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深深铭记

atangtang

红色题材的作品,从小到大接触了这么多,从未觉得厌烦,反而是更加深刻。每次都还会感动,每次都还会泪流满面。

这次也是。

电影对原著的还原度并不高,所以我完全是把他们当作两个艺术作品在看待。

原著娓娓道来,前因后果都一一呈现在你面前;电影就像个跌跌撞撞走到你面前人,唐突的把真相毫不掩饰地倒在你面前。

铭记历史不是要我们怀着仇恨活下去,而是要我们更加珍惜当下,更加宽恕当下的每一个困境。你看看,你的烦恼换到一个更大的环境里去根本不值一提。

教堂里的女孩们,还在为“秦淮河女人”的入侵而苦恼,教堂外却仿佛另一个世界——日本军正在展开南京大屠杀的种种恶行。

因得洋面孔神父们的庇护,女学生、妓女、军官都安顿了下来。学生书娟还在埋怨自己身在异国的父母不管她的死活,只怕是自顾自悠闲地吃着培根煎蛋,却不直父母抱着必死的决心焦急地想要赶回南京,“一家人死也要死在一起。”

娼妓们不甘寂寞,照常玩牌,嬉戏,她们与女学生过不去,与军官调情。换了个地方,依然维持着往常的生活。

神父估摸错了局势,一连几天还在说日本是个遵纪守法讲秩序的国度,也不知从一开始她们就...

显示全文

红色题材的作品,从小到大接触了这么多,从未觉得厌烦,反而是更加深刻。每次都还会感动,每次都还会泪流满面。

这次也是。

电影对原著的还原度并不高,所以我完全是把他们当作两个艺术作品在看待。

原著娓娓道来,前因后果都一一呈现在你面前;电影就像个跌跌撞撞走到你面前人,唐突的把真相毫不掩饰地倒在你面前。

铭记历史不是要我们怀着仇恨活下去,而是要我们更加珍惜当下,更加宽恕当下的每一个困境。你看看,你的烦恼换到一个更大的环境里去根本不值一提。

教堂里的女孩们,还在为“秦淮河女人”的入侵而苦恼,教堂外却仿佛另一个世界——日本军正在展开南京大屠杀的种种恶行。

因得洋面孔神父们的庇护,女学生、妓女、军官都安顿了下来。学生书娟还在埋怨自己身在异国的父母不管她的死活,只怕是自顾自悠闲地吃着培根煎蛋,却不直父母抱着必死的决心焦急地想要赶回南京,“一家人死也要死在一起。”

娼妓们不甘寂寞,照常玩牌,嬉戏,她们与女学生过不去,与军官调情。换了个地方,依然维持着往常的生活。

神父估摸错了局势,一连几天还在说日本是个遵纪守法讲秩序的国度,也不知从一开始她们就失去了逃走的唯一机会。

多么混乱的教堂,多么难捱的时期,上帝创造了人类,却救不了任何人,人人都是一座孤岛,人人都只能靠自己。

原著中,赵玉墨主动说出那句“我们跟日本人走,把学生们留下来。”让人瞬间泪目。神甫把她们定义为“次一点的生命”,所以必须为女学生做出让步,这是神甫在回答日本军官时就已经想好的计谋,瞬间做出的生死抉择。他只是犹豫如何把这残酷的抉择对十二个同样无辜的女人说出口。这时玉墨却抢先了一步,把他难以启齿的话主动说了出来。他却更加难过:“你们来这里,原来是避难的。”

她们就不是生命了吗?她们就不无辜了吗?

神明难道不该爱所有人吗?

玉墨常常感叹,说自己和姐妹们命贱,比不上女学生。但是这并不是她们所愿意选择的路啊,只是人人为了“活下来”这件事,所能付出筹码的不一样罢了。

书的结尾,“秦淮河女人”除了玉墨,都死了。玉墨整了容,不再承认她原本的身份。我想她是不愿被容貌所拖累吧,美带给她的忧愁远多过欢愉。更重要的是,她需要一个新的身份,活下来。

再来说说电影。

电影才看了十分钟就受不了了,当整个战争的场面直观地展示在你的面前,你能做的只有屏住呼吸,然后震撼、悲恸、五味杂陈、泪流满面。

我们的军队缺少先进的武器,我们的军人也不甘心忍受屈辱,就只能拿命去拼,去搏!去挣这一口骨气和整个中国的荣辱!李教官明知道自己无法保全自己,也绝对不逃避,比原著中只知道躲起来的戴少校有担当有胆量也有谋略。他知道的,他失去了他的战友,他凭借一己之力能做的事情太少了,但他一直都在努力的做,拼尽全力的做!

紧要关头,他救了女学生。

在生命最后一眼,他眼神里透露出对日军的轻蔑、对一己之力的局限、对命运不公的愤恨不平都让人动容。他带着这个眼神,永远的离开了。他不怕死,他怕的是看不到南京,看不到这个祖国站起来的时候啊!

电影里的书娟,还是恨爸爸的,爸爸做了日本人的走狗,让她不仅无法带走同学,还被同学们不耻。

她不明白的是,没有爸爸的委屈求全,没有爸爸的牺牲,她和她的同学将永远不见天日。爸爸为了救他,变卖所有的家产去求日本人,学日语去和日本人交涉,假意为日本人跑腿做事,他这样低三下四忍辱负重不过是为了自己最爱的女儿能有尊严地活下去啊!

他跟他早已不在人世的妻子保证过的啊!

他做到了,他无憾了。

再来说说神甫,他真实的身份并不是神甫,他只是个做殡葬的局外人。为了去世的神甫,或者更直接一点说,为了钱,他穿越了战场,来到了教堂。

当日军第一次来到教堂的时候他作为一个外国人,他完全可以逃脱一死,他拼尽全力,却还是认识到自己的渺小——他救不了这些女学生。在罪恶面前,他也是脆弱的。

我当时还奇怪,为什么约翰去寻豆蔻、香兰的时候,乔治一定要跟去,后来才顿悟,他怕啊,他怕约翰趁机逃走,教堂里所有人便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困境。

约翰也确实是有机会逃走的,并且他犹豫了那么一小会儿,最后他还是拒绝了。在他第一次直面灾难的时候,他就和教堂里的所有人都融为一体了。女学生们喊他“father”,他便承担起了“father”的全部责任,他没有逃避,他甚至在安慰玉墨,安慰所有的学生。战争把人性的美德都放大了出来,他也从一个唯利是图的酒鬼,变成了心怀大爱的“神甫”。

在电影里,玉墨对绝望的女学生主动提出要代替她们送死,毕竟她们占了地窖,毕竟书娟引开了日军,救了她们的命。但约翰是反对的,他对乔治说“难道不是人人平等的吗?难道神不应该爱所有的人吗?”

在他眼里,女学生和娼妓应该没有分别才对,没有人会代替谁去死,日本人是谦和有礼的,她们会受到良好且体面的待遇。

他到底还是太天真了啊。

电影的最后,人们只知道她们的牺牲,没有人知道这十三个人的结局。留一些念想也好,也好。

这些战争中的花朵,会被人永远铭记。

请一定深深铭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金陵十三钗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陵十三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