歌舞团,另一方面为其余学生安排至不各单位工作。[3]

  1958年,蒋逸成注意到时为城中小学教员的王国良墙头画很好,要求组织部把他调到《靖江报》报社工作。[4]

  “大跃进”期间,蒋逸成指派县府工作人员下基层,实证土地单产量,批评虚报产量。1960年,又和县委、县府工作人员到基层公社蹲点,和社员一起劳动。[5]

  靖江方志学家、文化学者郭寿明口述,1962年蒋逸成促成他调入县文化馆学习古代文学,而当事的蒋本人也热衷学习古典文学,随身常读唐诗宋词。同年,蒋让郭给县委常委讲解毛泽东词,给主要中学师生作《红岩》读书报告。同年,蒋让郭研究鸦片战争时期靖江抗英斗争历史,直接促成“文革”以后郭相关著述的出版。1963年,蒋让郭及文化馆长吴根元接待省民间文学研究会秘书长及民间文学家。通过学习及专家指导,出版了靖江民间文学作品内部刊物。[6]

  1964年,江苏画报社摄影记者朱俊杰提出到靖江拍摄长江刀鱼丰收,参加全国影展。蒋要求渔业公社及相关人员积极配合,最终完成了记录八圩港壮观刀鱼丰收场面的照片。[7]这件事多篇口述均有提及,有的人赞叹丰收,有的人惋惜为了宣传目的而损失的新鲜渔业资源和出口创汇。

  原靖江县摄影工作者协会理事长吴渝生1960年代曾经在县广播站工作。1960年代末,根据杂志介绍,自己研制出了扬州地区第一台半导体收音机。蒋得知后鼓励其扩大生产,还在日常工作中大为推广、介绍。[8]

  1950、60年代,蒋还期望靖江县中可以冠名“江苏省”。到1997年,学校终于更名“江苏省靖江高级中学”,成为当时全省20余所“省中”之一。[9]

  “文革”期间,蒋及其他一些县府领导干部被关押“牛棚”。时为食堂厨师的肖荣庆和他的同事暗地照顾。“文革”结束以后,蒋多次提及,表达感谢。[10]一名官员,落难之际,普通百姓对他的态度,大概才是为官一方,较为公允的评价。

  1972年,蒋托人送了一幅书法作品给老部下徐汝明,并勉励他正直、清廉。[11]

  1995年,靖江作家陈新宇《水啊,水》首发式在财政局举行。时任江苏省农林厅副厅长的蒋发去贺电。[12]

  21世纪初,靖江老中医王德元,还前往南京看望蒋。[13]

  2006年,原靖江政协主管统战、文史的副主席朱根勋出版了《烟雨漫笔》,其中有为蒋写的简传。[14]

  2013年8月8日,《新华日报》讣告:“ 中国共产党党员、离休干部,原江苏省农林厅副厅长蒋逸成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3年8月5日9时50分在南京逝世,享年91岁。 ”

资善堂朱氏

  我是靖江资善堂的后人。这也是读这本书的原因。书中收录文章中恰有一篇是族人的口述回忆,也有别人笔下的家族在靖江的痕迹。

  靖江画家朱娟娟自称资善堂的后人,出生上海,从小在靖江就读。[15]

  曾任职靖江市检察院的朱根勋暮年爱好家谱研究,于几年前曾经见得靖江资善堂家谱。[16]

  书中也间或出现刘靖基的名字。故人、故事,都渐渐远去。


[1] 编者.后记[M]//尤红.靖江老先生.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5:357.

[2] “1956年11月靖江县政协成立前,县委书记蒋逸成派人调查祖父,发现他口碑甚好,从政多年没有劣迹,且有功于人民政府,于是让他参加靖江第一届政协大会,他被推选为驻会常委,每月工资45元,直至1972年病故。”陈明.竹外桃花三两枝[M]//尤红.靖江老先生.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5:179.

[3] “靖江文艺繁荣由来已久,一直受到党和政府的重视。1958年,在我们县委老书记蒋逸成的亲自关怀与重视下,靖江艺校成立了,初办时附设在靖江师范内。蒋书记考虑到靖江师范学生系国家统配生,艺校学生入编便无后顾之忧,这样亲民的决策终究惠及每个学生。蒋书记也让我们一生铭记。

“1958年11月某日,我在读县中初二年级,那天我在体育场打靶,接到音乐老师商光裕的通知,到艺校报到(事先经过有关领导推荐、专家目测),随后与我一起到校的首批学员共46名。入学后,我学的东西比较广泛,小号、圆号、二胡、舞蹈、表演等。在校期间,上午学文化,下午学艺术。到了1959年秋,学校又招了两个班,一个是小小班,另个是高中班,共三个班。那是三年困难时期的第一年,政府给了我们六元一月的伙食补贴,住宿费用全免。1962年11月底,艺校包括师范解散了。为了保存靖江这批文艺种子,县政府决定组建靖江歌舞团。‘合伙养性命’便是我们的办团宗旨。为了兑现承诺,在蒋书记的亲自过问下,除留团的46名同学外,分别征求其余同学的要求,安排到教育、企业、商业等部门工作。那年代找个工作很困难,我的学兄学妹得此眷顾,可算很幸运了。”许振球.我的艺术人生[M]//尤红.靖江老先生.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5:98~99.

[4] “1958年‘大跃进’的时候,搞墙头画,领导要求我负责在墙上画漫画,时任县委书记的蒋逸成看到了,非常赏识我的画,但他不认识我。1957年搞‘反右’斗争,《靖江报》有个画画的被定为‘右派’。‘右派’不能在报社工作,报社就缺人。蒋逸成就问起画墙头画的是谁,当他知道我在城中小学工作时,就要组织部把我调到报社。”王国良.源远流长的宝卷缘[M]//尤红.靖江老先生.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5:17.

[5]“新中国成立后,为解决农民的吃穿问题,‘三农’(农村、农业、农民)工作成了党和政府的首要重任。自1958年至1966年,我大部分时间是随县委领导或参加不同名义的工作组,下基层,接地气,与农民‘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干群关系,鱼水相融。记忆犹新的是1958年‘大跃进’,下面虚报产量,我和秘书刘洪祯,受蒋书记指派,到孤山公社联华大队杨家埭生产队作调查研究,选择较好的田块,参加割稻、打稻、飏稻、过秤、丈量面积,计算出单产,写成报告,送给县委。蒋书记脑子清醒,及时批评了虚报产量的坏风气。

“1960年,我随蒋书记、第二书记马杰到新丰公社蹲点,吃食堂,睡地铺,一天三顿粥(早、晚薄粥,中午咸粥)。那时种双季稻,我们和社员一起拔水草,蚂蟥钉在脚上,拍打下来,继续拔草。”徐汝明.收藏靖江[M]//尤红.靖江老先生.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5:281.

[6] “1962年,靖江师范停办,我又成了‘待业’之人。一天,靖江县中学校长鞠奇贤问我:‘你有去处了?’我说:‘还没有。’他说:‘你就到县中来吧,还教高中语文。如果你没有意见,我就跟文教局打招呼。’县中是全县最高学府,能到那里执教当然求之不得,于是我立即表示同意。隔了几天,文教局一位领导对我说,‘你不要当老师了,蒋书记要你读古书,希望你将来成为学者。’读古书是当时的社会时尚,干部无论大小,都以知晓古典文学为荣,就连公务繁忙的蒋逸成,也经常在公文包里放一本《唐诗选》或《宋词选》。这下好了,本来‘待业’的我,一下子在我免签铺开两条金光大道,我将如何选择?我喜欢做教室,但读古书、做学者对我更有吸引力,‘两利相权取其重’,我选择了后者。为了让我安心读书,文教局把我的工作关系转到文化馆,文化馆辟出两间房屋,作为我的书斋。文教局又拨出600元特种经费,派人去外地购书,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而后我便制定读书计划。我打算从先秦文学读起,知道读完明清文学,并做好读书笔记。可是半年以后,蒋逸成派人向我传话,叫我不要再读古书了。因为中央开了会,毛泽东在会上提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并对‘厚古薄今’提出批评。于是我走出书斋,投身于群众文化工作。不过这半年时间对我大有益处,后来我之所以能对“自考”学员讲授《大学语文》,与这段经历不无关系。

“古书不读了,但蒋逸成对我的器重和提携仍在继续。这里举几个例子:1962年春,毛泽东‘词六首’发表,早上6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进行广播,8时许蒋逸成便来到我的办公室。他问我:‘毛主席的词发表了,你知道不知道?’我说:‘我刚刚听了广播。’他说:‘六首词今天肯定见报,你赶快准备一下,明天到县委常委会上讲解。’也是这一年,长篇小说《红岩》出版,此书一经问世,便在全国引起轰动。蒋逸成对我说:‘《红岩》是一本好书,尤其对青少年很有教育意义。你要到各个学校做读书报告,扩大这本书在学生中的影响。’根据他的指示,我花了一个多月时间跑遍几所主要中学。每做一场报告,都受到师生们的热烈欢迎。时至今日,当年听过我报告的学生都垂垂老矣,但一提此事,仍津津乐道。最值得一提的是蒋逸成要我研究靖江抗英斗争。1962年6月,《新华日报》发表了一篇纪念鸦片战争120周年的文章,其中有关于靖江抗英斗争的内容,但文字很少。蒋逸成看了这篇文章,敏感地意识到靖江抗英斗争绝不如报上登载的那么简单,一定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东西,必须深入挖掘。于是他把这一任务交给了我。接受任务后,我便去国内各大图书馆搜集资料,和专家学者讨论切磋,终于弄清了靖江抗英斗争的背景、起因、经过、性质和意义。其间蒋逸成多次听取我的汇报,及时对我的工作提出建议。‘文革’结束后,我对这些资料爬罗剔抉,撰写出版了《靖江抗英斗争研究》一书,填补了国内鸦片战争历史研究的空白。1963年3月,江苏省民间文学研究会秘书长周正良和两位民间文学作家到靖江采风,蒋逸成要我和文化馆长吴根元全力配合,并虚心向他们学习。在与他们合作共事中,我们获益良多。在他们的指导下,我们编辑出版了《靖江民间故事》和《靖江传统民歌》两本书。这两本书虽是内部出版,内容也比较单薄,却开了靖江民间文学工作的先河。”郭寿明.为了靖江的传承[M]//尤红.靖江老先生.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5:304~306.

[7] “新中国成立15周年,江苏画报社的摄影记者朱俊杰到靖江来,他提出要搞一张长江刀鱼丰收的照片参加全国影展。于是我们就向蒋逸成书记做了汇报。他要求把这个作为政治认为来完成,并电告渔业公社书记柳铭江积极配合。柳铭江接到电话随即通知沿江三个大队把当天捕捞的刀鱼一律于下午3时送至八圩港。那场面既壮观,又呈现出了丰收的景象。那时刀鱼产量确实高,日产达3000多斤。刀鱼个头也很大,最大的刀鱼,足有四根手指并拢那么宽,长度有近一公尺。俗话说:刀鱼不过16两,鲥鱼不过16斤。那条刀鱼算是最大的了。这一政治任务完成了,但经济损失很大。本来每天捕捞上来的刀鱼是出口外销的,这样一来就只能内销了。”王国良.源远流长的宝卷缘[M]//尤红.靖江老先生.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5:17.

[8] “那时农村要听中央新闻,用的都是电子管收音机,要带电池不方便,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当时半导体收音机出来了,但只有北京、上海几个大城市的华侨商店有卖,价格昂贵。后来我根据无线电杂志,自己研制出一台半导体收音机,在扬州地区是第一台。县委老书记蒋逸成非常高兴,叫我出来办工厂,他走到哪里都带在身边,而且跟人介绍,这是小吴搞的。”吴渝生.岁月的取景器[M]//尤红.靖江老先生.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5:147.

[9] “1997年学校经省教育厅批准正式更名为江苏省靖江高级中学,这就是现在简称省靖中的由来。当时,全省冠以“省”名的中学仅二十多家。记得靖江的老县委书记蒋逸成同志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曾经殷切期望靖江县中冠以省中,我们终于在1997年圆了老书记的梦!”王一美.我与省靖中同龄[M]//尤红.靖江老先生.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5:14.

[10] “蒋逸成原先是县委书记,后来调走了。‘文化大革命’,他靠边站,和他一起的还有县领导马道达、辜长佐等,一共三四个人,都关在‘牛棚’里。他们到食堂吃饭,也得到窗口去拿菜拿饭,狼狈不堪,不复从前气宇轩昂的光景。食堂就餐的人多,来得晚了,可能饭菜就没有了,我就预先留一点菜放在一边,那时候不能冠冕堂皇地说:‘×××领导,这些菜留给你们咯。’只能他们来到食堂的时候,悄悄地端给他们吃而已。蒋逸成他们那时没有资格吃好菜,但是我们暗地里照顾,留点甲菜给他们。我总觉得,他们是靖江的有功之臣,不应该饿肚子。‘文革’之后,蒋逸成东山再起,曾经在多个场合提到这件事,其实也没有什么。”肖荣庆.苦日子里的好滋味[M]//尤红.靖江老先生.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5:131.

[11] “我还藏有一幅当代草圣林散之的书法作品。这是我和蒋逸成书记的缘分。蒋逸成在靖江连任县委书记长达13年。1972年,蒋逸成托人转送给我草圣林散之的一幅屏条,内容是毛主席的《卜算子·咏梅》。时林散之已到古稀之年,他大多以‘毛诗’作题材,是境界最佳时刻。这幅作品,线条飘逸,曲处见直,浓纤长短适度,燥润枯湿合宜,堪称林老精品。蒋书记转送给我时,附有一封信,要我学习梅花的傲骨精神,不能媚俗,更不能贪腐。我一直铭刻心头,烙在脑中。”徐汝明.收藏靖江[M]//尤红.靖江老先生.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5:283.

[12] “次年3月9日市委宣传部、市文联、市水利局联合为我在新落成的财政局会议室举行了《水啊,水》首发式。前来参加首发式并在主席台就座的市四套班子成员就有8人,各方代表80余人。江苏省水利厅文体协会、河海大学、《青年一代》杂志社、扬州市水利局及扬州所属市县水利局都发来了贺信、贺电。著名作家忆明珠发来贺诗。著名文艺评论家黄毓璜和省农林厅厅长蒋逸成等也发来贺电。”陈新宇.我从黑土地走来[M]//尤红.靖江老先生.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5:212.

[13] “2002年,我孙子王晓聪扬州医学院毕业。一次去南京看望老书记蒋逸成的时候,我把王晓带在身边,顺便去了一下卫生厅。当时的中医药管理局局长丁冠民接见了我,说:‘如果你孙子继承你事业的话,他应该是你最好的传承人。我立刻和你儿子通电话,告诉他这事。’于是他征求我儿子的意见后,又先后和泰州、靖江卫生局的相关同志通了电话,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在征得省、泰州和靖江卫生系统领导的同意,回来后,我就与王晓签订协议,接受王晓为我的传承人。这样,王晓就正式成为我的传承人。”王德元.我的中医经[M]//尤红.靖江老先生.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5:29~30.

[14] “写了传记、散文、随笔、世说今语、序跋等多种文体数十万字,出版了《烟雨漫笔》等。其中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刘靖基、《大公报》副主编李子宽、香港实业家査济民、原靖江县委书记蒋逸成等写的简传;记述陈毅元帅为夏仕港闸题词、陪同张爱萍将军在靖江访旧、与名流交往;旅游杂记、人事回忆等等。”朱根勋.我走过的路[M]//尤红.靖江老先生.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5:52~53.

[15] “据家谱记载,靖江‘资善堂’朱氏家族源自婺源,宋御史中臣宝明公随高宗赵构南渡迁泰兴,明洪武初吏部侍郎安武公朱容迁徙马驮沙,‘资善堂’靖江一支将安武公奉为迁靖始祖。明洪武年间,朱元璋为朱家亲书‘资善堂’三字。家谱中言,‘宋则徽猷阁待制,元则辟举凡十人,明则少宰长史诸公’。至清代则更是人才辈出,上至督抚,下至县、州、府、道,均有人担任,入仕籍者,多不胜记。祖上这些清官能吏们为人民做了许多好事。现上海图书馆、上海复旦大学图书馆等重要文化机构都珍藏有我们‘资善堂’朱氏家谱。”朱娟娟.画画是我的生命常态[M]//尤红.靖江老先生.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5:56.

[16] “近十几年来,我又迷上了家谱研究工作,从中厘出珍贵资料,写成靖江史话。我先后花了20多年的时间,在长安乡石榴村新港镇埭,找到一套《靖江梓溪刘氏宗谱》,并全文复制;今年又有幸看到了《靖江资善堂朱氏家谱》”。徐汝明.收藏靖江[M]//尤红.靖江老先生.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15:283~284.

[17] 上列《靖江资善堂朱氏家谱》,应为《 靖江资善堂朱氏支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