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riend Leonard My Friend Leonard 评价人数不足

《我的朋友莱纳德》

erlang

那一个小时之后我决定把这个开篇翻译出来,因为实在是写得太好了!

看到这本书纯属偶然。

在悉尼郊区做helper的时候有一天早上从房东家出来去图书馆,经过附近大超市时我顺道去卫生间洗装在包里的黄瓜。超市旁边有个交换书架,看到喜欢的书可以带走,也可以留下一本分享给别人。我边啃黄瓜边漫无目的地翻看书架上的书。这本书有粉色的封面,我想大概是个爱情故事,或者跟婚礼有关什么的,比如朱莉娅·罗伯茨主演的《我最好朋友的婚礼》那种戏谑又真诚的故事。我抽出这本书,随意翻开一页读了起来。之后的一个小时我站在那里读完了这本书的开篇部分。

那一个小时之后我决定把这个开篇翻译出来,因为实在是写得太好了!

My Friend Leonard

By James Frey

*开篇*

我在监狱里的第一天,一个重三百磅名字叫牛排的人用金属托盘打了我的后脑勺。当时我正站在午饭队伍里,对这件事情的发生毫...

显示全文

那一个小时之后我决定把这个开篇翻译出来,因为实在是写得太好了!

看到这本书纯属偶然。

在悉尼郊区做helper的时候有一天早上从房东家出来去图书馆,经过附近大超市时我顺道去卫生间洗装在包里的黄瓜。超市旁边有个交换书架,看到喜欢的书可以带走,也可以留下一本分享给别人。我边啃黄瓜边漫无目的地翻看书架上的书。这本书有粉色的封面,我想大概是个爱情故事,或者跟婚礼有关什么的,比如朱莉娅·罗伯茨主演的《我最好朋友的婚礼》那种戏谑又真诚的故事。我抽出这本书,随意翻开一页读了起来。之后的一个小时我站在那里读完了这本书的开篇部分。

那一个小时之后我决定把这个开篇翻译出来,因为实在是写得太好了!

My Friend Leonard

By James Frey

*开篇*

我在监狱里的第一天,一个重三百磅名字叫牛排的人用金属托盘打了我的后脑勺。当时我正站在午饭队伍里,对这件事情的发生毫无预料。我倒下了。当我站起来后,我转过身并开始挥拳。在我碰到他两三次后又挨了一次打,这次是在脸上。我又倒下了。我擦掉鼻子和嘴上的血站起来又开始挥拳。牛排把我的头夹在腋下让我没法呼吸。他靠在我耳边说我先放了你。如果你还要打的话我他妈就废了你。不动手我就放过你。他放了我,我没有动手。

我到这里87天了。我住在男子B组,这里专门关押暴力和重罪犯人。我这一组共有32个牢房,32个囚犯。在某些特定时间,会有五到七个工作人员监视我们。我们所有人都穿蓝色黄色条纹的连衣裤和黑色橡胶底没有鞋带的拖鞋。当我们在房间之间走动的时候会走过有护栏的门和金属探测器。我的牢房有七尺宽,十尺长。墙是水泥的地板是水泥的床是水泥的,护栏是铁的,马桶是钢的。床垫很薄,床单上覆盖着砂砾。我的牢房里有一扇窗户,窗户很小对着一堵砖墙。窗户是用防弹玻璃做的,每一侧都有护栏。它提供给我恰好符合国家规定的日光照射量。阳光对消磨时光没有帮助,国家也没有义务提供给我任何帮助消磨时光的东西。我的生活很规律。我每天早上很早醒来。刷牙。坐在囚房的地板上,不吃早餐。我盯着一面灰色的水泥墙。保持双腿交叉背挺直双眼直视前方。我深呼吸,吸气吐气,吸气吐气,并试着保持不动。我尽可能长时间地坐着直到全身疼痛我坐着直到全身停止疼痛我坐着直到我在灰色水泥墙前忘记自己我坐着直到我的脑袋变得和水泥墙一样空。我坐着盯着呼吸。我坐着盯着。呼吸。

我在下午过了一半的时候站起来。上厕所喝一杯水抽一支烟。我离开牢房走到户外游憩区。如果天气还不赖的话,这里会有囚犯打篮球、举重、抽烟、聊天。我不和他们来往。我沿着墙边一直走直到我的腿恢复知觉。我走着直到我的眼睛我的脑袋能再次聚焦。直到它们把我带回到我所在的地方和带回到我自己,那就是一个酗酒者一个吸毒者和一个罪犯。遇到天气不好的时候,这里就没什么人。不管天气好坏我都会出去走。我沿着墙边一直走直到我能感觉和记忆。我就是我。我需要感觉和记忆。

我和牛排一起度过下午。他的真名是Antwan,但他管自己叫牛排因为他说他又大又多汁就像一块上好的牛排。牛排把他老婆扔出他们位于七层的公寓窗外,在他发现她正和另一个男人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他把那个男人带到空地上打了他五枪。前四枪打在他的胳膊和腿上。他等了三十分钟来让他感受中枪的痛苦,这痛苦据他说就和他看到他操他老婆时感受到的痛苦一样。第五枪射进了那男人的心脏。从三点到六点,我读书给牛排听。我坐在我的床上他坐在地板上。他靠着墙闭上眼睛让自己,据他说,可以展开想象。我读的慢而清晰,偶尔停顿一下去喝杯水或者抽根烟。在过去的十二周里我们读完了《堂·吉诃德》、《草叶集》和《伊甸之东》。我们正在读的是《战争与和平》,这也是牛排的最爱。他在安德烈和娜塔莎订婚的时候笑了。在安纳托尔背叛她的时候他哭了。他为博罗季诺战役欢呼,尽管钦佩俄国的战术,在莫斯科被烧的时候他依然咒骂。在不读的时候,他随身携带《战争与和平》。他晚上和它一起睡,抱着它就像它是他的孩子。他说如果可以的话,他会一遍又一遍的读它。

我开始给牛排读书是从他用托盘打我之后那天开始的,也就是我在这里的第二天。当时我正走向自己的牢房,手里拿着一本《堂·吉诃德》。当我经过他的牢房时,牛排说进来,我想和你聊聊。我站住问他想干什么,他说他想知道为什么我到这里来以及为什么一个县警长会给他三盒香烟来让他打我一顿。我告诉他我开车以时速五英里撞了一个县警长,当时我醉酒而且可卡因上头,在他们试图逮捕我的时候又打了另外几个人。他问我是不是故意打那个人的。我告诉他我不记得了。他笑了。我问他他为什么到这里他告诉了我。我没有评论。他问我这是什么书我告诉了他他问我为什么带着它我告诉他我喜欢书。我说我读完之后可以把书给他,他笑了说我他妈的不识字,他妈的书对我没什么好处。我说我可以读给他听。他说他会考虑一下。几个小时之后他过来坐在我的地板上。我开始读。从那之后他每天都来。到六点我和牛排一起走去吃晚饭,我每天就吃这一顿饭。这饭通常难闻、恶心、难以下咽。肉是糊状物,面包已变味,土豆就像水,蔬菜像石头一样硬。我还是吃了。牛排吃了第二份第三份第四份,这些按长期以来的协定,是他从别的囚犯的托盘里拿过来的。他说可以给我也弄些吃的,我谢绝了。当我吃完之后,我坐着听牛排讲他即将到来的审判。就跟到这里的所有人一样,不管他们怎么说,牛排对他被控告犯下的罪行确有其罪。他想要接受审判是因为直到他被定罪之前,他都会呆在这里,在县拘留所,而不是在州立监狱里服刑。拘留所比起监狱来要好过的多。这里暴力更少,有更多特权,大部分囚犯知道他们在一年之内就能出去,而在那之前他们只想单独呆着。一旦离开他们就不会想回来。在监狱里,有帮派,掠夺,毒品,谋杀。大部分蹲监狱的人要呆很长时间而且很有可能永远不会重获自由。如果他们真的自由了,他们会比进监狱之前更危险。

他们他妈的才不在乎改造,他们需要生存。要生存他们就需要用野蛮取代人道。牛排知道这些,但他想要尽可能地保有人道。犯罪判决就会到来,但是在到来之前,他会待在这里,他会继续作为人类而存在。

晚饭后我走向付费电话。我拨打一个我的朋友莱纳德给我的号码。这个号码让我可以免费打长途电话。我不知道莱纳德从哪儿搞来的这个号码,我也从来没问过他。这是我和莱纳德一直以来的相处原则。接受他给的,感谢他,不问问题。莱纳德跟我一样,是一个酗酒者一个吸毒者和一个罪犯,虽然他现在没有被关押。他52岁,住在拉斯维加斯,监管一个不具名组织一系列金融、娱乐和安保公司的利益。我们从来不谈他的生意。

我总是先打给丽莉。那个有又长又黑的头发皮肤苍白蓝色眼睛就像又深又纯净的水的丽莉。那个父亲遗弃了她母亲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卖她的身体拿去买毒品的丽莉。那个成了一个可卡因成瘾者一个嗑药者在全国各地搭便车从而可以逃离她母亲的丽莉。那个被强奸被打被利用被遗弃的丽莉。那个在世上孤身一人除了我和一个患有癌症晚期的祖母的丽莉。那个住在芝加哥一个过渡教习所并试图不沾毒品并等我从这个地方被释放的丽莉。那个爱我的丽莉。那个爱我的丽莉。

我拨了电话。我知道她正坐在过渡教习所的一个电话亭里等我的电话。我的心跳开始加速,就像我每次见到她或者跟她讲话的时候那样。她在响第三声铃的时候接起电话。她说你好可爱的男孩,我说你好可爱的女孩。她说我想你我说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她问我我怎么样我告诉她我很好。她很担心我在这里我不想让她担心,我总是跟她说一切顺利。我问她她怎么样她的回答每天、每小时、每分钟都不同。有时候她说她感觉到自由,这感受她很少体会到但总是在寻求。她说她感觉自己在变得更好更健康并且可以把过去抛在脑后。有时候她说她感觉还好,勉强过得去而那也足够了,她摆脱了毒品而且有栖息之处,她说她还好。有时她很沮丧。她感觉她的外婆将不久人世我会离开她而她将孤身一人在这世上,这是她说她无法承受的事情。她说总是有选择,她将在合适的时机权衡这些选择。有时她什么感觉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她什么都不说只是对着电话呼吸。我告诉她坚持下去,告诉她会再次有感觉,会再次感觉更好,再次感到自由,我告诉她坚持下去,可爱的女孩,请坚持下去。她不说话。她只是对着电话呼吸。

*To be continued.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My Friend Leonard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