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活着 9.1分

活着,本身就是意义

SCM

《活着》选取了一个普通人徐福贵一生的故事,根据他的回忆展开记叙。 福贵幼时骄纵,年青时仗着家业四处败家,吃喝嫖赌一样不落。那时他爹和他是远近闻名的阔老爷和阔少爷,他的妻子家珍,是城里米行老板的女儿。前前后后,他经历了败光家产、抓壮丁、老全之死、重回故乡、土地改革、生产合作社、人民公社、大跃进、十年文革、有庆之死、凤霞之死、家珍离世、二喜之死、苦根之死,到得最后,亲人都走了,只有他一人。而现在的福贵也早不是四十多年前的福贵了,他的一生经历了太多,遭受的磨难也太多。可以说,他人生的大多数光阴是浸泡在苦难中的,可他依然选择了活着,和一头老牛相伴,日日劳作在田间--他找到了活着最原始、本真的意义。这令我由衷地敬佩这个我并不喜欢的人,也为他感动。余华在引言中也说道“就是这篇《活着》,写人对困难的承受能力,对世界乐观的态度。写作过程让我明白,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 内心震撼归震撼,我还是想回过头来思考每一个角色的存亡。 老全死在无缘无故的枪声中,不明不白地成为了“他从未见过这么多死人堆在一起”中的一员,临死前,他亦悲哀“老子死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显示全文

《活着》选取了一个普通人徐福贵一生的故事,根据他的回忆展开记叙。 福贵幼时骄纵,年青时仗着家业四处败家,吃喝嫖赌一样不落。那时他爹和他是远近闻名的阔老爷和阔少爷,他的妻子家珍,是城里米行老板的女儿。前前后后,他经历了败光家产、抓壮丁、老全之死、重回故乡、土地改革、生产合作社、人民公社、大跃进、十年文革、有庆之死、凤霞之死、家珍离世、二喜之死、苦根之死,到得最后,亲人都走了,只有他一人。而现在的福贵也早不是四十多年前的福贵了,他的一生经历了太多,遭受的磨难也太多。可以说,他人生的大多数光阴是浸泡在苦难中的,可他依然选择了活着,和一头老牛相伴,日日劳作在田间--他找到了活着最原始、本真的意义。这令我由衷地敬佩这个我并不喜欢的人,也为他感动。余华在引言中也说道“就是这篇《活着》,写人对困难的承受能力,对世界乐观的态度。写作过程让我明白,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 内心震撼归震撼,我还是想回过头来思考每一个角色的存亡。 老全死在无缘无故的枪声中,不明不白地成为了“他从未见过这么多死人堆在一起”中的一员,临死前,他亦悲哀“老子死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这是那个动乱年代的悲哀--阶级的斗争,却拿无数百姓的命去换。也是那两年,福贵亲身经历了战乱,明白了活着是很可贵,很可贵的东西。 有庆死在医院,给县长夫人献血时失血过多。他的死是几个泯灭良心的医护人员的罪恶,是县长和夫人的罪恶,还是年代的罪恶?一个年轻的生命消失了,永久地沉睡在黄土中。但回头来看,他的一生纵使短暂,却却在最原始的活着上添了意义,这份意义叫经历。是的,他命短,经历的事情却很丰富,比现在的绝大多数孩子丰富。贫穷使他早早地懂事,能干许多活,他3岁见到了父亲,上过学,挨过饿。他不认为生活苦了他,反而为日复一日的忙碌感到快乐,如文中所说,三头羊被宰了,他闲下来反倒不知所措了。有庆最令我感动的地方有二,一处是他在福贵的命令下穿上鞋跑去上学,跑远了又把鞋子提着赤脚向前跑去,当时是寒冬。另一处则是他同意卖掉小羊换米时福贵的心理活动:搁在几年前他是不可能同意的。读至此,语言再怎么也变得苍白了,个中心酸只有自己翻书去体会。 凤霞死于分娩后,是作为一个母亲离开人世的,但也带给了家珍和福贵不小的打击。春生死于上吊,或者说压力。他作为“走资派”,被批斗殴打了一个多月,鼻青脸肿脚瘸,自尽而死。他没有履行对福贵的承诺,但没有人愿意怪他。这是时代的悲哀,他的死在当时是一种必然,也是对文革的无情批判。 家珍走得很安详,但终归是早了些。她的死与缠身的疾病有关,与生活一次次的打击有关,与长年累月的操劳有关,谁又说得清呢?她去寻找她的一双儿女了。 二喜死于工伤,令我唏嘘不已的是他临死前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呼唤“苦根--”,就连头也不偏了。我想,他最放不下的恐怕就是自己的孩子了吧,孩子失去了母亲,如今连父亲也离开了。 来来去去,只剩下福贵和苦根相依为命,苦根话多,想来福贵也不至于太寂寞,村里人说到苦根的能说会道,福贵答道“是凤霞不会说话欠的”,读到这里,我鼻子酸酸的。 如果就是这么个结果,似乎对福贵也未尝不好,生活依然是有希望的。可惜,上天再次丢了一颗重磅炸弹--苦根离世,吃豆子撑死的,因为家里太穷。这下福贵是彻底的断子绝孙了。 一次次的白发人送黑发人,福贵竟然出人意料地坚强地活了下来,我对他生了敬意。和一头老牛相伴,他似乎过得还算好,我以为是他淡忘了过去的种种。 我几欲泪崩是看到故事的结尾: “两个福贵的脚上都沾满了泥,走去时都微微晃动着身体。 我听到老人对牛说: 今天有庆,二喜耕了一亩,家珍,凤霞耕了也有七八分地,苦根还小都耕了半亩。你嘛,耕了多少我不说了,说出来你会觉得我是要羞你。话还得说回来,你年纪大了,能耕这么些田也是尽心尽力了” 再看看书的开头: “二喜,有庆不要偷懒;家珍,凤霞耕得好啊;苦根也行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活着的更多书评

推荐活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