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流河 巨流河 8.7分

一朵浪花的声音

dxiu

本书为齐邦媛八十岁后所写的回忆录和自传。她的文字虽不惊艳,但充满了对时代的感慨,对人生的思索,和对学问的追求。 作者1924年生于辽宁铁岭,6岁随母离开东北,在抗日战争期间辗转各地坚持学业,1947年大学毕业后定居台湾。她虽自幼体弱却备受宠爱,一生不近政治、唯喜读书。其父齐世英也是书中另一个主角,他为东北抗日做出很多贡献,在国民党内应有相当的威望,直至在台湾被开除党籍之后,仍有不少人支持他。作者对时局的看法、对政治的倾向无疑深受父亲的影响。 作为抗日战争的亲历者,作者将那八年的颠沛流离、朝不保夕记录下来,也把中国人民的坚持和抵抗记录下来:“那就是我的青春岁月的场景。死亡可以日夜由天而降,但幸存者的生命力却愈磨愈强,即使只有十七八岁,也磨出强烈的不服输精神,也要发出怒吼。” 与一般大众不同,作者在抗战期间仍继续着学业,一路从小学读到大学毕业,堪称不幸中的万幸。那时能读书的,都可算得上是精英分子。作者笔下的老师给人留下极深的印象,比如南开中学的孟老师,武汉大学的朱光潜等,他们不光有深厚的文学底蕴,更有独特的人格魅力,带给学生深远的影响。“学生是心灵的后裔”,作者后来在台湾做了多年“教书匠”,为传...

显示全文

本书为齐邦媛八十岁后所写的回忆录和自传。她的文字虽不惊艳,但充满了对时代的感慨,对人生的思索,和对学问的追求。 作者1924年生于辽宁铁岭,6岁随母离开东北,在抗日战争期间辗转各地坚持学业,1947年大学毕业后定居台湾。她虽自幼体弱却备受宠爱,一生不近政治、唯喜读书。其父齐世英也是书中另一个主角,他为东北抗日做出很多贡献,在国民党内应有相当的威望,直至在台湾被开除党籍之后,仍有不少人支持他。作者对时局的看法、对政治的倾向无疑深受父亲的影响。 作为抗日战争的亲历者,作者将那八年的颠沛流离、朝不保夕记录下来,也把中国人民的坚持和抵抗记录下来:“那就是我的青春岁月的场景。死亡可以日夜由天而降,但幸存者的生命力却愈磨愈强,即使只有十七八岁,也磨出强烈的不服输精神,也要发出怒吼。” 与一般大众不同,作者在抗战期间仍继续着学业,一路从小学读到大学毕业,堪称不幸中的万幸。那时能读书的,都可算得上是精英分子。作者笔下的老师给人留下极深的印象,比如南开中学的孟老师,武汉大学的朱光潜等,他们不光有深厚的文学底蕴,更有独特的人格魅力,带给学生深远的影响。“学生是心灵的后裔”,作者后来在台湾做了多年“教书匠”,为传递文化不遗余力。作者一生的主旋律是在追求学问,“在一本一本的书叠起的石梯上,一字一句地往上攀登”,颇有些不食人间烟火之意。 教书影响的是每年几百名学生,而出书则影响了百千万的读者。作者依靠深厚的英文功底和文学鉴赏力,在台湾国立编译馆期间组织编译了众多台湾文学,架起了台湾文学与欧美文学的桥梁。及至本书的酝酿,她感慨“生者不言,死者默默”,立志在有生之年留下关于那些年、那些人的记忆。书的前半段讲抗日战争期间的经历,其中与飞虎队战士张大飞的那段未曾正式开始就逝去的爱情,尽管作者努力以平淡的语言书写,却是尤其刻骨铭心。书的后半段主要写作者的教学和工作,随处是对诗作、文学的介绍,倒像是学科讲义。 那时逃到台湾偏居一隅的有两百万人之众,每个人都有一段血泪史。这段历史之前是不为大陆人所知的。本书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然而不可忽视的是作者自身的局限性。她出身大户人家,父亲是国民党官员,本人信奉基督教,长居台湾,所有这些都自然影响了作者的立场。正如书名《巨流河》所意味的,从东北的巨流河到台湾的哑口海,从波澜壮阔到处波澜不惊,个人在历史长河中也许只是一朵小浪花,却可以留下一个身影、一点声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巨流河的更多书评

推荐巨流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