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立独行的王小波

楚三吉
2017-08-07 15:35:22
原以为这是一本小说,却发现是一部文集,文集的标题只是里面其中的一篇短篇小说名字。断断续续的读了有一个星期下来,竟然发现这部文集,用这样一个标题来说来拟定也是再合适不过的。文集里面大部分是王小波在自己的文章以及对别人的文章的一些看法,还有一些他自己对社会一些现象的观点,还有记录他在海外是所看到的一些现象。

认真读过王小波的几篇文章,你会发现他所喜爱的作家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位,比如卡维诺、杜拉斯等。他是一个个性鲜明的人,来来回回说的喜总是关乎有趣,不管是对人生还是对写作。看他文字是轻松的,因为他总是像在诉说一个故事一样给你讲述自己的感想和观点,对他来说,写作是提升自己,而不是教化别人,因此读他文字,你不会感受到在说教,他似乎也并不屑于让你去接受他的一些观点,他只是在表达自己的同时探知自己而已。同时,他也不愿写一些小哀小愁,觉得这些让人听了只会徒增心烦的事情很是无趣。

他的文字并没有多么华丽,却能让人看到文字后面的景象,仿佛他就在那个故事发生的景象旁边为你诉说那个故事和他的看法。一个人静静地读他的文字,思想也会跟着神游。这和现在网络上写出的热文是不一样的,那些文章就像一剂强心剂,



...
显示全文
原以为这是一本小说,却发现是一部文集,文集的标题只是里面其中的一篇短篇小说名字。断断续续的读了有一个星期下来,竟然发现这部文集,用这样一个标题来说来拟定也是再合适不过的。文集里面大部分是王小波在自己的文章以及对别人的文章的一些看法,还有一些他自己对社会一些现象的观点,还有记录他在海外是所看到的一些现象。

认真读过王小波的几篇文章,你会发现他所喜爱的作家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位,比如卡维诺、杜拉斯等。他是一个个性鲜明的人,来来回回说的喜总是关乎有趣,不管是对人生还是对写作。看他文字是轻松的,因为他总是像在诉说一个故事一样给你讲述自己的感想和观点,对他来说,写作是提升自己,而不是教化别人,因此读他文字,你不会感受到在说教,他似乎也并不屑于让你去接受他的一些观点,他只是在表达自己的同时探知自己而已。同时,他也不愿写一些小哀小愁,觉得这些让人听了只会徒增心烦的事情很是无趣。

他的文字并没有多么华丽,却能让人看到文字后面的景象,仿佛他就在那个故事发生的景象旁边为你诉说那个故事和他的看法。一个人静静地读他的文字,思想也会跟着神游。这和现在网络上写出的热文是不一样的,那些文章就像一剂强心剂,读完瞬间好像精神百倍,自以为认知又上了一层,可是过不了多久,药效就会消失。王小波的文章,题目都是主题式的,比如”虚伪和毫不利己“,不会在一开始就强烈地告诉读者”我“的观点是什么,而是通过一些现象和自己的思考去表达这个主题,他所做的是引导读者自己去思考,就像他自己一样。

每一篇文章都不同主题,而每个主题下在特定背景下向你呈现独一无二,特立独行的王小波。文集有很多处的观点都深入我心,让我毫无理由不摘抄下来,一遍遍地品读他的思想和自己的思考。



摘抄:
我最想做的不是提升别人的灵魂,而是提升自己的灵魂。
==========


文字是用来读,用来听,不是用来看的——要看不如去看小人书。不懂这一点,就只能写出充满噪声的文字垃圾。思想、语言、文字,是一体的,假如念起来乱糟糟,意思也不会好——
==========


真理能够解决问题,因为真理不是别的而是人对真正的事实和力量的实事求是。”站在这种信念的对立面的,是学院式的装腔作势,是“以事实和信念去迎合一个权威的教义”。
==========


这种写法就叫做追求对作者自己来说的完美。我相信对每个作者来说,完美都是存在的,只是不能经常去追求它。
==========

我以为自己的本分就是把小说写得尽量好看,而不应在作品里夹杂某些刻意说教。我的写作态度是写一些作品给读小说的人看,而不是去教诲不良的青年。
==========


有种文艺理论以为,作品应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但我以为,起码现实生活中的大多场景是不配被写进小说里的。所以,有时想象比摹写生活更可取。至于说到知识分子,我以为他们应该有些智慧,所以,在某些方面见解与常人是不同的。
==========


至于性,弗洛伊德曾说,它是一切美的来源。当然,要想欣赏美,就不要专注于性器官,而是去欣赏人对别人的吸引力。
==========


1980年,我在大学里读到了乔治•奥威尔(G.Orwell)的《1984》,这是一个终身难忘的经历。这本书和赫胥黎(A.L.Huxley)的《奇妙的新世界》、扎米亚京(Y.I.Zamyatin)的《我们》并称反面乌托邦三部曲,但是对我来说,它已经不是乌托邦,而是历史了。
==========


作为一个寻常人,我的看法也许不值得别人重视,但对自己却很重要。这说明我有自己的好恶、爱憎,等等。假如没有这些,做人也没什么味道。
==========


我总觉得小说可以写痛苦,写绝望,不能写让人心烦的事,理由很简单:看了以后不烦也要烦,烦了更要烦,而心烦这件事,正是多数中国人最大的苦难。
==========


我总觉得小说可以写痛苦,写绝望,不能写让人心烦的事,理由很简单:看了以后不烦也要烦,烦了更要烦,而心烦这件事,正是多数中国人最大的苦难。
==========


假如一个社会长时间不进步,生活不发展,也没有什么新思想出现,对知识分子来说,就是一种噩梦。这种噩梦会在文学上表现出来。这正是中国文学的一个传统。这是因为,中国人相信天不变道亦不变,在生活中感到烦躁时,就带有最深刻的虚无感。
==========


所谓幽闭类型的小说,有这么个特征:那就是把囚笼和噩梦当做一切来写。或者当媳妇,被人烦;或者当婆婆,去烦人;或者自怨自艾;或者顾影自怜;总之,是在不幸之中品来品去。这种想法我很难同意。我原是学理科的,学理科的不承认有牢不可破的囚笼,更不信有摆不脱的噩梦;人生唯一的不幸就是自己的无能。
==========


要努力去做事,拼命地想问题,这才是自己的救星。
==========


什么叫失败?也许可以说,人去做一件事情,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这就是失败。
==========


在人生的道路上,“失败”这个词还有另外的含义,即是指人失去了继续斗争的信心,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


真的,论起明辨是非,儿童仿佛比成人强,无知的人仿佛比聪明人强。这真是个有趣的现象。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接受一个伦理的(或宗教的)体系比接受一个真理的(或科学的)体系要容易得多。一个伦理的体系能告诉人们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简单明了。人们能够凭良心、凭情感来明辨是非。斯泰芬可以指出造大炮是残忍的,可以指出做买卖斤斤计较是下流的,世界在他那里是无比简单的,是非都写在每件东西上,写在每一个人脸上。世界上绝不存在一个能把他难倒的难题。
==========


“明辨是非”并非毫无必要,但是如果以为学会了“明辨是非”就有了什么能力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们学会了把世上一切事物分成好的和坏的以后,对世界的了解还是非常非常可怜的。我们还要继续学习一切是如何发生、如何变化的。这些知识会冲击我们过去形成的是非标准,这时我们就面临一个重大抉择,是接受事实,还是坚持旧有的价值观念?事实上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明辨是非”的能力却成了接触世界与了解世界的障碍,结果是终生停留在只会“明辨是非”的水平上。可以这样说,接受了一个伦理的体系不过达到了小学四年级的水平,而接受一个真理的体系就难得多,人们毕生都在学习科学,接触社会。人们知道得越多,明辨是非就越困难。 在一个伦理的体系之中,人们学会了把事物分成好的与坏的、对的与错的、应该发生的和不应该发生的,这样的是非标准对我们了解世界是有不良影响的。
==========


我们学会了把世上一切事物分成好的和坏的以后,对世界的了解还是非常非常可怜的。我们还要继续学习一切是如何发生、如何变化的。这些知识会冲击我们过去形成的是非标准,这时我们就面临一个重大抉择,是接受事实,还是坚持旧有的价值观念?事实上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明辨是非”的能力却成了接触世界与了解世界的障碍,结果是终生停留在只会“明辨是非”的水平上。可以这样说,接受了一个伦理的体系不过达到了小学四年级的水平,而接受一个真理的体系就难得多,人们毕生都在学习
==========


我们学会了把世上一切事物分成好的和坏的以后,对世界的了解还是非常非常可怜的。我们还要继续学习一切是如何发生、如何变化的。这些知识会冲击我们过去形成的是非标准,这时我们就面临一个重大抉择,是接受事实,还是坚持旧有的价值观念?事实上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明辨是非”的能力却成了接触世界与了解世界的障碍,结果是终生停留在只会“明辨是非”的水平上。可以这样说,接受了一个伦理的体系不过达到了小学四年级的水平,而接受一个真理的体系就难得多,人们毕生都在学习科学,接触社会。人们知道得越多,明辨是非就越困难。
==========


在一个伦理的体系之中,人们学会了把事物分成好的与坏的、对的与错的、应该发生的和不应该发生的,这样的是非标准对我们了解世界是有不良影响的。科学则指出事物存在和不存在、发生和不发生,这些事实常常与那些道德标准冲突。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如果我们承认它,就成了精神上的失败者。如果我们不承认它,那么我们就失去了一个认识世界的机会。
==========


感情逻辑的破产。
==========


福柯的这句话:“通过写作来改变自我。”这也是我的观点。
==========


现在的年轻人大概常听人说,人有知识就会变聪明,会活得更好,不受人欺。这话虽不错,但也有偏差。知识另有一种作用,它可以使你生活在过去、未来和现在,使你的生活变得更充实、更有趣。这其中另有一种境界,非无知的人可解。
==========


我从小就想写小说,最后在将近四十岁时,终于开始写作——我做这件事,纯粹是因为,这是我爱的事业。是我要做,不是我必须做——这是一种本质的区别。我个人以为,做爱做的事才是“有”,做自己也不知为什么要做的事则是“无”。因为这个缘故,我的生活看似平淡,但也不能说是“无”。有一种说法是这样的:人在年轻时,心气总是很高的,最后总要向现实投降。我刚刚过了四十四岁生日,在这个年龄上给自己做结论似乎还为时过早。但我总觉得,我这一生决不会向虚无投降。我会一直战斗到死。
==========


在美国我结识了不少像沃尔夫老太太这样的人——个体吊车司机、餐馆老板、小镇上的牙医等等,大家本本分分谋着一种生计,有人成功,有人不成功。不成功的人就想再换一种本分生计,没有去炒股票,或者编个什么故事惊世骇俗。这些人大概就叫人民吧。美国的政客提到美国富强的原因,总要把大半功劳归于美国高素质的人民,不好意思全归因于自己的正确领导。回了中国,我也尽结识这样的人。要是有人会炒股票,或者会写新潮理论文章,我倒不急于认识。这大概是天性使然吧。
==========


人在童年时从蒙眬中醒来,需要一些时间来克服清晨的软弱,然后就要投入工作;在正午时分,他的精力最为充沛,但已隐隐感到疲惫;到了黄昏时节,就要总结一日的工作,准备沉入永恒的休息。
==========


干什么都是好的,但要干出个样子来,这才是人的价值和尊严所在。
==========

罗素先生曾言,对人来说,不加检点的生活,确实不值得一过。
==========


写于2017.8.7 午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