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果 时间的果 8.4分

就像那个花瓶,白白的圆圆的那么安静

呆小呆

有一天和朋友说,在我关注的所有微信公众号里,黎戈会是我最后取关的一个。

因为工作需要,以及爱好众多,我关注的微信公众号多达上百个。虽然定期就会清理一批,可是不知不觉又关注了许多。当然,大部分并不会点开去看。

越来越难以忍受的是微信公众号趋同的文风和审美。小编们自称“公号狗”,不仅仅是自嘲,大概也是切身体会,因为你得有个嗅觉灵敏的狗鼻子,及时嗅到热点,然后捕捉、翻炒。所以,以书评为己任的“新京报书评周刊”,常常把头条留给热议的社会话题,如“月薪三万,怎么撑起一个孩子的暑假”“广场舞列入全运会竞赛项目,碰触了你们哪根神经”等等。另一个关注已久的读书类公号“凤凰读书”,定期会在头条推送护肤品广告。第一次看到时是有点讶异的,不过转念想想也没什么啊,书店不都开到商场里,卖起生活用品了吗?这有啥。

你总是能从各种公众号里读出各种焦虑,生存的焦虑,“10万+”的焦虑。所以,会有那些无所不用其极的标题党,会有一种新文体叫做“公号体”。公号体善于制造新观点,善于挑逗,善于自黑,善于耸人听闻。读一两篇觉得有趣,读多了就觉得全是味精和鸡精。而且,每天处于热点之中,你也会觉得,这个世界实在过...

显示全文

有一天和朋友说,在我关注的所有微信公众号里,黎戈会是我最后取关的一个。

因为工作需要,以及爱好众多,我关注的微信公众号多达上百个。虽然定期就会清理一批,可是不知不觉又关注了许多。当然,大部分并不会点开去看。

越来越难以忍受的是微信公众号趋同的文风和审美。小编们自称“公号狗”,不仅仅是自嘲,大概也是切身体会,因为你得有个嗅觉灵敏的狗鼻子,及时嗅到热点,然后捕捉、翻炒。所以,以书评为己任的“新京报书评周刊”,常常把头条留给热议的社会话题,如“月薪三万,怎么撑起一个孩子的暑假”“广场舞列入全运会竞赛项目,碰触了你们哪根神经”等等。另一个关注已久的读书类公号“凤凰读书”,定期会在头条推送护肤品广告。第一次看到时是有点讶异的,不过转念想想也没什么啊,书店不都开到商场里,卖起生活用品了吗?这有啥。

你总是能从各种公众号里读出各种焦虑,生存的焦虑,“10万+”的焦虑。所以,会有那些无所不用其极的标题党,会有一种新文体叫做“公号体”。公号体善于制造新观点,善于挑逗,善于自黑,善于耸人听闻。读一两篇觉得有趣,读多了就觉得全是味精和鸡精。而且,每天处于热点之中,你也会觉得,这个世界实在过于灼热啊!

是在去年,灼热的夏天,微信朋友圈里一篇《青白之夏》,让我重新遇见黎戈。文中有一张照片,是插着一枝青桃的白瓶子,枝条顶端缀一朵小花。文字也有着同样清凉的美感。 黎戈写夏日里的花,夜香强劲流袭竹席的栀子,晨光微曦中初绽的金银花。她写古诗里的青白二色:“漠漠水田飞白鹭”“何以折相赠,百花青桂枝?”写王维对苔藓的偏爱,且把王维诗和日本俳句对照着看。她也写自己的日常,早晨起来洗衣服拖地板,等到太阳下山了才敢出门买菜,中午去收晒好的被胎和被套,做简单的午饭,“吾生好清静,蔬食去情尘”。

呵,此去经年,还是一样的黎戈,读书写字,深居简出。

说“重新遇见”,是因为在博客时代我们曾互相关注。嗯,我曾是她的一枚粉丝。还记得她的博客签名是“我与我周旋久,宁做我”,这是《世说新语》里的一句话。那时候,我还是情绪起伏如海浪的小文艺青年,混豆瓣,写博客,阅读以及看电影是生活中的重要内容,大把的时间用于做梦和神游。

比起现在,博客时代的网络氛围也好得多。文艺青年还不至于被嘲笑。人们还有耐心写长长的书评和影评,博客上的写作更多是抒发内心,而不是博取点击率。我们的阅读习惯也不至于碎片化得厉害。标题党仍是一个生疏的词汇,点赞党更是闻所未闻。

那时,八一南街上的的席殊书屋还在呢。

10多年间,新桃早已换了旧符。博客时代已经远去如一阵风。微信里,晒一张美食照片,有无数点赞。转一篇书评,冷冷清清,无人应和。当然,我也离开神游做梦看碟读书的日子远矣。

年纪大了不免怀旧。前段时间看到西门媚的一篇文章《博客时代的好友,都已走进另一段人生》,不免有些感慨。又前段时间,看完电影已是深夜,和朋友难得小聚,在一个煲庄。突然想起多年前,马来西亚导演陈翠梅来到金华放映她的作品,映后大家也是在这里小酌。意气风发的一群人,谈论了很多话题。而今大家早已遁入各自生活的茧里,生儿育女,柴米油盐。那些曾经喜欢过的作家们,排列在高高的书架上,落满了灰。

“大半的人在20岁或30岁上就死了:一到这个年龄,他们只改变了自己的影子,而之后的生命不过是在模仿自己,把以前真正有人味的时代所说的,所做的,所想的,所喜欢的,一天一天地重复,而且重复的方式越来越机械,越来越荒腔走板。”这是很让人惊心的一句话。对照一下不免觉得,自己大概离变成一块石头也已经不远了。年轻时感官与泪腺都发达,动不动就大雨滂沱。年轻时触角丰盛,触动你的开关有无数个,一首诗,一句台词,或者天边一朵云。然而现在你变成了一块石头,一块不需要阅读不需要音乐也不再被感动的石头。

或者,一粒在这个灼热世界中不断翻滚的尘埃。不断关注新知,不断追逐热点,随时与时代同步。然后,面目模糊。

之所以说,黎戈的公众号会是我最后取关的一个,是因为她在喧嚣时代里的静水流深,因为她就像那个花瓶,白白的圆圆的那么安静。是的,我喜欢并且羡慕她的生活方式,她让自己与这个世界隔开距离,执于一隅,每天读书10万字上下,写日记,也写日常生活。我喜欢她的书评随笔里丰富的感觉,把“我”的日常,细密地交织进评论里,按她自己的说法,“必须深入对方的生活肌理,感觉到那是一个和我一样的血肉之躯,我才能与其产生情感连接”。她还说,写作对她来说,也是个与日常生活平行的、接壤的产物。

黎戈的低调勤奋,使她保持着稳定的出书速度。最近一本《时间的果》,她说自己像一棵树,汲取知识,一点一点长成自己的体系,且不能性急,叶子的变化也是很细微的啊。而这棵树也有落叶:“做家务时,在超市或银行时,在那些不规则的时间罅隙里,常常会有小心思、小情绪自开自落,瞬息即逝,之后我也不会记得,硬要用语言描述,那就是我这棵树的落叶啊!”

每个人其实都是一棵树,只是,时间会让你结出怎样的果实?

这取决于你自己。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时间的果的更多书评

推荐时间的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