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在结尾处我是渡边

Mieux leurs

直子是我边缘的梦境。与我而言,直子就如 炎夏河水触脚的那股清凉,那柔软,那么清澈,那么通透,却是那么容易蒸发,水会一直向前流去,穿过那片挪威的森林,到了生命的尽头。 我时常明白生命的不可预测性,我觉得直子给了我一种生命的内在稳定性,像一种无形的三角,构成我生命的内涵,深深嵌入其中,我偶尔想起那天夜晚直子缩进我的床铺,现在对我而言,直子更像那晚的月光。 我明白生命的欢乐在于不稳定性,直到绿子出现,她脱口而出的话,我们一起看的片,好像一切都浮在生活的表面。绿子对我而言,是让我生命具象的一个模,她能把我们之间的感觉简简单单却再合适不过地化作一个吻,整个世界在这个吻以后,变的清晰可以触摸,不再是一种边缘的梦境。 我渐渐明白,一个吻可以容纳万物,就在刚才一刹那,绿子问我在哪儿。 我是在哪里也不是场所的正中央,而我在呼唤你。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挪威的森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挪威的森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