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下匍匐的众生

阿嘉

《断背山》是我看过第一部有关同性恋的影片,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爱情,没有男女间的勾心斗角,他们的爱情单纯的就像咿呀学语的婴儿,眼中只有对母乳的渴望。有人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我是赞同这句话的,爱情不分男女,爱情不过是原欲的释放,何为原欲,“它是一种生物的本能需要,如同饥饿一样,它需要获得满足,但不同的是,原欲满足的方式远比单一的饮食广泛许多。”原欲的释放对象各不相同,有的人会选择异性,有的人会选择同性。有位母亲曾给著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写过一封信,她向他倾诉自己的孩子得了“同性恋病”,询问应该如何治疗。弗洛伊德给他回了封信,他写道:“同性恋没有什么优点,但它也没有什么可耻之处。它不是罪恶,也不是堕落,不能把它当做病态。我们认为它是由于某种性发展受阻所导致的功能形式。”有调查发现,同性恋者与双性恋者的自杀比率远高于异性恋者,许多国家一提到同性恋这个词汇,就“谈虎色变”,它是一个讳莫如深的敏感话题,在许多国家同性恋是无法被提上案头的,在某些宗教里面,同性恋甚至是一种罪恶的行为。同性恋者内心的挣扎不是异性恋者能够理解的,他们对恋人爱的情真意切,但是在世俗的隔阂下,不得不远离彼此...

显示全文

《断背山》是我看过第一部有关同性恋的影片,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爱情,没有男女间的勾心斗角,他们的爱情单纯的就像咿呀学语的婴儿,眼中只有对母乳的渴望。有人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我是赞同这句话的,爱情不分男女,爱情不过是原欲的释放,何为原欲,“它是一种生物的本能需要,如同饥饿一样,它需要获得满足,但不同的是,原欲满足的方式远比单一的饮食广泛许多。”原欲的释放对象各不相同,有的人会选择异性,有的人会选择同性。有位母亲曾给著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写过一封信,她向他倾诉自己的孩子得了“同性恋病”,询问应该如何治疗。弗洛伊德给他回了封信,他写道:“同性恋没有什么优点,但它也没有什么可耻之处。它不是罪恶,也不是堕落,不能把它当做病态。我们认为它是由于某种性发展受阻所导致的功能形式。”有调查发现,同性恋者与双性恋者的自杀比率远高于异性恋者,许多国家一提到同性恋这个词汇,就“谈虎色变”,它是一个讳莫如深的敏感话题,在许多国家同性恋是无法被提上案头的,在某些宗教里面,同性恋甚至是一种罪恶的行为。同性恋者内心的挣扎不是异性恋者能够理解的,他们对恋人爱的情真意切,但是在世俗的隔阂下,不得不远离彼此,他们内心的压抑无处释放,日积月累下有的人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有的人经历过世俗的捶打身姿越发的挺立,在彩虹下匍匐着的他们,终究站了起来。

《戴上手套擦眼泪》早年就改编成了三集的电视剧,反响轰动,一时掀起了人们对同性恋群体的关注,也引起了文艺圈热恋的讨论,这个讳莫如深的话题终于被搬上了台面,前段日子无意中在公众号上看到了编辑写的这本书的出版历程,编辑为这本书找了无数个商家,没有人愿意接受这本讲述敏感话题的小说,功夫不有心人,四五年过后,它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尤其是在我国的风口浪尖之时能够出版,实属不易。正如书中所说的,“整个世界都要倒下了,我们却在这个时候谈恋爱。”对于编辑来说,“整个出版社都不要你的时候,跨越千山万水我也要为你找到你的家。”

《戴上手套擦眼泪》讲述的是男孩雷斯莫斯,保罗和本杰明之间的故事,在20世纪80年代,人们对同性恋话题的讨论少之又少,颇有一种“狗肉包子上不了正席”的感觉,人们不愿谈论他,同性恋者也不愿将伴侣的身份公之于众,他们在那道看不见的彩虹底下匍匐生活,即使是鲜艳的彩虹,在他们眼中都镀上了一层灰色的薄膜。80年代斯德哥尔摩,同性恋早已不是罪,法律虽然接受了它,但是人们对它还是避之不及,那些年轻人,那些同性恋者他们不在乎世俗,法律的颁布对他们说就是“绝对自由”,天有不测风云,一场无法医治的疾病席卷了这座城市,艾滋病的传播,摧毁了大多数人的意志,有的人逃到了隐蔽的角落,有的人在离开了挚爱,有的人过上了不见天日的生活,还有些人即使擦眼泪,也要戴上手套……

我喜欢这本书的书名,“戴上手套擦眼泪”,他将同性恋者的爱完完全全的溶解在这几个简单的字眼里,因为爱情,不想让疾病传播到爱人身上,即使知道危险,也要为自己的爱人拭去悲伤的泪水,手套的存在仿佛让两位深爱彼此的恋人阻隔在两个世界里。我可能不能为他们摇旗呐喊,寻求权力,但我能保证无论何时不鄙视,不谩骂,有时无声也是一种支持,愿我能成为他们背后的力量。

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8)

查看更多回应(8)

戴上手套擦泪的更多书评

推荐戴上手套擦泪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