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历史和历史的真实

遥远的星空

历史是什么?简而言之,历史一般指人类社会历史,是过去了的事实。今天的人们之所以能知道过去究竟存在过哪些人、哪些事,基本上是依赖史书、考古资料才得以知道的。那么,一个随之而来的问题是,那些如今呈现在人们面前的过去了的那些人和事,当时真的就是那么一回事吗?要知道,“以讹传讹”和“道听途说”这两个成语已经说明了,历史有时候也是很不可靠的;更不用说,为了各种各样的目的而对真实的某些人和事情进行“修改”了!

譬如,埃及金字塔是由奴隶们修建而成的观点,是由公元前5世纪的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第一个提出来的;而《建筑史》一书的作者斯皮罗·科斯托夫则认为,“我们不应再把金字塔视为压抑人性的奴隶制度的产物”,因为金字塔是由“主力为技艺娴熟的泥瓦匠和工匠队伍”修建的。譬如,一般认为,亚伯拉罕·林肯是在写下了著名的《葛底斯堡演说》的;但真实的历史却是,林肯在华盛顿就已经拟好了演讲稿的初稿。譬如,...

显示全文

历史是什么?简而言之,历史一般指人类社会历史,是过去了的事实。今天的人们之所以能知道过去究竟存在过哪些人、哪些事,基本上是依赖史书、考古资料才得以知道的。那么,一个随之而来的问题是,那些如今呈现在人们面前的过去了的那些人和事,当时真的就是那么一回事吗?要知道,“以讹传讹”和“道听途说”这两个成语已经说明了,历史有时候也是很不可靠的;更不用说,为了各种各样的目的而对真实的某些人和事情进行“修改”了!

譬如,埃及金字塔是由奴隶们修建而成的观点,是由公元前5世纪的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第一个提出来的;而《建筑史》一书的作者斯皮罗·科斯托夫则认为,“我们不应再把金字塔视为压抑人性的奴隶制度的产物”,因为金字塔是由“主力为技艺娴熟的泥瓦匠和工匠队伍”修建的。譬如,一般认为,亚伯拉罕·林肯是在写下了著名的《葛底斯堡演说》的;但真实的历史却是,林肯在华盛顿就已经拟好了演讲稿的初稿。譬如,根据许多传记的描述,拿破仑·波拿巴的身高只有5.2英尺(约合1.58米),甚至还有这样的一句名言作为佐证——“如果你因为我个子矮而取笑我的话,那么我就砍下你的头,来取消这个差距。”然而真实的情况却是,5.2的数值是准确的,但单位却是错误的,应该是“法尺”而不是“英尺”,1法尺等于1.066英尺,于是拿破仑的身高就应该是5.5英尺(约1.67米)了——虽然仍然不很高,但总是比1.58米高了9厘米……

历史既然是已经过去了的人和事,因为各种各样的客观原因而产生或者存在一定的谬误也就在所难免了,更不用说特意地去隐藏一些事实了。有些谬误似乎无关紧要,有些谬误却有可能是大相径庭。所以,该较真的时候就应该较真,不妨“大胆假设”,但一定要“小心求证”。真实的历史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要依据尽可能多的记载以及考古资料去综合分析,最后得出一个较为公允的结论。这样最好。历史不是戏说,更不能演绎,它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

在安德里亚·巴勒姆的《拿破仑不是矮子》一书中,作者带领我们回顾了人们传说已久的70个谬误,宛如打开了一条通往过去风貌的通道,所讲到的那些历史事实,确实有一种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效果!其实有些“据说”,在当时就已经得到了当事人的纠正,不过既然人们乐于调侃,当事人也没有当作一回事,那就不妨姑妄听之好了。比如,温斯顿·丘吉尔本来是出生在一个小房间的,后来人们却以讹传讹,小房间先是变成了“女士衣帽间”,后来居然又变成了“厕所”!对此,当事人倒很风趣。每当别人打趣丘吉尔的出生环境时,丘吉尔就会这样回答:“尽管当时我在场,但是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我都记不清楚了。”

对于这些已经成为了历史的一部分的历史,除了有一些本着客观和公正的原则有必要进行纠正之外,大部分的“据说”其实是大可以抱着“你姑妄言之,我姑妄听之”的态度来对等的。这样,不是显得历史其实并不呆板,反而还是显得非常有趣的吗?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拿破仑不是矮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拿破仑不是矮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